第046章 魔尊从地下爬出

皇宫密室里,两个虚幻的灵魂交织缠绕,好像在空中翻滚,独孤千浔的灵魂在拼命的挣扎,试图摆脱南雅灵魂的控制!

在上品法宝的牵引之下,两个灵魂慢慢下降,与独孤千浔的身体重叠在一起,完成了灵魂归位!

一瞬间,独孤千浔睁开眼睛,双目有了灵气!

灵舍本来就是独孤千浔的,所以她最快掌握了这个躯体,她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见了金乌!

“金乌!我回来了!”

“师姐!”金乌热泪盈眶,“我想你!”

纯洁的亲情,不愿意失去亲人的情感让金乌释放出人性的光辉!

“师弟!我也想你们!你不知道,有个怪女人抓住了我,我怎么都跑不掉,我害怕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时间非常紧,不能让金乌和千浔浪费时间了,戒灵随时都会夺取对身体的控制。

詹天佑拿着仙桃说:“千浔,我是国师詹天佑,你还没有脱离危险,听我的安排明白吗?”

独孤千浔这才看看周围,豪华的房间里有几个神仙模样的人,一定是国师救了自己。

独孤千浔点点头,示意自己听话。

“你们都出去,请陛下过来。”詹天佑说。

“是。”

金乌和玉兔精他们都出去了。

詹天佑说:“千浔,这是仙界灵药,你张口服下。”

独孤千浔张开嘴,詹天佑用法力把仙桃放入她口中,仙桃入口即化,一阵光辉从独孤千浔身体散射出来!

独孤千浔立刻晕了过去,仙桃仙力非常强大,正在进化她的身体。

这仙桃一万年才能吃,凡人吃了立刻就长生不老,由凡人体质直接转变成仙者的身体,有重生再造之功。

皇帝李元霸进来,坐在床边,看见独孤千浔浑身仙气,高兴的说:“国师!太好了,千浔终于救回来了!全仗国师法力无边。”

詹天佑笑着说:“托陛下的洪福,千浔灵魂归位,刚才千浔醒过来了,与金乌说了几句话。”

李元霸点点头,示意詹天佑继续说。

“那金乌有一个神仙师父,是仙界大神通者,三清圣人元始天尊的徒弟,他给千浔一颗王母娘娘的仙桃,刚才千浔已经服下仙桃,此刻已是神仙之体了。”

李元霸说:“如此说来,千浔已经得道成仙就不用再选夫婿了吗?”

詹天佑说:“不敢这样尝试,灵魂乃是先天之物,后天修炼无法帮忙,那西方女子比千浔厉害很多,千浔只是占本体的便利控制了躯体,尚若那女子强占魂舍,我们也拿她没有办法。”

李元霸问:“月老红绳可以帮上千浔吗?”

詹天佑说:“是的,红绳的法力就是定人定魂,让一个人的魂魄和躯体与另一人结为连理。”

李元霸点头说:“行,就这样吧,你有没有什么好的人选?”

詹天佑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千浔的师弟金乌可以胜任,一方面浣花宗不禁止婚配,另一方面,金乌的师父松鹤道人就有妻子宁彩霞,也能很好处理这件事。”

李元霸说:“行,就这么办吧!”

李元霸看看独孤千浔还没有苏醒,接着跟詹天佑说话。

“国师,千浔既然是神仙了,那神仙能产子吗?”

这个是非常复杂、非常深奥的问题,有的神仙能,有的神仙又不能。比如太阳神帝俊,妻子羲和就产下十个小金乌。但是绝大多数神仙不能谈感情,比如至尊宝和紫霞仙子,更别说产子了。

詹天佑摇摇头说:“陛下,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孩子,金乌是妖族,本体是一只乌鸦,应该不会神仙有后代。”

李元霸想想也是,又说:“要不要告诉千浔的亲生父母?”

詹天佑说:“现在可以说了,千浔还可以去广寒宫找独孤信,广寒宫的嫦娥仙子非常厉害,足以保护千浔。”

李元霸马上问:“难道金乌不能保护千浔吗?”

詹天佑想想说:“我看金乌也就玄仙的修为,而打伤千浔的一定是冥界法师,恐怕金乌自身难保。”

李元霸说:“人间动荡,哪来那么多妖魔!”

詹天佑说:“陛下,西方诸神已经开始试探性进攻了,黑沼森林广袤无垠,魔族出没也很正常……”

李元霸说:“吾之皇位……”

正说到这,独孤千浔发出一声清啸,睁开眼睛苏醒过来了。

詹天佑说:“千浔,这是皇帝陛下,你祖祖父独孤峰的外甥。”

独孤千浔忽然感觉一阵剧烈的头痛,应该是南雅在试图抢夺对身体的控制。

“陛下!国师,我的头非常疼,有一个妖女在我身体里。”

独孤千浔紧紧抱着脑袋。

李元霸忙说:“千浔,仙界有月老红绳可以帮你守住身体不被妖女夺走,现在我代你父母将你许配给金乌,红绳可以将你灵魂和身体合二为一,暂时将妖女囚禁于你体内,待以后再寻仙术驱赶妖女,还你正常身体,你看如何?”

头痛是间歇性的,现在独孤千浔的头又不怎么疼了。

独孤千浔想想说:“陛下,国师,我从小修道,从未有俗事女子婚姻之念,不知这样会不会影响修道?”

詹天佑说:“圣人云:大道三千,皆可证道。你心中有道遍是修道,况且你已修成仙体,不畏心魔,一切都可从容面对,凡遇到坎坷,一心向道,还是能修成正果。”

独孤千浔说:“既然如此,我愿意嫁给金乌。”

詹天佑说:“好,我去广寒宫借红绳,你还在皇宫静养,婚事有陛下给你安排,我速去速回。”

李元霸说:“国师辛苦了!”

神魔大陆人间开始动荡,魔界的魔尊从地面上的时空裂缝里钻了出来!

裂缝是随机出现,这次是在西昆仑山末端,靠近死海南岸的一个地方。

魔尊费劲的从裂缝爬出来,看上去有点恐怖。

魔界通道到神魔大陆要克服结界的束缚,魔尊好像是在钻窟窿,费劲的钻几条通往神魔大陆的通道,以后的魔界生物就可以比较容易入侵神魔大陆。

附近有一个西方教廷高崖城堡,许多十字军骑士驻扎在此地。

魔尊顺着几十级的露天石梯向上走,倏忽间他想到一个问题,在城堡之上,会看到什么?人间的世界吗?

魔尊没有幻化成人类的躯体,还是以魔界的状态在行走,所以没有人可以看到他。

城堡位于东金山的边缘,附近有魔幻森林,这里的树个个有几十米高,遮天蔽日,十分高大。

魔尊爬上城堡最高的尖塔上,极目向东眺望!

他为什么要看东方?

难道东方有他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