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主线任务的奖励多

星月阑珊,树影婆娑!

一座凉亭下,申公豹和金乌坐在石桌旁边的石凳上。

金乌耳边响起熟悉的系统提示音。

“叮咚!独孤千浔获救!完成主线任务!恭喜获得神魔大礼包!无敌幸运抽奖一次!是否抽奖?”

金乌毫不犹豫选择抽奖!

一个炫彩转盘浮现在金乌眼前,转动后停下来。

“恭喜获得五彩霞衣!全属性加100,附毒刺效果,神鬼难近。”

金乌心想刚好给独孤千浔穿,这样独孤千浔战斗的时候穿傀儡王铠甲,平时穿五彩霞衣,又好看又防身。

金乌忍不住在申公豹面前嘚瑟起来,拿出仙衣说:“师父,您看我给千浔准备的衣服,好不好?”

申公豹看了一眼说:“好法宝,以前是紫阳真人的,你怎么得到的?”

紫阳真人?系统的东西难道还是抢来的?

“师父,我不知道从哪来的,紫阳真人的法宝怎么自己不看管好?”

申公豹说:“谁知道,当年紫阳真人的修为也就是个玄仙,恐怕早已死了。”

“师父,是不是我的主人给我的,我那些功法是我来到人间就有的,我主人骑着一匹长翅膀的白马,手上拿一把长长的骑士枪,好像很厉害。”

“给你你就拿着吧。上次你说回去找她们,找到没有?”

金乌摇摇头说:“我主人家在很高的山顶上,我找不到。”

申公豹说:“你没有记忆吗?”

金乌说:“我只记得我是一只乌鸦,每天驼着小主人飞,小主人和我母亲住在一个布满鲜花的山谷里,她们养育了我八十年,忽然我清醒了,我有了前世的记忆,我是被人打死了变成了乌鸦,我的大部分记忆都是重生前的记忆,少部分记忆是乌鸦的记忆。”

申公豹说:“你确实有点奇怪,你前世虽然是人,但是人之前你还是乌鸦,乌鸦很少有修炼成人的,你乌鸦的灵魂可能还是穿越过来的人。”

金乌说:“听不懂,师父,我到底是不是人?”

申公豹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金乌说:“师父,我是一只金乌吗?”

申公豹摇摇头说:“真正的金乌是汤谷离火之金,体型上是三足金乌,是天生的火源之精,比玉皇大帝还厉害。”

正聊着,系统自动打开了神魔大礼包!

“任务奖励:仙品绿元丹十枚,功效:能排除体内凡尘污垢,脱胎骨,通灵窍,改变自身体质。”

“任务奖励:《玉清金仙决》,东方道门弟子所修法门,无上道法,相传为元始天尊所传。共九重,一重道法通灵根,二重道法气阴阳,三重道法修玄门,四重道法归海一,五重道法神机变……”

系统同时跳出新增加的功法:《玉清金仙诀》,顾名思义修炼到九重就可以到达金仙境界。

《玉清金仙诀》,一共有九重,而且是重重相增,足足强大的九倍有余,有点像九转神魔功。

金乌感觉这个功法有点画蛇添足了,九转神魔已经修炼的不错了。

比起同境界的修行者,金乌体内蕴含的天地灵气,确实强了不少,金乌对照聚灵术再琢磨一下,发现《玉清金仙诀》与聚灵术比较契合,也值得修炼到满级。

金乌当即就运转聚灵术,吸收天地灵气。如今,金乌一日之功,抵得上别人一年。

这样还是太慢,为何不用绿元丹呢?

金乌服用绿元丹后,一股清凉之感传遍全身,神魂前所未有的舒畅,好似沐浴在清风暖阳里。自身的根骨,血气,神魄,都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洗练,好像资质也变好了一点。体内的气息,涓涓不息,几乎将周围的灵气都吸入体内。

灵气波纹动荡,申公豹察觉到了。

“徒弟,你在练功?”

金乌说:“师父,我在运聚灵术,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还有一个玉清金仙诀,一共有九重,最高境界可以练到金仙。还有一个九转神魔功,不知道怎么炼。”

申公豹说:“聚灵术是是我道门基础功法,玉清金仙诀是我昆仑秘术,不知你怎么有缘修得,可以跟聚灵术同时修炼。九转神魔功听名字就像西方功法,我道门是斩妖除魔,一般不会用神魔命名内功心法,你先专心修炼玉清金仙诀,这葫芦丹药给你,没事就吃药,如果身体吃不消就先等一等,毕竟你修炼的时间太短。”

金乌接过一葫芦丹药,跪下说:“谢师尊!”

“好,起来吃药吧,越到后面,功力增长的越慢。”

金乌起身“咚咚咚”一口气吃了二十个太乙玄冰丹,然后打坐运功融合增加《玉清金仙诀》的境界。

《玉清金仙诀》而是以后天之气汇入丹田,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云开云散皆由相,阴阳之极紫气来,生生不息。

天地间的灵气不知不觉被他吸走无数,但他自身则又以道法金仙诀反还大自然,实现天地吐纳之态。

系统屏幕上功法《玉清金仙诀》一直上升,勉强突破四重法海归一的境界就停下来。

系统继续提示音。

“任务奖励:五雷掌,道门中最强的攻击法术之一,暗含五种雷法,威力极大,修炼要求,结丹期!”

“任务奖励:《太清剑法》,此剑法乃是天地间三清之气所化,剑术无形无招,御气而动,暗合阴阳之理,对道感悟越深,威力越大,能诛魔一切邪魅妄念。”

金乌在系统里翻阅刚刚得到的《太清剑法》,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深奥生涩,但他随即感觉到目光清澈,剑道之中的图案好似自己会衍化演绎,同时大脑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念头通达,不知不觉间进入顿悟状态。

金乌忍耐不住,来到亭子前,拔出莫邪剑练习剑法,剑气四射!

正练的得心应手呢,张奎过来说:“申道友,陛下请您进来说话。”

申公豹起身说:“好。”

金乌收了剑,过来想一起去看独孤千浔。

张奎对金乌说:“金乌,陛下单请道长进去,你先回家去,有事我们会通知你的。”

“哦!千浔怎么样了?”

“她很好,你走吧,我们进去了。”

申公豹跟张奎来到密室,看到床上躺着的独孤千浔,确实很美丽。

皇帝李元霸说:“千浔,这就是仙长,你的仙体就是仙长赐给你的。”

独孤千浔还在头痛之中,忍着疼痛下床给申公豹行跪拜大礼。

“千浔谢仙长大恩。”

申公豹点头说:“无妨,我答应金乌救你,看到你好了我就放心了。”

李元霸说:“仙长到我书房坐一会吧。”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