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进入山河社稷图

魔界大军入侵人间。

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覆盖整个东方世界!

山河社稷图这个法宝是女娲娘娘的,还有一项十分给力的功能,那就是能把敌人给吸引进去,一旦被吸不管你本身多大,只能被山河社稷图的所有者蹂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大罗金仙也逃不出。

不过这个图不能把主人卷入其中,那么要怎么把人勾进去也是大问题,所以金乌就是吸引魔界生物的一个诱饵,其实山河社稷图本身在圣人的加持下也可以解决,此图展开后放置不动,图就会完全消失,形成和正常的环境一模一样的场景,其实就是山河社稷图隐形了。

金乌带着爱丽丝进入山河社稷图,爱丽丝藏在他的左心房下面的育儿袋里,爱丽丝可以听见金乌“咚咚咚”的心跳声!

爱丽丝蜷缩成一团,像一个胎儿!

爱丽丝小声的说:“父亲大人,我们进入副本世界了吗?”

金乌的心像一个大椰子,一跳一跳的说:“爱丽丝,我们已经进入新的世界了,可我还是你的乌鸦,不是你的父亲。”

爱丽丝摇摇头说:“我能感觉得到你的心跳,我能感觉到你像父亲那样养育我!”

灵宝的平行世界里,大汤王朝太宗开启贞观之治,盛世汤朝已经延续1600余年。

太宗名臣魏征的家族人丁不是很兴旺,遗留下一枝骨血男丁名天岗(金乌父亲),这魏天岗还有一妹,刚出生便丢了,魏家父母找了十几年无果,也就绝望了。

天岗出生在西昆仑山下的小山村里,当天昆仑山雷声不绝、闪电长空,实属于异象。

这魏父母是平常之人,平日里以农桑鸡鸭为业。自从丢了女儿后便带着天岗一路向东寻找,一晃就过去了十七八年,金乌就在这个时间段进来了。

此时,金乌已经二十岁了,在长安太学院求学,魏父母则在渭水之南畔魏家村居住,相传是祖上魏征的故里。

太学院是大汤王朝最高学府,各省秀才通过乡试得三甲者都可入学,朝廷拨入钱粮提供穷困最低生活保障。

金乌算不上有钱人,也是有点银钱追姑娘,太学期间结识了同院的女生周梅,常买些玫瑰花发卡饰品等小礼物讨欢心。

周梅是西天山昭郡人,算是天山南北的同乡,相亲相近很快就定下来恋爱关系。

金乌的心脏像一个大椰子,椰子在剧烈的颤抖,好像要碎了!

爱丽丝说:“金乌!这是副本世界!这不是你的妈妈!妈妈还在冰川墓地里!”

金乌忍着神魂错乱!对爱丽丝说:“禁锢我!”

爱丽丝施展心灵控制魔法!

这年六月,金乌周梅要毕业了,太学毕业学子找工作并不困难,想入仕途的可以去各地县衙。

朝廷提供六个月试用期官职岗位,想从商挣钱的可去皇家商部报名,岗位很多比如皇家工部、皇家钢铁司、皇家烟草司等等成千上万个岗位,想投笔从戎的也可以去皇家守卫军,如今大汤铁骑一百多万,东望蓬莱仙岛,西至天山西脉尽头的极西之地里海,过里海便不是大汤境,相传是西方教未来佛的辖地。

金乌想先出去玩一圈再工作,置办好远游装备,买了几斤饴糖准备路过贫穷的地方随便撒撒,去皇家驿站局查地图,最后又去西城白马寺问卦去何方,白马僧人指向北方,于是当夜两人搭乘驿站车队,一路向北往外安岭游玩。

六月北海,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有一处歇脚的驿站,金乌给驿站兵卒大哥交付行路公文和住宿钱安顿下来。

第二天两人迎着朝阳去海边玩,白云悠悠、牧草青青,北海水面波光粼粼,无数海鸟自由自在飞翔捕鱼。

金乌和周梅追逐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忽然发现白兔消失在一从鲜花之后,只有绕到侧面才能看见,回到原位则没有白兔。

金乌和周梅来观察都觉得蹊跷,难道白兔处是传说中的穿越点?大汤王朝的奇闻异事偶有发生,金乌周梅倒也不惊。

商量一下后周梅在原地等着,金乌去查看白兔的情况,金乌逐步靠近神秘之处。

周梅眼看着金乌身体消失在一道无形的缝隙里,她也不慌,只能等着了,计划等三天没消息就回魏家村天岗父母家继续等吧。

金乌进入一个新空间觉得很兴奋,是不是穿越了?四周寻望隐约可见羊群,跑过去果然是有一个妇女在牧羊,衣裙陈旧容颜憔悴满脸泪痕。

金乌走到近前深施一礼,猛然想起柳毅传的传说来,这妇女不会又是龙女吧?于是问道:“我是长安太学秀才,路经此地,敢问姑娘为何在此哭泣?”

妇女还礼泣道:“我乃洞庭龙王的女儿,嫁给北海龙王三子,夫婿轻薄不贤,告之公婆,公婆不喜,夫婿另结新欢,弃我如履,束我冷宫,永无穷日。”

金乌虽然是大汤王朝1600年的后人,也早听闻柳毅传书的故事,但是听此时小龙女悲切地倾诉,眼泪不由自主地留下来,浑身热血沸腾要做一个锄强扶弱古道侠肠的汉子。

“我是长安渭南人金乌,别名柳毅,愿为您分担解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心如钢铁,誓不改变。”

龙女面露一丝笑容:“相公可去渔杭柳乡,有三棵古柳树,叩之即可到我父家。”

金乌用心记下,其实也就一句话,深施一礼:“渔杭离北海相隔万里,我不畏险阻一定在两月内返回北海,希望您务必等我归来。”

金乌说完,不等龙女回答将已经从包里掏出来糖果递给龙女,“此物是饴糖,可解乡愁,请您收下,愁苦时候就吃一个。”

龙女默然无语,看来此时此刻已经触动她了,金乌剥开一粒糖示范吃到嘴里,又剥开一粒糖说:“能把发簪作为信物带回给您父亲吗?”

龙女这才反应过来从头饰取出来一根簪子递给天岗,金乌见龙女有了超出预期的反应,不急着接簪子,先一手把剥开的糖果给到龙女拿簪子的手心,一手接过簪子,“请您品味,可以解乡愁。”

金乌把一大包糖果放在龙女脚下,紧挨着龙女的衣裙,担心时空穿梭糖果离开龙女,再施礼说:“就此别过,请您相信我一定回来。”

金乌告别,龙女无依无靠在北海牧羊,落花带泪楚楚可怜。

金乌依原路返回,消失在空间缝隙的时候,龙女慢慢将剥开的水果糖放入嘴中,瞬间甘甜的滋味漫延起来直到心田。

金乌出来后见到周梅,两人一路返回一路商量怎么办,最后决定天岗直接去江浙行署渔杭柳乡,周梅去长安皇家巡捕局寻求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