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玉簪里有龙皇之气

长安城外古道边,骑着马的金乌和母亲周梅分开。

爱丽丝说:“金乌!东方婆婆好年轻漂亮呀!”

金乌点点头说道:“我娘最漂亮!”

爱丽丝问:“我呢?有没有你娘漂亮呀?”

金乌策马奔腾说:“爱丽丝!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爱丽丝露出月牙的笑容!

周梅来到长安太学区巡捕分局,报明了学生身份见到一个肥胖的钱姓局长,讲述了北海的离奇经历,费劲地把装簪子的包交给钱局长。

太学巡捕分局钱局长开始还半信半疑,大汤王朝道教、佛教、儒教并存,奇闻异事多有发生,见怪不怪。他看到包里有一枚大唐传统风格的玉簪,去拿来细看时候却拿不动,待用力拿起来才发觉很重,就算是黄金也不及百分之一。

看来这不是寻常人间之物,钱局长重视起来留下周梅的住址,请她先回去随后会联系。虽说局长也是个不小的官,可在天子脚下就不够看了。

太学巡捕分局钱局长是位正五品的官员,在天子脚下也就算个芝麻大的官,他挖尽心思想到了一个能平步青云的办法,就是去拜见皇家内府锦衣卫副总管任天行。

他记得两年前的一个深夜,一队锦衣卫持任天行的令牌来办事,钱局长可是极力帮助算是有点功劳。

任天行虽然只是个正三品,但那可是皇帝近臣,这锦衣卫可不是一般衙门能比的,皇家安全内务衙门,总管乃内府大太监洪公公,皇帝内侍,武功深不可测,号称东方不败。

据传十年前有忍者用水遁术潜入皇城,又用地遁术潜入内府秀春池水底准备行刺,洪公公发觉后连打七枚银针将忍者钉死在水里,然后拖出去喂狗。

皇家锦衣卫和皇家禁卫军都是皇帝近身护卫,一明一暗,权力通天。

钱局长想巴结的任天行正在锦绣未央宫北门锦衣卫衙门喝茶,一旁上座喝茶的是皇帝的客卿天居散人,乃是终南山修炼的高人,相传皇帝年轻的时候跟他学习过叶遮术,能用一片树叶遮住身体隐藏于墙壁中。

任天行也不是无名之辈,祖上传说是八百年前的大魔头任我行,这任天行是崆峒派弟子,四十年前作为门派留长安的质子(取信于朝廷所留的帮派根苗,多为骨骼清奇之少年或帮派血脉嫡亲),三十年前随太子(现在的皇帝)去西方参加盂兰节。

当时西方有白种人国普鲁士亲王飞扬跋扈寻衅滋事,其中最厉害的一个是吸血鬼王,一时无人敢挡其锋芒,任天行奉命前去应战,用家传绝技吸星功法吸了吸血鬼王的法力,吸血鬼王变成一个黑蝠落荒而逃。

任天行也不舒服,花费了十年时间才转化了吸血鬼的邪力,随后突破瓶颈功力大增。

忽然下人来报太学巡捕局长钱富贵携宝求见,任天行觉得奇怪,平日里官员对锦衣卫都怕的要死,哪有登门求见的。

天居散人也觉得奇怪放下茶杯问:“这钱富贵是何许人也?”

任天行一边示意下人一边说:“本领式微,钻营取巧,为官倒还清廉,家族乃晋中煤商银庄,算是土豪世家,这个巡捕局长也是花钱升迁上来的。”

到底是锦衣卫衙门,什么都瞒不了任天行。

天居散人说:“买一个官?陛下知道了岂能容他?”

任天行笑笑说:“五品而已,再往上就不行了,吏部也会严查。看看这个富贵带什么宝物就敢到我这来。”

正说着下人带钱富贵到客厅门口,钱富贵脸上堆满笑容一揖到底:“下官钱富贵参见总管大人,祝大人万事顺心。”

“嗯。”任天行说:“请坐,钱局长不必客气,有事但讲无妨。”

钱富贵坐下后打开包露出一枚玉簪说:“此物颇重,有学院的学生交给下官。下官不识此物,恐是宫中之物流失,特来交与总管大人定夺。”

任天行和天居散人惊讶地感觉到玉簪的浓厚的灵气,任天行一伸手化虎爪型将玉簪吸过来端详,然后交给天居散人详看。

任天行询问一下玉簪的来历,了解到了金乌的动向。

天居散人放下玉簪说:“天行,怎么看此物?”

“老师,这玉簪重逾九天玄铁,不似人间之物,如何能存于世上却是奇怪。”

天居散人笑笑说:“天行好眼力,此物该是应劫而出才现世间,日后自会消失。我观此物内蕴龙皇之气,确属帝王之物。”

这涉及皇家的事便是秘密,任天行看着钱富贵说:“钱局长大功一件,先行回府歇息,待我呈上定有奖赏。”

钱富贵马上施礼:“都是陛下洪福,下官不敢贪功,下官在朝廷无所依靠,大人若需人手,下官愿效犬马之劳。”

“噢。”任天行再看看钱富贵,“你这是真心实意?”

“大人,我家仅富翁而已,并无大势力支持,恐百年之后难守家业,愿投于皇家以求庇护。”钱富贵赶忙跪地叩首。

任天行走过来扶起来说:“钱局长如此忠心,陛下定然欣然接受,如此我便委任你为我门派的记名弟子,凡事有锦衣卫罩着你。”

“谢大人,我定当忠心耿耿绝无二心。”钱富贵含泪说。

“如此甚好,你先回去照顾好那送玉簪之人,随后就要找你办事。”

待钱富贵走后,任天行和天居散人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天居散人认为还是派人跟着魏天岗,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玉簪由他拿回大汤王朝长老阁存放,锦衣卫虽说是高手云集,但是正邪魔妖神鬼道再加上西方教光明神暗黑神等诸多邪神,多有异能可感悟到玉簪灵气,明面上不会来抢,保不齐会施展法术异能凭空盗取。

这玉簪灵气加龙皇之气对三界之内的所有修行都十分有益,对西方的龙族更是有再造之功,可以让两翼龙突破到四翼天龙,对光明神的两翼天使突破到四翼大天使,这可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既然如此有神效,那天下的修炼者会不会来抢夺呢?原来东方的修炼者不论人鬼神魔妖怪均源自上古修行法则,均有因有果,无缘强持宝物一定被因果所伤,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金乌此时已经到了江浙行署渔杭县,在一家充满禅意的客栈休息下来。

晚上在柜台要了一筒竹子酒边喝边打听这柳乡在哪里,问了许多人都说没这个地方,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楚,觉得累了早早睡了。

第二天,金乌前去西湖附近寻找,没有头绪打算就沿着西湖绕一圈,但凡有点柳树成荫的水边他就去诚心叩首,全然不顾四周游人的笑声。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毫无收获,便有些气妥,这时他已经注意到身后一直有个老爷爷抱着个女娃跟着,等路过一处酒家他在外面方桌坐下休息,点了酒菜上桌,再冲那个白发慈祥的老爷爷施礼说:“老爷爷,请来坐一会吧。”

老爷爷报着女娃过来坐下说:“老汉我就打扰小哥了。”

金乌要斟酒时老爷爷以茶代酒说:“看小哥这几日行踪奇怪,老汉我真的是闲的没事所以跟过来了,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金乌说:“无妨,老爷爷慈眉善目定是道德之人,小子唐突了。”

这老爷爷既好奇金乌的原因却怎么也不肯开口询问,金乌觉得不同寻常,心想老爷爷要是开口问就肯定告诉他寻找柳乡之事,他就是不问自己还不好全说出来,一时闲聊的话题就转移到老爷爷怀里的女娃上来。

这女娃三四岁岁的样子,梳着两个发髻,眨巴着水汪汪稚嫩嫩萌萌哒的大眼睛,好奇又害怕的眼神,非常讨人喜欢。

这老者内心也是相当紧张,生怕金乌来个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出来,那就把计划全打破了。

原来老者和女娃是天居散人从长安城派来的高手,四周全是锦衣卫的暗卫作为支援。老者复姓东方名甲,有神卦之能,此事一卦应在这女娃袁诗音身上。

可此卦金乌能随意损破,此事因果全在金乌一时之念上。东方甲必须在金乌不明天机的情况下才能介入因果,如若金乌先行说出此事,则天机泄露,东方甲等人就要退出去,不能再跟着金乌,否则因果反噬,接近金乌的人很难活下来。

随后东方甲请金乌到自己庄园休息片刻再走,看庄园不远也耽误不了寻找柳乡,东方甲抱着小诗音在前面引路,待走到一座小木桥头时停下来,对金乌说:“老汉我手臂酸麻,小哥帮我抱着娃娃。”

金乌随手接过孩子,小诗音撇嘴就哭,泪飞顿作倾盆雨,他赶忙又拍又哄,女娃挣着要下来,金乌只好抱紧娃娃。

原来这就是机关所在,此桥早年叫作三柳桥,正是金乌苦苦寻觅之地,旁人经过时就是普普通通一座桥,从这边上桥从那边下桥,只有金乌一上此桥便会破开空间进人另一个时空,其他无缘之人,要么进不来,要么没有因缘护身必死无疑。

说时迟那时快,东方甲掐指一算天机要开,马上招呼着金乌往桥上跑,嘴里喊着:“孩他娘,孩他娘。”

他到了桥顶仿佛被行人拌着,打了个趔趄,一头栽倒水里了。

金乌用力抱紧还在挣扎的女娃冲上桥顶,眼前一花白茫茫的换了个场景,愣了一下,看到了身旁的三棵柳树,“妈呀,又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