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跟爹一样的经历

金乌要救的龙女是一个仙界龙神!

龙女在北海牧羊已有千年,神色憔悴凄凉楚楚。她也有法力能呼风唤雨,身边的羊群就是风雨的载具。她曾经是要自己回父亲家去,但是走不了多远就感觉到了来自天道的威压,她跑到北海就再也跑不动了,父亲的家在万里之外,天道的束缚让她寸步难行。

向往自由的龙女就这样落难了,困在一个空间里动弹不得。有时偶尔会想到那寻欢作乐的夫婿,此时天道的威压就消失了,难道一个枷锁的解脱是要戴上另一个枷锁吗?爱情是要用枷锁禁锢的吗?

漫漫长夜,度日如年。天道的法则没有神仙能够抗拒,为什么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大人也不过问,大家都在自己的世界里修炼生活,只有她被遗忘了。

金乌从桥上掉落消失不见了,四周皇家锦衣卫的高手并不慌张,大汤王朝的奇闻逸事很多,慌张也没办法。

东方甲掐指一算,这桥下应该是一个空间通道,只能是有缘人金乌和小女娃袁诗音才能进入。

东方甲想测试一下,让一名锦衣卫高手再从桥上跳下去,结果噗通掉水里,看来空间通道已经消失了。

再说金乌,他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他也不敢乱动,这个世界都是飞来飞去的神仙,而这个法宝强大无比,他跟蝼蚁一般,稍微不按套路出牌恐小命不保。

洞庭龙宫里珠光摇曳金碧辉煌,龙王请金乌在白玉牙床上坐下:“公子何事来我龙宫?”

金乌拱手说:“我路过北海,见到龙女哭泣,孤独无望,我肝肠寸断却无力救她,不远万里求龙神相助,能让我做什么我都万死不辞。”

事已至此,天机已明。洞庭老龙王虽然达不到太乙金仙的境界,但凭着一身正宗龙脉早就修炼到金仙的高手境界了。

龙女受难,洞庭老龙王这才知晓,这时拘禁在龙宫西殿的另一个龙神钱塘龙君也感悟到了龙女的苦难。

说到钱塘龙君是很罕见的火龙,天下诸龙皆修水法,唯独他天生火龙,道行远高于洞庭老龙。

钱塘龙君狂暴桀骜不驯,动辄赤焰千里伤及无辜,师从火德神君。

这火德神君可是在三界九重天知名人士,乃是通天教主的弟子赵公明的关门弟子,算下来钱塘龙君可以说是通天教主的四代弟子。

而通天教主在三十三天随钧鸿道长修道,很久很久不问俗世,但人的名树的影,三界九重天谁都给几分面子。

如今天庭的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绝大多数是通天教主的弟子封神就位的,所以当钱塘龙君惹事生非后,天庭赐洞庭老龙王一根囚龙索,令洞庭老龙王囚禁钱塘龙君,已然不知过去多少岁月了。

龙女幼年常常陪着钱塘龙君,长大跟他学了许多道法,所以和钱塘龙君感情很深。当感受到龙女的苦难无助时,钱塘龙君马上暴走了,一声龙吟,赤焰冲天而去,顿时龙宫震荡,虾兵蟹将东倒西歪。

金乌扶住方桌问:“敢问是钱塘龙君走了?”

洞庭老龙王说:“正是,公子如何知道?”

金乌说:“龙女所言钱塘龙君性如烈火,我看赤焰夺目地动山摇必是龙君去救龙女了。”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钱塘龙君身穿紫衫虬髯怒进来见礼说:“大哥,我已去北海带囡囡回来了。”

“我那个恶婿可曾阻拦?”

“他已经被我吃了。”钱塘龙君拍腹说。

洞庭老龙王叹气说:“也罢了,你来谢过金公子再回西殿闭关吧。”

钱塘龙君苦恼说:“我已经脱困,如何再禁足不出?”

“好吧,你切记安分守己不要再惹事生非。”

龙女已经回来,龙宫张灯结彩大设宴席款待,金乌推辞不过就抱着女娃在上座就坐,钱塘龙君在对面作陪饮酒。

酒后,洞庭老龙王准备了很多珍奇异宝的礼物,金乌力辞说:“龙宫盛情愧不敢当,我仅仅做了些微薄之力,龙女平安回家我心愿已了,我想告辞返回人间。”

洞庭老龙王请金乌稍作休息,转回内宅见龙女说:“女儿,公子一会就回人间了,他什么礼物也没有收,你有没有要答谢的礼物给他?”

龙女说:“父王,我想随柳公子回人间。”

龙王说:“这如何使得,他只是个凡人。”

“天上许多神仙配了凡人的。”

“那不一样啊,女儿,此界凡人乃是女娲娘娘亲手所造,人间的凡人由猿猴进化,乃毛虫走兽种,岂能配得上我龙族。”

“父王,凡人寿元不过短短几十年,我愿意陪公子几十年再回来。”龙女央求道。

“好吧,但你是龙体,若和柳公子婚配,恐怕他血脉爆体而亡。”

“我想变成他身边那个小女娃陪着他就行了。”龙女一脸的渴望。

洞庭老龙王趁着金乌不注意,施法将女娃摄走换上龙女,然后就送金乌和龙女去北海进入人间,最后送女娃出柳乡进入了人间。

金乌的心间育儿袋里,爱丽丝悄悄说:“金乌!真神奇!你爹也带着一个小女娃,跟我们一样!”

金乌不敢说话,用魔法传去自己的想法:“爱丽丝!我也看出来了!我跟我爹的经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