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修真者之间的争斗

要升官了,金乌赶忙换了官衣,拿了唐刀跟着衙役回衙门。来到会议厅,钱局长在主持会议,示意他坐下,金乌就在末排坐下,旁边是提刑官宋慈。

“最后,宣布一项任命,经侦孙俪捕头侦办走私案有功,升任副局长,治安队衙役金乌近日剿匪有功,协助御林军抓获叛匪十五人,刑部特令,金乌,这时候要站起来,要说谢陛下隆恩。”

钱局长瞪着不开眼的金乌,吓得金乌赶紧站起来。

“任命金乌为经侦捕头,须兢兢业业,报效皇恩。”

“谢陛下龙恩。”金乌冲着局长大人抱拳回答。

钱局长扭扭身斥责:“笨蛋,是斜上方拱手,表示恭敬皇帝,回去快点补习官礼,不得造次,再有失礼,重打三十大板。”

金乌小人得志,满脸谄笑,“绝无下次,谢谢各位大哥大叔,今天我请客,大家喝个一醉方休。”

钱局长气的站起来:“滚出去,这是官府,不是你家。散会!”说完拂袖而去。

满堂大笑,纷纷拱手祝贺,称赞年少有为。金乌升官也太快了吧,衙役帮杂还不到半年,升职为捕头,那可是九品芝麻官啊,九品也是品,好歹是个官,手下管着二三十个衙役呐。

晚上在烤鸭店,白捕头、王捕头和二三十个衙役纷纷举杯祝贺金乌,大家齐心协力把金乌灌到桌子底下了。

第二天早上,金乌迷迷糊糊的上班,到了衙门金乌跟着衙役又是搬盾牌又是搬枷锁,白捕头拦住说:“金乌捕头,酒还没醒吧?回你们押所啊,后院左厅。我们忙,要去演武场帮通讯司撑场子呐。”

金乌这才想起还有这回事,也想起七八个珍珠来,这老脸有点发热,自己偷偷拿了珍珠,值一千多两银子呐,兄弟们却挨打受累的,多不够意思,于是说:“白大哥,我捕头的官服腰刀还没有领,还是大哥的手下,我今天跟大哥干,明天再回经侦押所。”

白捕头说:“金乌兄弟仗义,走吧。”

一群衙役来到演武场,四面驱赶闲杂人等,拉起黄绳树起战字的旗帜。

太阳升起,晴空万里。看热闹的人群密密麻麻地围观,衙役一边巡逻界限,一边随意抽打百姓,“靠后!靠后!妈德,说你呢!再看!”一个衙役跳起来殴打一个越界的百姓,金乌没带着龙女,龙女知道他今天当官了,就没跟着他。金乌用藤条抽打百姓,开始轻轻打,发觉百姓跟他一样犯贱,打轻了没用。

白捕头远远的吼:“咋回事?绳子要崩断了!打!妈德一群刁民,上刀叉!”

金乌扔掉藤条,用刀鞘狠狠击打过界百姓,几个衙役端着捕叉跑来增援,叉起打倒的人扔到人群里。前面的百姓真够倒霉的,后边的人不听的往前挤,衙役连打带踹,总算是控制住了演武场的秩序。

通讯司衙役进场了,打着通讯司的旗帜,在一侧扎住阵脚,独孤峰在一大群高手簇拥着进来,仆人摆下太师椅,独孤峰居中坐下,余者左右散开。

与此同时,玉龙散人董茶奴带领七八个人进来,一排站在对面。

百姓开始兴奋起来,这明显的以多欺少啊。这人多的是咱国舅大老爷,人少的尖嘴猴腮,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国舅加油!国舅必胜!”有百姓乱喊乱叫,衙役冲去就打,金乌打的手麻腿酸,看来打人也是个苦力活啊。

令狐聪走到中场声若洪钟,“华山令狐聪,请玉龙道友上前答话。”

董茶奴上前几步未及中场,暗运狮吼功说:“贫道玉龙见过令狐掌门,拜见国舅老爷。”他微微欠身,以示尊重皇亲。

独孤峰点点头,这妖道还不缺礼数。

“玉龙道友,今日之战,由你而起,你先示意。”

董茶奴说:“令狐掌门,争议之物,身外之物也,无论生死,不得索取,我门下八人轮流出场挑战,生死由天,我最后上场,如果身死,绝无因果。”

这话说的漂亮,首先金环就因为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变成他自己的了。

令狐聪一听绝无因果,觉得很公平,你这个妖道不夸如此大的海口,还真不敢杀他,他在人前立话,死了自然没有因果。

“如此甚好,准备开始吧。”

两人各自退回。片刻之后,董茶奴派云中手出场,云中手得到灌顶之后功力大增,也收伏了仙界法宝短剑。作为神偷门的高手,他还有挨打绝招龟息功,能装死。

云中手走到中场,尖声说:“云中手请教。”

这边令狐聪等人小声商议,决定一个不留全杀掉,毕竟我们这高手如云,那边就玉龙真人一个高手,机不可失,除恶务尽。

独孤峰一看我方兵强马壮,敌方老弱病残,胜算在握,转头问令狐文远:“此贼武功如何?你能杀了他吗?”

令狐文远是独孤峰的心腹干将,文韬武略出谋划策忠心耿耿,独孤峰非常喜欢他,就想让令狐文远立个头功。

令狐文远说:“我能杀了他。”

四大长老本来想派超级高手去杀人的,就好比用宰牛刀杀鸡,听独孤峰说完,令狐聪看看儿子,从空间行囊来拿出一把剑来,通体寒光游动,几十个高手无不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