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连胜三场士气旺

倚天剑!倚天不出,谁与争锋!没想到这把闻名江湖的利器落在了华山派手中。

“文远,你用此剑,切记要下死手!”令狐聪正色说。

“孩儿遵命。”令狐文远接过倚天剑上场,独孤峰非常识货,倚天剑,无坚不摧,杀个小贼真是大材小用喽。

令狐文远谨记父令,转身走两步就启动发功,“跃剑式!”独孤九剑以快制静,刹那间就一剑封喉而来。云中手本来实力就不如人,又失先手,心里暗骂:“卑鄙!怎么样也先通个姓名啊。”

在中场边界的金乌大跌眼镜,这高手的脸皮跟自己一样啊,那我以后就心安理得喽!

云中手以轻功为傲,身行一闪,有短刀一拨倚天剑,借力打力和令狐文远混战在一起。

令狐文远功力深厚,倚天剑一出,招招毙命,云中手后悔没有先把法宝短剑拿出来,手忙脚乱中短刀被倚天剑击中,断成两截,就地一滚扬起一把沙土,这是下三烂的打法,令狐文远不愿自掉身价,退了一步。

云中手得以喘息拔出短剑,令狐文远的倚天剑又如影随从,两人以力碰力,短剑挥过,倚天剑断成两截。

独孤峰把心提到嗓子眼里,什么情况?倚天剑被短剑砍断,令狐文远要败了?

令狐文远遇险反而爆发了,贴身而上指若剑锋,真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云中手适应不了想摆脱贴身对打,令狐文远使出母亲任盈盈亲传截脉指,正中云中手手腕,云中手受伤更不是令狐文远的对手。

乘你病要你命。令狐文远又使出一招魔教擒拿手,抓紧云中手的手腕一拧一挫一较劲,打折了骨头,云中手一声惨叫,令狐文远扯住云中手往回一带,后退一步飞起一脚将云中手踢上空中,纵身一跳又将云中手一记重脚打落在地,用手叉住云中手的脖子,死死扼住。

云中手蹬脚气绝,令狐文远并不松手,差看了云中手的眼睑鼻息,确定已经死了,依旧不松手,提起云中手一抛飞起一记重脚将云中手踢回董茶奴身边。

大获全胜,令狐文远回来复命,独孤伸出拇指称赞。

董茶奴面无表情,用自己气息遮盖住脚下的云中手,原来云中手命若悬丝没有死透,龟息法护着心脉,如能救治还能活过来。

董茶奴令欧阳克上场挑战。令狐冲对玉玲珑说:“有劳师姐除此淫贼。”

玉玲珑说:“师弟放心,当杀此贼。”

独孤峰淡淡一笑,玉玲珑乃衡山派掌门人,道法高深,杀一个小淫贼,那简直就是欺负人啊。

玉玲珑转身之间就已经拔剑挥出,一道剑气波纹杀向欧阳克。

金乌看到此下巴都合不上了,又不打招呼就动手?这武林正道可以这样玩死邪魔歪道啊!看来我的脸皮修炼的还不够啊。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剑光已到身前,欧阳克心里那个气愤,“卑鄙无耻!”

当人们都以为欧阳克身首异处的时候,欧阳克身上一个木偶符咒爆开变成一团黑雾,欧阳克在盗墓时偶然得到这张玉清保命符。

欧阳克斗志全无,这超级高手还带突袭的?有脸吗?欧阳克捏爆一个逃命球,一团漆黑气雾爆开,这是掘金门的秘密道具乌贼球,几条魅影在黑雾四散奔逃。

“雕虫小技!”这等浅薄的障眼法如何能瞒得住玉玲珑,欧阳克的正在施展地遁术想跑。玉玲珑一跺脚,法力禁锢土地,欧阳克的脑袋钻在地里,上下不得,这也是天意。

玉玲珑挥剑,欧阳克身首异处,尸体还未倒地,玉玲珑飞起一脚,将无头的欧阳克踢回董茶奴身边。

董茶奴面无表情令苗人凤继续上场。

令狐冲请剑灵宗后起之秀独孤志祥上场,他是近十年来的剑灵宗年轻一代中的高手,并没有受到独孤求败当面的严令。此番独孤家族绝意复出,年轻一代由他率领。当然年龄稍大的超级高手也不甘寂寞,来了不少,但他们抱着打擦边球的想法,来了就杀,杀了就跑回剑灵宗面壁思过,相信独孤求败不会赶尽杀绝,神仙也有人情世故啊。

独孤志祥别的武艺不清楚,独孤求败的架势学的有模有样。只见他白衣飘飘、风流潇洒,右手持一柄仙剑,在地面拖弋,酷毙了,拉风了,引起围观的吃瓜群众欢呼一片,衙役门打也打不动了,注意力全在场上的争斗中。

废话!这多好看啊,拳拳到肉,血雨腥风,极大的满足的老百姓的感官刺激,顺便还有偶像包袱养眼美女,真是难得一见啊。

“独孤独孤,天下无敌!独孤独孤,武林至尊!”观众们乌泱泱的乱喊。

独孤峰心里暖洋洋的,看来我们独孤家还是深得人心啊。大汤王朝八卦娱乐潮流,谁不以皇后为尊?皇后穿什么衣,带什么帽?拿什么扇?穿什么鞋?都是娱乐潮流最前沿。每年皇后到皇陵祭祖,沿途几十里官路人满为患,疯狂百姓为看一眼皇后凤撵车队,常常为了一个好位置打的头破血流。皇后宫女彩旗满天,人过飘香迷倒众生啊。

独孤志祥像个偶像天王一样飘上场,一催剑诀,仙剑如灵蛇吐信,说时迟那时快,直扑苗人凤咽喉。

说时迟那时更快,苗人凤是谁?下毒下盅的高手,全靠下阴手玩黑招。看到上两场就知道武林正道不跟他讲什么江湖规矩,所以他早早把一个法宝拿到手掌心,看到来人拉风装逼的样子,还以为是个绣花枕头呢!这就在思想上麻痹大意了,兵法有云:骄兵必败。

苗人凤真没想到装逼的帅哥突然飞剑出手,“真卑鄙!”手忙脚乱弹出法宝。

打出去的法宝叫冷魔棺,是董茶奴送给你的储物法宝,遇到剑气后爆开,释放出万只毒蜂,密密麻麻形成一大片云雾。独孤志祥速度降下来,毒蜂被他护身罡气杀死,一层层落下来挡住了视线,毒蜂无穷无尽般冲过来阻挡道路。

独孤志祥一记劈空掌打开道路杀气腾腾直奔奔苗人凤,唬得苗人凤祭出看家法宝招魂铃,此物是邪功法物,专伤人魂魄。

独孤志祥高声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用剑气一挑,将招魂铃铰为齑粉。不是这法宝差只是独孤志祥正宗剑灵真气,专杀妖邪,又是得到剑灵宗真传的超级高手,苗人凤实在打不过。

独孤志祥酷毙了、帅呆了,左手一掌,杀死毒蜂一片;右手一剑,苗人凤抱头鼠窜,四周掌声欢呼声如雷贯耳。又一道剑气飘逸而过,纷纷扬扬血溅三尺,独孤志祥飞起一脚,把无头的苗人凤踢回董茶奴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