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一个娃

破旧的卧室里。

林霄匆忙爬起床,墙上挂着的镜子映射着他此时邋遢的样子。

“我……穿越了?”

心头浮现起刚才仙界发生的一切。

他正在渡劫,渡完劫后,他的修为将成功攀升至仙界顶峰!

拼尽全力熬过了九九八十一太虚天劫,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

然而,令林霄没有想到的是,与他相依为命数百年的徒弟,竟然在这最关键、也是最虚弱的时刻,捅了他一刀!

他林霄堂堂仙界第一仙帝,无上的始祖,被自己徒弟坑害!

足以让天下人嗤笑!

将死之时,他用尽最后力气扒开时空裂缝,强行闯入无数仙人不敢踏入的混乱虫洞。

然后……穿越到地球,这个和他重名的凡人身上!

想通了一切,林霄紧握拳头,冷笑一声,“仙界之耻,我迟早算账!”

单凭段小芸,没有那个胆子敢害自己,她的背后,定还有别人!

咯吱!

老旧的房门被打开,林霄母亲苏慧走了进来,皱着眉头,“林霄,一个人咋呼什么。曦曦放学了,我先去接她,饭在桌子上,饿了就先吃吧。”

林霄双眼一眯。

真正的林霄,其实在他穿越之前就喝农药自杀了,他占据了这人的身体,也继承了来自他的所有因果。

“妈,你歇着,我去接曦曦。”林霄搀扶着正值四十年华却已憔悴不堪的老人,然后说。

苏慧诧异了一下,但看向林霄的眼神转而带上了浓重的失望,摇了摇头,“不用了,你能做什么。要你接曦曦,不把她弄丢就是好的了。”

生养这个儿子,耗尽苏慧半生心力。

五年前林霄老婆柳厢刚产下曦曦,就被其家族强势带走,从此林霄一蹶不振,日夜躲在房间打游戏上网,躲避世俗。

曦曦的养育,他几乎没有管过分毫,全是苏慧艰难承担。

家里的经济,也是母亲兼职了三份小时工撑着,林霄没有出过半分力!

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啃老族!

外人对他和母亲的指责,更是让他抬不起头来,日积月累,连出房间的勇气都没有!

林霄心头莫名起了怒气,人生过得如此,实在窝囊!

不过,原身最后服毒,恐怕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羞愧自杀。

林霄看着可怜的老人,“妈,你放心,我今后……”

话音未落,大门被打开。

“奶奶。”

面容俏丽的小女孩低着头走了进来,看到林霄的时候,先是诧异,随即露出厌恶之色,不理不顾向自己房间走去。

林霄看向女孩的瞬间,心神颤动。

仙界五千年时光,他未曾有过伴侣,也从未有一个孩子。

“曦曦,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林霄走到曦曦面前,突然蹙眉,摸着她额头上的伤口,“还受伤了?怎么回事?”

曦曦一把甩开林霄的胳膊,大声说道:“不用你管!”

苏慧也跑了过来,抚着曦曦全身,看到她不仅额头,胳膊上腿上也有不少伤痕,担忧地落了泪,“曦曦你告诉奶奶,又是她们欺负了你吗?奶奶没用,奶奶照顾不好你啊!”

曦曦勉强一笑,擦了擦苏慧眼角,“放心奶奶,是我不小心磕的,不打紧。”

林霄一阵心疼。

他本和这家人没有丝毫的关联,可世上的事大抵荒唐,正如原身已死,他林霄此刻,就是这位母亲的儿子,这个女孩的父亲!

林霄看向母亲,“妈,到底怎么了?”

苏慧抹了一把泪,狠狠地拍打着林霄的胸口,一下又一下,林霄不闪不避。

“你啊你,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你这几年哪怕不那么颓废,哪怕去工地搬砖去餐厅洗盘子赚点钱,曦曦的学费怎么可能拖到现在都交不了,又怎么会被同学欺负,连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你知道吗?我一个老女人要承担这整个家庭是有多困难吗?你知道吗林霄!”

曦曦抱着苏慧的腿,哭着说:“奶奶,不是这样,就是我不小心磕到的,你不要难过,也不要打他!”

林霄了解了真相。

原身够窝囊的,自己亲女儿受了这等欺负竟然到死都不知道!

苏慧瘫坐在沙发上,抱着脸痛哭,自责不已。

林霄顿了下,郑重地说:“妈,我明天就带着曦曦去学校找欺负过她的人算账,我保证以后,再不会让你们受欺负!”

苏慧抬起头,这么多年,林霄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

曦曦站起身子,指着林霄,“你……你滚开,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林霄抱住流着泪的曦曦,低声道:“这几年是爸爸对不住你,如今爸爸从头做人,你给爸爸一次机会好吗?”

曦曦怔住,随后趴在林霄肩膀上痛哭,再说不出话来。

她一个五岁的孩子,心里哪里有那么多仇恨,嘴里骂着林霄,心里又何尝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站在她身前,帮她承担伤痛。

林霄看向早已泪流满面的母亲,“妈……”

苏慧颤抖着声音说:“林霄,你刚才说的话,没有骗我吧。”

林霄一笑,“您等着看就是了。”

苏慧由哭转笑,又喜极而泣。

她无数次以为儿子可以振作起来,抱着无数次的期盼,却收获了无数次失望。

到底是她的儿子,哪怕之后依旧可能收获失望,她仍旧相信他,给他机会。

“那你明天去找个工作,先干着,曦曦的事情你不要管,也管不了,她的同学父母后台很硬,大不了之后我们换个学校,还有她的学费,你的未来……”苏慧一个劲为自己儿子筹谋以后。

林霄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晚上,林霄躺在床上,感受着自身修为。

“肉身陨灭,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只能迈步从头来。”

“不过,哪怕只剩一点残魂,也不是几个先天境的修士可以相比。”

第二天一大早,林母还未起床,林霄就抱起曦曦,几年来第一次出门。

他要去曦曦所在的幼儿园。

他堂堂仙尊的女儿,也敢有人欺负!

母亲的担忧,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