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有其女必有其父

清晨的阳光照在曦曦身上,林霄更清楚地看到了曦曦胳膊上新旧交替的伤痕。

她被欺负,定然不是一次两次了!

林霄忍住气,带着一言不发的曦曦来到了天南私立幼儿园。

家里的条件很差,公办幼儿园名额满了,这所幼儿园还是母亲苏慧拼着老脸求来的。

“茜茜姐,不知道那个林曦有没有来。”

一个长相秀气,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却不屑地撇嘴,“那女的就是个傻帽,估计是昨天被我打怕了,不敢来了!”

“哈哈哈!”

“茜茜姐说得对,我早看不惯林曦那个笨蛋了,整天不说一句话,只会装模作样!”一堆小孩围在白茜身前附和。

早已站在教室门口的林霄面色阴沉,眸光冷漠。

他身旁的曦曦则一直低下脑袋,眼角含着一抹晶莹,仿佛木然一般。

“呀,这不是我们班的傻子嘛,竟然来了!我以为你得躺床上养一个星期呢!”

白茜余光看到林曦,带领一群小孩走到门口,指着林曦鼻子嗤笑。

林霄一掌拍开白茜的手,捏住她的小下巴,“我女儿身上的伤,是你弄的是不是!”

白茜感到脸上一阵疼痛,挣扎起来,扒拉着林霄的手,“放开我,放开我你个贱民!”

“你是这傻子的爸爸,那也就是大傻子,你敢弄疼我,我爸爸饶不了你!”

一直低着脑袋的林曦突然抬头,眼中带泪地一巴掌甩在白茜脸上,“不许你说他!”

周围一群叽叽喳喳的孩童纷纷怔住了,一动不动。

在他们看来一直好欺负的林曦,竟然敢打孩子王茜茜姐!

林霄也一愣,随即心头闪过一抹温暖。

白茜挣脱开林霄,目光死死地盯着林曦,语气尖锐道:“林曦!你敢打我,我今天收拾不死你!”

班主任吴双走了过来,看到白茜脸上的巴掌印,顿时转头冲林霄大吼,“林曦家长是吧,茜茜父亲是我们幼儿园的校长!你敢打她!”

林霄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苏慧曾找过幼儿园,曦曦被打的事情得不到解决的真正缘故了。

好。

好得很!

同样是学生,林曦被打多次而不管不顾,有后台的学生只被扇一巴掌,就让她这么维护!

这就是为人师者的姿态!

这样的人,也配教书育人!

白茜冷笑一声,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趾高气扬,“我已经通知了我爸,他一分钟后就过来了,你们这大小两个傻帽死定了!”

突然,白茜眼珠子一转,又说:“不过你们要是现在给我磕头道歉,我或许只让我爸废你们一人一只胳膊!”

不待林霄说话,一道急促的喘息声沿着教室外传进来。

“废物!你敢欺负我家茜茜!”

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大骂一声,身后跟着幼儿园的十几位保安。

这个男人,正是天南私立幼儿园校长白江,白茜的父亲!

班主任吴双眼巴巴走到了白江面前,添油加醋泼了林霄一身冷水,生怕自己被追究过错。

白江的眼神肉眼可见地阴鸷,又突然笑出了声。

白江走到林霄面前,“你是林曦的父亲是吧,林曦的情况我听我女儿说过,你们家穷,交不起学费,学校一直宽容给你们时间,我女儿也觉得她性格孤僻想要和她做朋友,可你呢!你们敢打我家女儿!”

林霄大笑一声,拉过林曦,扯开她的衣袖,露出她身上的累累伤痕,质问道:“那这是什么!我女儿身上的伤,是不是她打的!做朋友?就是这么做的?!”

白江一怔,他看出来了,林霄这是来闹事的!

如果真得闹出去了,对他们幼儿园的声誉恐怕会有很严重的影响!

白江脸色一狠,对着保安们说道:“这人一派胡言,给我打断他的狗腿!扔出去!我们幼儿园不能容忍这种社会败类出现!”

十几个保安围在林霄身前就要动手。

林霄面色依旧冷淡,嗤笑起来。

轰!

林霄一脚踹在一个保安胸上,其身躯倒飞三米远,狠狠撞到墙上。

又三下五除二收拾了其他人,在白江肉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踩在他脸上,白江瞬间倒地。

吴双浑身冷汗,倒退几大步,生怕林霄给她也操练一顿。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强!

“你放开我爸爸,放开我爸爸你个贱民!”白茜的声音尖锐地传出。

她还从自己课桌上拿出手机,打开了相册,冲林霄叫喊,“看到了没?这是林曦这个傻帽被我打得不成样的视频还有照片!你再不放开我爸,我现在就把它们传到网上!”

林曦猛然抬头,瞳孔出显露出恐惧的神色。

一个孩童,五岁的孩童,最珍重的自尊被人如此威胁和践踏,会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可想而知!

林霄瞬间暴怒,双眼通红,白江意识到不对,挣扎地说:“林曦爸爸!你别对我女儿动手!你要知道,你这种普通人,在我手里就是蝼蚁,有几分蛮力能如何!我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你一辈子找不到工作,一辈子玩完,甚至你女儿也是残废的命!”

这是赤裸裸的胁迫!

噗!

林霄一脚狠踩在白江的脸上,其脸庞瞬间血肉模糊,直接大吐一口血。

下一刻,林霄又夺过白茜手机,一把捏碎。

白茜的神色瞬间从不屑变得惊恐惊恐,此刻她的眼中,林霄看向她的眼神冰冷到让她如同置身冰窟。

有其女必有其父!

这父女俩没一个好东西!

哪怕,白茜只是个孩子。

可孩子,从来不是恶毒与纵容的代名词!

今天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林霄妄为一代仙尊!

“让我女儿残废?”

林霄反问白江。

白江慌了。

从刚才的运筹帷幄,到现在一身冷汗。

因为从林霄释放的气势中,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百分百认定,林霄真得有杀了他的倾向!

白江屁滚尿流爬起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跪倒在林霄身前,使劲地磕着响头,求饶道:“林曦爸爸,放过我,放过我!你……你家女儿的学费,我不要了,我可以让她白念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