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挺进碧蹄

“禀查将军,再前方便是碧蹄馆了,乃是贼军休整之地。”

“好啊,不愧是鹰啸营的弟兄,侦察追踪玩的溜啊。”

“wo贼未加掩饰自己行迹,才让属下如此轻易侦得。”

“wo贼跑太急,定然没时间多做掩饰,传令三军,继续前进,给提督打头阵!”

“架!”

因为前几战他们几乎无伤,所以刘如龙这些血气方刚的骑兵也一个个都有轻敌之心。包括黄焕都兴奋不已。他们确实实实在在的杀伤了wo贼前锋。同样人数下,wo贼也确实打不过他们。

但是他们忽略了敌军人数比他们多很多的事实。

“前锋有矮房,十几处!”

黄焕见有蹊跷,开始紧握长锏,刘如龙见他如此。

下令旗内警惕。

同时前方大将哪里,也传出三军警惕之令,减慢行军速度。

宋长武甩动缰绳驭着躁动的虎马感到不安:“大哥,这里静的出奇,我们当年在蒲河时,就是这般静,所以那一战,我军中伏,辽东铁骑一万人损失三千余。斧骑几乎过半。”

满古柏手持战弓鹰顾狼视之面警惕四周,他也赞同宋长武的看法。

总之这一切景象,参加过类似战斗的选锋,都会感到警惕。

行过那些屋舍时,越发感到不安。

霎时间,屋子里,屋顶,出现一队接着一队的铁炮手。

四周铳鸣烟尘四起。前方出现一队挡路wo步。

宋长武紧急发矢,射杀一敌军铁炮手后前方传来查将军高呼将令。

“全军弛射杀阵,鹰啸营兄弟骑兵回禀提督。”

风火营跟随查大受出来的几百骑,迅速调整状态向前疾驰而去。

刘如龙疾驰中言道。

“弟兄们,冲过火铳射角,就可以活下来。”

疾驰中,两边有骑兵中铁炮落马,距离太近,两边距离不过两百步,具在铁炮射程内。

宋长武随同袍们边射边冲,他只管斜身射杀敌军,不管射中与否,速射,速过。

刘如龙发矢的很快,却也很准,仅一个照面他就连续射倒好几个敌军铁炮手。

以至于整个小旗被集火。其中胡迁连中三铅,好在不在致命点,也有盔甲防护。

明军很快冲过火铳射角,这一个照面二十余选锋阵亡,近四十人受伤。

才冲过这里,到一个下坡道时,又发现下面冲出几队长矛兵。

手持长刀的武士们,挥刀督促那些长矛兵进攻选锋骑。

他们爬上坡来,又滑下去。查将军见此情形,下令。

“突击!”

所有骑兵向下冲锋而去,结果才冲到半路,很多马蹄就开始打滑,有不少马匹横翻在地。宋长武抱紧虎马的脖子,以控制平衡,结果也滑倒在地,随后一个小旗都滑下去了。

敌军步兵围上来攻击,满古柏离他们最近被连刺数矛,好在马汝军,胡迁,刘如龙在地上紧急张弓搭箭射杀几个长矛兵,但是他们结成密集战阵,射杀一两人根本无济于事。

黄焕索性下马爬过去把满古柏拉回来,过去时,又被敌军两个长矛连刺肩膀和胸部,好在敌军长矛劣质,黄焕双层甲,得以保命。

许多骑兵因为马匹翻落,来不及调整状态,被wo军矛阵刺杀。

坡上的淤泥导致明骑失利。

查将军战马翻倒,又爬起,和查将军的五十家丁选锋们冲杀一阵,连破两个百人wo矛阵。

很多明骑翻倒后,战马wo贼刺伤或刺死,被迫结阵步战。

但是因为是风火营的骑兵,步战肉搏兵器长度根本不及这些wo人矛兵。

随着部分骑兵的机动性优势丧失,查将军也没有只顾自己冲杀,他带着能跑的骑兵连续冲击那些围攻落马骑兵的wo贼。

此时六百选锋,伤亡已到一百五十。

很快一里外的wo贼铁炮手也集结过来。

宋长武安抚虎马后,随安抚好自己战马的同袍们也开始结阵步战。

旗内只有两个使盾牌的,一个是邓化龙一个吴成。

二人挡住全旗前方向敌军冲击。宋长武连续刺击wo贼。奈何鸿项枪长度不够。反倒是用三眼铳的二哥,一直装填射击,装填射击,打死不少wo人。

一个指挥的武士大怒,冲上来就砍刺持盾牌邓化龙。

周边持矛的wo兵也用长矛掩护他的进攻,被一个马汝军打中两铳,他晃了一下,没死。

继续挥舞手中长刀劈砍,直接把邓化龙盾牌打落。吴成默契的替他挡住,同时邓化龙及时捡回盾牌。

那武士带着他的一百个足轻继续压制明军,和刘如龙一起被压制的还有一个旗的同袍。

一百人压制二十四步战明精骑。

刘如龙胡迁这些持弓的连续发矢,射中多个足轻,那些足轻在武士的督促下依然前进。

那武士不管不顾,亲自进攻,他的前盔前立像两个鹿角一般耀武扬威。

这次,邓化龙他们不再傻了,那武士冲过来挥砍时,邓化龙和吴成下意识的朝两边躲开。那武士,直接杀入刘如龙小旗阵中,正对刘如龙张弓搭好的箭矢前,刘如龙一箭发去,正中他面,按刘如龙的臂力他应该当场毙命的。但是没想到这伙没死。还带着脸上插着的箭矢四处挥刀,想冲回足轻阵。

被黄焕用长锏瞅准他挥刀的空隙,对着他的腰部就是猛砸,他倒在地上,还没死。

爬起来叫吼着刺挥长刀,一个前翻滚,躲过刘如龙的朴刀。却又正中宋长武的鸿项枪。

宋长武用力扎进他的盔甲,但是还是扎不了多深,索性就利用鸿项枪比武士刀的长度优势,将他制在地上,邓化龙和吴成举盾防御着那群wo矛兵。

刘如龙等人则在自家阵内收拾这个武士。

郑星接着宋长武制住他的时候,用长柄狼牙棒往他身上就是一顿招呼,黄焕也用重锏加入,刘如龙也拿着长柄朴刀疯狂砍下。

这家伙起初还挣扎,结果刘如龙等人越砍越砸,他动静也就渐渐没了。就这样,这个武士被选锋们收拾的血肉模糊。

刘如龙割下他带着头盔的头颅,扔向wo矛阵。那wo兵开始慌乱起来。旁边一起被压制的另一旗同袍,开始反攻。只见友军小旗官,举着三眼铳打完三发就是猛砸,好几个wo兵被砸翻。

刘如龙这边也接着邓化龙和吴成的盾牌掩护推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