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重重敌围

推进之后,敌军退走。

几个装备较其他wo人精良的骑马武士挥旗,其他wo兵就撤走了。

落马散开的骑兵们依靠自己擅长的兵器,结成战阵,警惕wo军的反扑。

满古柏王平虏是从小和马长大的人,他们的战马也都和宋长武一样,有着自己的名字,这两人见自己的战马还在战场上候着,敌人又刚好退走,迅速提兵器过去牵来。

“古柏,平虏,你二人做甚去?”

古柏急着奔走,未回答。

平虏边走边答。

“头儿,我们去把马牵回来,它们在战场中央太过危险了啊。”

“说什么呢,你们两个小子,伏低身子,不然wo子又杀过来了。”

如龙见他们这样,也表示支持。回头转告所有战友。

“全旗出动,去牵回自己的战马!”

宋长武跑到虎马旁边,发现虎马身上多处皮肉伤,应该是之前滑落时所受。

说来这地方淤泥到处都是,实在不适合骑兵作战。

骑兵们刚牵起马,敌军就从坡上杀过。马汝军紧急举起三眼铳开始发射。

射到一个,宋长武紧急上马,此时敌军离他们不过三十步,是一对举着长柄短刃刀的wo兵。另一边又出来一队敌军,是长矛兵,超过两百人。

而他们这边,只有两个小旗相互挨着。

刘如龙策马举弓射中一个长柄短刃小兵的面部,宋长武马汝军也效仿。

随后两个小旗都在骑射躲闪这些敌兵的合围。回击这股敌军。

结果左旁边三百步杀出一队wo骑,中间有一个wo将,身着红黑盔甲,头盔上有两个像角一样的东西。不同于之前有头盔有圆环的wo将,他手持短枪,隔壁小旗因有几人未成功下马,被wo将带那队wo骑冲击。

刘如龙小旗正在发矢游走于wo军步兵之间。

到目前,他们小旗已然射杀二十几个wo兵。

宋长武注意到哪队wo骑正在攻击友军,转向发矢,射中一wo骑臂膀,然因其着红甲,没有落马,反应过来,也打开一种上宽下窄的大弓对宋长武发矢。

宋长武策马躲开,又扭马首回身发矢,正中wo骑面部。

刘如龙也反应过来,发响矢号令全旗游走时发矢掩护友军。

隔壁小旗的友军悍勇无比。

七个没上马的骑兵,步战,刺翻数位wo骑。

一个身着破裂臂铠布面甲的大胡子明军连续揪下三个wo骑并在同袍掩护下将其摁杀。

宋长武边发矢边注意友军状况,那明军竟将wo将也给揪下马来,摁倒在地。不过因为敌友之间战作一团,宋长武也不得知他的情况,只顾发矢。

不久那wo将竟然站了起来,满面是血,手握短刀。

宋长武感到惋惜,很明显,哪位勇猛的友军战死了!

wo将爬上战马,在几个盔甲厚重的wo骑,护卫离开了战场。

彼时友军已只剩三人,地上有十余位敌军尸首。

那几个盔甲厚重,且各异的wo骑又领wo骑杀将回来。

眼看友军危在旦夕,宋长武见状,慌忙举弓发矢掩护。

射中一重甲wo骑喉部,奈何,那wo贼竟有护颈,未落马。宋长武再张弓搭箭时,一发箭矢先宋长武一步,这中那wo骑面部,wo骑落马。侧眼一睹,是古柏。

那几个盔甲厚重的wo骑反应过来,冲向宋长武这小旗,刘如龙向后发响矢。

众骑回撤,连退连射,那几个厚重wo甲骑被乱箭射杀。

彼时友军仅存三人已成功上马。

wo骑分两路而战。

彼时友军回撤速快,敌军没有追赶上。又合到追刘如龙的这股。

宋长武随同袍们驰骋,一边举弓回射,连发三矢,射杀一wo骑。

正激战时,突然感到马蹄放缓,马速不及。

传来郑星的声音:“又是淤泥!”

眼看敌骑距离不过七十步,刘如龙拿出自己的长柄朴刀策马慢步行到小旗迎敌位置最前方来,做好马上肉搏的架势。

其余人纷纷随同他一般,拿肉搏兵器来。

此时敌骑只距他们三十步。这时敌骑后方有人落马,刚好冲到小旗面前的持刀敌骑与刘如龙展开肉搏。

刘如龙举刀架住敌骑攻击,顺势撑开敌骑兵器,随后对准敌骑喉颈用力一挥,那敌骑脑袋就这样落到了地上。

其他敌骑因后方动静,开始慌张四顾,届时,刘如龙带头反冲,宋长武等骑无不竞相陷阵。

长武一个跃马杀入敌阵,挥舞鸿项枪,前刺后砸,砸落一骑又刺杀一骑。边冲边战,十二骑皆如此。

只冲二十步便遇到冲击敌军后方的友军部队。

原来是被他们解救的友军小旗幸存者通报了查将军部,查将军领其他选锋杀败其他敌军后便及时杀来此救援。

往常严肃的查将军歉声表达内疚。

“都是好健儿,都是好健儿,为大明陷阵半生,如今因我轻敌,致使你们这等猛士伤亡惨重,本将之罪呀。”

刘如龙等骑兵低头回之。

“誓死效忠大明!”

活着的骑兵被集结起来了,此时人人带伤,地上也摆着好些敌军尸体。

冲出后,发现四周许多炊烟,拒马。

一里外皆有敌军旗帜。

原来,他们被围了。

行到休息处时,有近两百具同胞尸首,也有数十具,他们无言的战友——战马的尸体。

同袍们身上也都带血,有好些盔甲看起来破烂。最惨的几个身上还扎着敌箭。

半夜时,敌军又围了近一千人上来,查将军亲自带头冲锋,杀退敌军。

第二天天亮时,约十个敌军尸首中,就可能有两个选锋尸首。

查将军身旁的家丁选锋,也由原来的五十人,到只剩三十八。

宋长武坐在一木头上,听到旁边郑星的叫喊声。

“黄焕小儿,竟如此用力?我没战死,可能就因你的治疗而死了。”

黄焕笑怒道:“郑兄弟,可不能这么说,你这肩膀中箭,哪有不上酒点火取箭的道理。”

“那你不知上药吗?”

“这荒山野岭我到何处给寻来?且我非医官,也不懂得如何使!”

黄焕取出敌箭,看着箭矢,面色感慨。

这箭头得有半个儿童拳头大了,方才取箭,也觉箭杆粗大。

交战时也都发现了,wo人箭矢射不远,但是近射,却威力不俗。

好在选锋骑兵个个善射,所用战弓,近射力不及贼,远射却比其准得多,甚至可以说远得多。

贼之弓矢无法对我骑构成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