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援军

“天亮了,长武。”

“找死,你这wo……”

长武从梦中突醒,才发现。

“原来是大哥啊。”

满古柏也醒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一脸侥幸道:“俺还没死,哈哈哈!”

唠了几句,就去集结了。

所有选锋,未过早,便集结了。敌人连续几次包围,虽然都被打退,确也损失惨重。

此时的他们已然是不敢再松懈轻敌了。

查大受向部将总结说。

“贼中持精刀丽甲者最为悍勇,然难与我选锋独斗,贼卒虽不及吾,如贼众,亦不似藩邦所言那般弱。”

敌军中,手持精良战刀,身着华丽盔甲的武士最为悍勇,但是也难与选锋铁骑单打独斗取胜,普通士卒虽然不及我等这样强悍,如果敌人数量多,也没有朝鲜人说的那么弱。

“将军所言极是,我铁骑不怕与wo军武士单打独斗,和敌军众多士卒决战才是最大的挑战。”

此时营外传来战报。

“报!!!”

“说!”

“禀将军,贼军千余向我军袭来,其中一百人持铳。”

查将军一手提刀,从位置上站起来。

直言。

“迎敌!”

两百五十余选锋集结起来。加速驰骋,直击wo军。

宋长武因虎马伤势,没有为骑阵而战。

和其他几个类似情况的同袍,拿着弓矢爬到小山坡。

一群胡子长到下巴和两边的年轻人,手持弓箭,对准wo人火铳手后,又举高了一点,然后发矢。

七只箭矢落到wo人百人阵中。四个wo人中矢,其中三个的斗笠成功弹开。

“太远了!要是近点,直接射穿了。”

一个身着蓝甲的选锋说道。

主力选锋也已经加速冲锋。他们直接冲到wo人铁炮手一百二十步时抛矢,但是因为距离问题,也未能造成严重杀伤。

按照他们之前在平壤打的仗来说,大部分wo人铳手在密集箭雨下,即便伤害不高,也不至于这么稳。

冲锋中的刘如龙皱眉。

“这伙wo人着甲远比其他wo人精良,手中火铳比之前的看起来好用,不简单呐……”

未等说完,已听到查将军令。

“冲阵!”

选锋铁骑组成横阵,直击wo人铁炮阵。

这伙wo人,不慌不忙的整齐举铳,随着一个身着红黑盔甲的wo人武士挥旗。

一团团烟雾从铳口弥漫开来。

选锋铁骑前锋约二十余人人仰马翻。

宋长武在山坡上距战场不过一百二十步。

他看着这一切无能为力。

还好不久,便看到,铁骑们已经冲到wo人面前了。

很多wo人来不及装填,被战马冲撞,踩踏。

这股wo人没有倒下的,拔刀肉搏。但是无济于事,被直接冲击而过,两百三十明骑冲击过后,wo人火铳队站起来的只有几人。

其他wo人也从四面围了上来,山坡上几个没有马的明骑发矢攻击。

因为距离不够,马弓射程也近,那些wo人直接无视。

宋长武连发三矢,最后索性冲下山坡,对准一个wo人长矛队屁股持鸿项枪肉搏。

后排几个wo人躲闪不及,被宋长武刺杀一人,又横扫撞翻一人。其他wo人准备回身攻击他。也因长矛太长,施展不开,好几个被宋长武用臂铠撞到,砸伤。

旁边一个八字小胡斗笠wo兵怒吼着冲向宋长武。刺中臂铠划开了。

他这一吼引来了更多的wo兵围攻他,乱矛刺击在宋长武身上,盔甲虽好,但是也有缝隙,哪怕他着全身甲,也总地方没有被护住。

他被敌人长矛怼的无法动弹慌忙看着周边情况,查将军带着铁骑已经冲到了五百步外了只能隐约看到人马影子。

心想自己估计没救了,他发出了最后的战吼。

鸿项枪在四处挥舞时被敌军长矛叩击落地,拔出雁翎刀继续格挡四面刺来的敌军攻击,他学着亲卫营和夜不收营的选锋模样,手臂前举,将雁翎刀架于臂铠之上。借助臂铠外形滑开一个wo人刺击,抵近以雁翎刀刺杀那wo人,转身准备格杀另一个wo人时,却胸口中矛,因盔甲厚实,没有刺穿,却摁得他生疼。

整各百人矛队的wo人怒吼着向他刺击。

他精疲力尽,雁翎刀也从手中脱落,默默的闭上了眼。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

忽然听到矢鸣,周围响起几声惨叫,架在他身上的矛有几处力量少了许多他睁开眼睛,是和他一起在山坡上因为战马受伤或者失去战马的同袍。

他们步射这股wo人,边冲边射。

近了拿出自己擅长的兵器冲向wo人,直接肉搏。

许多wo贼被这群精壮或者虎背熊腰的明人猛士刺死,撞翻,砸死。

宋长武周围的矛兵一部分也被杀死,宋长武趁机捡起雁翎刀,加入同袍们。

不一会儿,这队一百人的wo矛兵竟然被七个明人杀退了。

他们开始将目光转向正在冲锋都两百余选锋。

他们连续冲杀,被他们冲击发矢过的地方,都有许多wo人尸首,或有活着的wo人在地上抱着伤口挣扎。

但是也有一些选锋在冲击时被wo军长矛挑下来,有一个选锋被敌军一个武士,持刀砍中马腿,直接翻落下来,那选锋一个前翻滚卸力,用臂铠挡住wo人武士刀,连带武士刀一齐冲撞。武士被冲撞倒在地上,周边又有长柄细刀wo兵冲过去,选锋回身掷刀,正中一个wo人薙刀兵面部,回身于那武士肉搏。

那武士连砍他数下,都被铠甲弹开,武士也弃刀摔跤。

结果被那选锋摁在地上不能动弹,彼时几个薙刀兵冲过去对着选锋背部劈砍。选锋不顾,摁住哪武士的脖子,彼时一个武士冲过来勒住这选锋的脖子,其他薙刀兵也围上去对着选锋没有盔甲的部分劈砍。

选锋被那些wo人从武士身上拉离,拉离前猛揍那武士一拳。

因为被围攻许久,力竭,被wo人杀死。

宋长武等人也想冲上去救,但是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距离哪里有半里地,身着铠甲一路狂奔,才到半路时,哪位同袍已然战死。

选锋们虽然精悍,但是在这样的围攻下,数量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两百骑。

宋长武等人因为没有战马,只能远远看着。

银色细叶鱼鳞甲的骑兵头子,正是查将军。他横举偃月刀,正如他四天前度对wo人冲击那样。

宋长武和几个没有战马的同袍一样,眼含热泪,他们终究要全部战死了!

查将军和两百选锋的架势来看,是要发起最后的冲锋。

宋长武等人也如此,他们紧握兵器,作起跑势,步行发起最后的冲锋。

查将军的战马向前驰骋加速起来。身后的选锋们也是如此。

这边步战的七个选锋也双腿奔跑起来,怒吼着杀声。

彼时侧面杀出一队盔甲精良,带面甲的明骑,边冲边射。

带头的一个身着黑漆山文将甲,手持黄桦雕弓,这队骑兵皆着披风,重甲,有的腰携双雁翎刀。

沿路的数十wo兵正应对着查将军带领的幸存选锋冲阵,来不及反应就连同带领他们的武士一起被瞬间射杀,有的还身中数箭。

这股wo人见一侧又有明人杀出,没顾上有多少人,就全部溃散了。

随着这股明骑身后出现的,是更多的精骑。

宋长武看着骑兵的旗枪上的大字。

“是提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