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兵魂出死战

“是大明的武将!将军们没有放弃我们。”宋长武一旁的同袍见提督亲率亲卫营与诸将杀入敌围,不禁抽泣起来。

提督等骑冲过后,紧跟着的是选锋骑主力,近三千骑。

长武面色激动,一旁的大脸同袍更是抽泣不停。

那同袍边哭边道:“君可知千年来,有几将愿亲自冲锋陷阵,以救部属?”

长武含泪而回。

“唯当代东征提督——李如松将军!”

援军到了,跟在援军后面的,是数百匹战马。

其中包括长武的月牙。

来不及想别的,他就想回到战马上,重新驰骋沙场。

约二十个选锋驱赶着这些战马到一个无人空旷地带安置。

长武只得和另外几个同袍亲自跑过去,在马群面前用自己独有的呼唤方式。

几匹战马很快从马群中出来,奔向自己的主人。

见月牙过来,宋长武二话不说,拿了刀枪弓箭就牵着月牙到虎马旁,卸下马具安置到月牙身上,上马疾驰。

大概只策马驰骋不过一里,就赶上了李提督的大军。

此时李提督已经和查将军的部队完成回合。

从骑兵战阵上看,李将军没有要撤退的意思。

只见提督领数十骁将精骑在这碧蹄馆之上左冲右突,身后则全是彪悍的选锋铁骑。

长武在阵外游走一会儿,寻见自己原来的队伍。

看到大哥在阵中持弓抛射,时而发响箭,时而放鸣镝,小旗同袍们配合默契,杀得wo人人仰马翻。

长武心中热血沸腾,也策马入了阵中。

第一个见到长武入阵的胡迁豁然笑道。

“哈哈哈,长武兄弟来了,我旗圆满,一同杀贼!”

他在小旗骑阵最外围配合护卫小旗边上。针对有可能靠近搏杀的敌军。

他配合小旗,小旗配合总旗,总旗配合百户,百户配合营,营配合选锋全阵。

明骑就这样,进攻张弛有度的杀伐。

宋长武刚在驰骋之中射杀一敌,而后转身发现一个敌骑在他面前落马,原来是准备袭击他的敌骑被身后不知名的其他小旗同袍用大斧斩杀。

很快见前方旗帜回转,又有鹰啸营同袍来回高呼。

“前遇贼铳阵,风火两回转,猛虎中前扑!”

意思是骑射部队形成两个大环形骑射阵,虎击营从两个骑射阵间杀出冲击敌军。

很快前方部队向两侧移动。

又见大哥举手回转。宋长武也随同袍们开始执行环形骑射阵。

两个骑射阵很快组成,环形骑射阵不断转动,面对敌人的一个半圆面负责精准直射,直到转到另一面,不面对敌人的一面负责向敌军方向抛射,直到面对敌人时转换。

转到长武这队面对敌人时,发现,敌军火铳阵得有四百人,两面起码也有三百人的长矛护卫。后面是三个五十人小规模骑兵队,不过那马和骑兵的确不如辽东铁骑这般威猛。

很快前方响起密集雷声敌军前列已在烟雾中。

环形骑射阵的风火营骑兵被射击一回合下去阵亡四十余人。

前方传来提督震耳欲聋的声音。

“稳住!带敌军装填时,猛虎前扑,风火围焚。”

到宋长武这边直面敌军时,他连射三敌,敌军阵中被明军射中至少一百人,可敌军火铳三叠阵竟屹然不动,被射杀的敌军空位被后位迅速补上继续发铳。

正举弓回击时,敌方前排又升起一团烟雾,旁边传来同袍惨叫,自己也感到手臂生疼,握矢的手疼的松开,原来是敌军火铳击中了手臂,臂铠被打穿了个小洞,打进手臂的肌肉中去。他侧面看,发现同袍胡迁已倒在马上。二哥汝军和自己一样,手臂中铳子。

王化龙战马中铳子而亡,人直接翻落马下,由于骑射阵行进,很快宋长武这旗转到了另一边,也不知道他情况如何了。

又听到敌军那边传来铳声时,刘如龙小旗已经转到面对敌骑这边,骑兵不顾伤口流血疼痛,精准射杀敌军火铳手。

终于,旗子挥舞时划破长空的声音响起。

听到进兵鼓连响三声,虎击营从风火营后面冲出。

就从宋长武的旁边冲过去近四百半具装,持长柄兵器的重骑。

虎击营这群天之骄子带着盔甲碰撞声,马蹄声趁wo人装填之时杀入wo阵,传来了wo们的阵阵惨叫声,士兵被踩踏,被长柄兵器贯穿的声音。

不等风火营教师们休息,又听到进兵鼓,快节奏两次。

风火营骑兵的两个环形骑射阵,分别移动到了wo人的两翼。

wo人本来包围虎击营的矛兵被风火营骑射攻击,两边的红甲wo骑也匆忙赶到攻击风火营。

一个背着红色大包的wo骑冲到宋长武面前,此时正逢长武张弓搭箭,本来是瞄准其他wo人的,见他来了,直接转身一个发矢,那wo骑喉颈中矢,当场落马,他的战马刚好跑到月牙旁边停下了。射杀此敌后又继续回转。

与同袍们连杀数敌后,见敌军留一下一队尸体就离开了。

此阵敌军很快退却,可杀完后发现。周边一里外全是wo军,各式各样的旗帜,各式各样的盔甲,虽然装备服装不统一,但是很明显,他们的指挥是统一的,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怎会如此,我军刚刚杀退一波,周围怎么围上来这么多敌军?”

刘如龙第一次有这种抱怨。

黄焕也不知如何是好,敌军步兵火铳众多,若结阵围之,我军则重损矣。

此时鹰啸营同袍传出提督将令。

“虎击开路,风火压镇,亲卫夜不收断后,目标平壤!!!”

“听到命令了吧,兄弟们,动起来动起来,汝军,照顾好好胡迁,摁住他伤口。”

刘如龙说完,看了一下宋长武。

“三弟,化龙就交给你照顾了。”

两个弟弟齐声答道。

“头儿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