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灾区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适合这如诗如画的雪景了。

萧景淮来到灾区,他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原本富饶容县因为一场灾祸变得满目疮痍,遍地都是尸体。

原本就寒冷的冬天更是给这座城添加了几分凄凉的景色。

“救…救我…”一个满身浓包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人,爬在地上一边爬向萧景淮一边发出痛苦的哀嚎。

一个金羽卫挡在萧景淮身前,一只手放在剑柄上,随时准备解决眼前这个人。

萧景淮摇了摇头道“帮他解脱吧。”

金羽卫一剑封喉,那个人停止了呻吟彻底没有气息。

萧景淮刚准备要走,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跑到萧景淮的跟前,跪在地上到“臣,拜见二皇子殿下。”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县令慕德春,他穿着一身缝缝补补的官服,面色蜡黄,骨瘦如柴。

萧景淮把跪在地上的慕德春扶了起来,慕德春浑身颤抖着,双手抱在胸前,嘴唇被冻得发紫。

萧景淮皱了皱眉头,把披在自己身上的棉袍脱了下来,披在了他的身上。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萧景淮皱着眉头看着慕德春问道。

萧景淮以为只是普通的洪灾,他并没有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看着自己下令杀死的那个人,他敢确定只肯定不单单是洪灾那么简单。

慕德春在前面领着路道“容县本来是最富饶的县城之一,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竟然突发洪流,田野,村庄,庄稼都被毁于一旦。”

“百姓食不果腹,最后只能易子而食,竟然还爆发了瘟疫,症状就和二皇子殿下你刚才所看的一样,满身脓包。凄惨无比。”

“朝廷的赈灾粮款不是下发了两次了吗?就算是被贪官污吏化分,至少也有粮款到你手上吧?”萧景淮皱着眉头看着慕德春说道。

“二皇子,有所不知朝廷所派下来的赈灾粮款不知经过了多少大臣手里,到我手上的只不过还剩下不到四五十个难民的份量,城中几百个百姓,怎么分的过来?”慕德春哽咽的说道。

其实慕德春也没办法,自己向皇上报了不下三次城中百姓的情况,皇上也多次拨款下来可每次到他手上的粮款,屈指可数城中的百姓死的死,染上瘟疫的染上瘟疫。

萧景淮皱着眉头,他虽然刚开始涉朝的时间不久,可他早已知道朝廷里文官虽然穿着光鲜亮丽无比风光。

可这些都是他们压榨平民百姓,视人命如草荠所换来的。

萧景淮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此次赈灾粮款,由我亲自押送,赈灾粮款就在身后,你随裴将军一起发放下去给百姓吧。”

慕德春激动的跪在地上道“臣,谢过殿下。”

靖王府……

萧忆情自从见过李文镇回来以后就一个坐在书桌前眉头紧锁。

“忆情,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啊。”顾念看着屋中的萧忆情忧心忡忡的说道。

阿娇没有回应,依旧眉头紧锁的看着萧忆情,突然一个护卫来到顾念的身后喃喃的说着什么……

顾念皱着眉头,挥了挥手那个护卫就退了心情了。

“顾大哥,进来吧。”萧忆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对门口的顾念说道。

顾念忧心忡忡的走了进去,萧忆情看着顾念这个表情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

顾念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萧忆情,可他又知道他有什么事情根本瞒不住萧忆情。

“据护卫回报说……”顾念支支吾吾的不知该怎么向萧忆情解释。

“但说无妨。”

“李文镇一家老小惨死无一幸免,我们也牺牲了两个“影子”。”顾念低着头惭愧的说道。

他为了萧忆情办了大半辈子事,从来没有失过手,可现在接连失手,先是石川然后是现在的李文镇,他感觉自己无颜面对萧忆情。

“谁动的手?”萧忆情面露凶光的看着顾念道。

“目前还没有查清楚。”顾念不敢直视萧忆情的眼睛说道。

萧忆情默不作声,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唉~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了,毕竟叛国者是株连九族的。”

萧忆情眼里冒着寒光,他这几天已经在心里面盘算着一个巨大的计划,他要让所有叛国者都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