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返程

寒风萧萧,白雪飘飘,山一程,水一程,遥看南梁思故人,不思量,自难忘!!!

萧景淮来到灾区已经快一个月了,容县的灾情已经基本控制了下来。

夜晚的风似乎吹得格外的凄凉,似乎是在同情在灾难里不辛死去的百姓哀悼,又好似为这黎民百姓鸣不平。

“殿下,您找我?”裴庄羽恭敬的站在门外说道。

萧景淮所住的房屋原本是县令府,破破烂烂的屋顶还漏水,根本找不到一处是好的地方。

萧景淮也没有太在意,一心赈灾,希望能赶在过年之前回京。

现在灾情已经基本控制了下来,被破坏的庄稼和房屋都得到修建。

萧景淮还帮百姓们种庄稼,百姓也十分耐心的教萧景淮怎么播种插秧。

萧景淮坐在刚刚修建完善的县令府大厅内,闭着双眼,似乎是睡着了,裴庄羽缓缓靠近萧景淮,萧景淮睁开疲惫的双眼道“灾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你代我去和慕德春说一声“明日我就班师回朝”,用不着兴师动众的。”

裴庄羽点了点头道“殿下,好生歇息,有末将在定能保殿下平安。”萧景淮笑着点了点头。

萧景淮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起身来到床边直接躺了下去。

他实在是太累了,从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就没能好好的睡过觉,一边担心有图谋不轨之人潜伏在其中害自己,一边是难民哀嚎,裴庄羽因为要帮慕德春隔离感染者所以不能一直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让自己夜不能眠。

不过现在好了,有裴庄羽在他总算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明天就可以启程回京了。

靖王府

“夜深了,小心着凉。”阿娇习惯性的把一件披风披在萧忆情的身上道。

萧忆情站在门口,看着不完整的月亮似乎在暗示着自己不圆满人生一样。

“你自从见了李学士回来,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你什么也不愿意与我说,顾大哥也不愿与我讲,真的是。”阿娇抱怨的说道。

萧忆情看着阿娇,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道“你怎么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

阿娇别过头害羞的说道“我…我哪有,殿下又拿我开玩笑了。”

萧忆情微微一笑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还叫殿下呢?”

阿娇脸红得像一个苹果一样,看着萧忆情的眼睛,萧忆情满脸柔情和宠溺。

“你不是说夜深了吗,我们进去休息吧!”萧忆情拉着阿娇的手直径的走回房去了。

满屋子都是暧味的味道,两个人相互依偎着,萧忆情贪婪的吮吸着阿娇的嘴唇,这一夜萧忆情彻底得到了阿娇……

容县

这一觉是萧景淮出宫已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他从来没有那么放松的睡过一次好觉了。

萧景淮整理好着装,推开门发现百姓们站成两排,为首的正是慕德春。

萧景淮皱着眉头看着裴庄羽,裴庄羽也一脸不知情的样子。

“二皇子殿下,百姓们知道您今天就要启程了,特意前来送送您。”慕德春换上崭新的官袍恭恭敬敬的说道。

“现在容县的灾情基本控制下来了,所以我得回京向皇上复命。”萧景淮看着排成两排的百姓说道。

“我们知道殿下有要事在身,不便多留,这是百姓敢早做的一些面饼,希望殿下不要嫌弃,回京之路遥远,殿下可以带着在路上吃。”慕德春说完,从其中一个百姓手上拿过一个篮子道。

裴庄羽接过篮子,萧景淮向百姓们道了谢,就走上了马车,百姓们全部跪在地上,恭送萧景淮……

靖王府

阿娇躺在床上,萧忆情看着自己怀里娇小的人儿一脸的宠溺,阿娇缓缓睁开双眼,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萧忆情立马脸红了起来,抓起被子盖住了头。

萧忆情用手拿开盖在阿娇头上的被子道“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的。”

阿娇把头埋进了萧忆情的怀里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萧忆情和阿娇在床上腻歪了好一会,阿娇突然发现要帮萧忆情准备汤药了。

连忙起身,可她感觉全身酸痛。

阿娇咬着牙站了起来,可没一会就两脚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还好萧忆情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好了,你好好休息,这些事情让下人去做就行了,乖。”萧忆情把阿娇整个人抱着怀里道。

“可是……”没等阿娇说完,萧忆情立马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