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诡水疑云

小木屋内,休养生息了几个月的张辰钰看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但可以下床走路,还可以练剑。

顾念来到小木屋看着已经没事张辰钰,心情也好了不少。

张辰钰似乎发现顾念在看着他练剑,立马就停下手中的动作,弯下腰恭敬的说道“顾叔叔。”

顾念笑着点了点头道“剑法和步法都不错,就是还差了点火候。”

小哑巴,一袭红衣手里捧着一盘水果,自径走向顾念和张辰钰身边。

顾念看着眼前的红衣少女,露出来惊讶的神情,这还是他救回来的那个少女吗?

“小哑巴,才几个月不见,变得愈发的漂亮了呢。”顾念夸赞的说道。

小哑巴气鼓鼓道“你才叫小哑巴呢,我有名字我叫苏芊澄。”

“哈,原来你会说话啊。”顾念有点吃惊的看着苏芊澄道。

“顾叔叔,勿怪,芊澄从小就不喜和陌生人说话,我替她给您赔不是。”张辰钰连忙打圆场道。

“没事没事,我今天为何而来?你应该清楚吧?”顾念问道。

“猜到了。”张辰钰做了一个请的手式说道“顾叔叔进屋里面说吧。”

张辰钰拿出一张信封,递到顾念的面前道“这是村长临终前交于我手的,说要我去找你然后交给你,你自然知道交给谁。”

顾念皱着眉头,看着张辰钰交给自己信,呆呆的愣在原地,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把这封信交给萧忆情。

顾念原本是想先瞒着萧忆情,自己偷偷派人去寻找萧忆川的,就算是死了也要把尸体带到萧忆情面前,可现在萧忆情什么都知道了,瞒是肯定是瞒不住,顾念忧心忡忡的离开了小木屋,张辰钰看着远走的顾念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顾念脚步沉重的走进靖王府,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萧忆情,自己为萧忆情办了大半辈子的事情,从来没有失手过,可能他真的老了……

萧忆情眼神忧郁,面无表情的翻阅着桌面上的书籍,阿娇坐在一旁静静的陪着萧忆情。

顾念看着面色多了几分红润的阿娇,似乎已经猜到了几分,不由的嘴角微微上扬。

“顾大哥,为何站在门外?”萧忆情头也不抬的说道。

顾念这才回过神了,缓缓走进去道“我看你在书,想等你看完了再进来的。”

萧忆情自然这是顾念随口编的慌话,他知道顾念如果没什么是不会来找自己的。

顾念来到萧忆情身边坐了下来,阿娇站起帮顾念倒了一杯茶。

“顾大哥,是有什么情况了吗?”萧忆情继续翻阅着手上的书籍道。

顾念喝了一口杯中的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萧忆情说了一遍。

萧忆情皱着眉头,表情异常的凝重。

顾念又叹了一口气道“都怪我,早知道我就派几个“影子”在张家村守着了。”

“你刚刚说,马匪打着为兄弟报仇的名号,屠了整个张家村?”萧忆情抬起头看着顾念道。

“没错,我亲耳听到的,好像是我杀了他们二当家,有什么不对吗?”顾念疑惑的问道。

“据我所知,张家村附近就一个马匪头子,那来二当家三当家,更何况张家村附近的马匪是所有马匪的发源地,就更不可能有什么二当家三当家了。”萧忆情皱着眉头说道。

“那…那我听到的又是怎么回事?”

萧忆情思索着道“他们和你见到的马匪有什么不同?”

“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衣服,我杀的那个马匪,身穿布衣,可在马匪寨子里的人都穿铠甲。”

“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波人,他们怎么急着屠村,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已经发现了忆川的存在,二就是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那他们到底是谁啊?!”

“不管是谁,我都要把他们揪出来……”

城边……

萧景淮双眼微闭,这一路颠簸让他疲惫不堪,还遇上了刺客,是谁派来的他心知肚明,让陛下知道了必定会触怒龙颜,龙颜一怒,血流成河!

奈何他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萧景睿就是凶手,不然皇城内又要血流成河了。

大皇子那边,似乎正在紧锣密鼓的计划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