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秦淮安

秋风瑟瑟照晚霞,风雪一更又一程。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到新年了,南梁国大百姓都忙着张灯结彩,准备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越是接近过年这天气就越发的寒冷,靖王府内仆人们都忙着整理年货,阿娇也在为了萧忆情准备新的衣裳。

“忆情,忆情!”人还未到声音就已经先到了,这铿锵有力的声音,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擎宵。

萧忆情听到擎宵的声音,放下手中的书籍笑道“擎大哥,何事怎么激动啊?”

擎宵坐在萧忆情面前,双手放在火炉子面,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道“呼~这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

阿娇把一杯热乎乎的茶端在擎宵面前,擎宵看了一眼面的阿娇道“忆情,我看阿娇面色红润,你小子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啊。”

站在萧忆情一旁的阿娇顿时脸红得像一个苹果一样,阿娇本想跑出去,可被萧忆情一把拉住了手,萧忆情把阿娇抱在怀里阿娇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咪,紧紧贴在萧忆情怀里。

“咦~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擎宵一脸嫌弃但嘴角微微向扬道。

萧忆情抱着阿娇坐在自己腿上道“朝廷那边又有什么情况了吗?”

“秦淮安,过几日回到京城了。”擎宵皱着眉头道。

“秦淮安?镇边大将军不是不能随便回京的吗?”萧忆情问道。

“的确不能,不过封太子,立储君,这种大事他就不能不回来了,毕竟立新君这等重要的事那有将军不回京的道理。”擎宵喝了一口茶道。

萧忆情眼眸低垂,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道“看来我们又有好戏看了。”

擎宵一脸懵逼的看着萧忆情道“又有什么好戏?”

萧忆情看了一眼怀里的阿娇,原本犀利冷漠的眼神立马变得温柔道“不管是谁想要坐稳这储君之位都没那么简单,毕竟凡有血性,必起争心,谁也不能保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擎宵看着眼前的少年,本是风华正茂的年龄,他却丢失了少年的桀骜不驯和放荡不羁,从连一只蚂蚁都不忍踩死的人,到现在的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想想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渐渐的擎宵都快不认识眼前的萧忆情了……

城门口……

一批军队浩浩荡荡的向南梁国的城门口走去两侧屹立着两面旗帜,一面旗帜赫赫写着一个大字“梁”,另一面旗帜上则写着一个“北”字。

军队气势如虹声势浩大,领队的是一位老者身穿战铠像一座山峰,威严耸立,屹立不倒,凶悍的面容里透露着岁月的沧桑。

秦淮安镇守南梁边境数十载,为人严谨律己军队威严无可撼动,如果说羽林军是南梁国所向披靡一往无前的长矛,那秦淮安的镇北军就是南梁国坚不可摧无可撼动的后盾。

京城百姓排成两排,围观着这些国家的英雄,百姓们看着他们全部肃然起敬,没有这些国家的英雄,他们哪来这么安定祥和的生活。

金銮殿……

秦淮安身穿铠甲,携带佩剑,进殿面圣,当今敢这样做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末将,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秦淮安单膝下跪说道。

“爱卿,快快平身。”萧鼎笑不拢嘴道。

“谢陛下。”

萧鼎走到秦淮安身旁道“最来可好?”

“承蒙陛下关心,末将身体无恙。”秦淮安面无表情的答道。

“多亏,秦大将军在边关浴血奋战,才能保大梁国泰民安。”站在右边最前面的那个老者说道

欧阳傲心狠手辣,城府极深,现任南梁国右丞相,面有凶相,一双皎洁的狐狸眼,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欧阳傲是现任欧阳世家族长,曾经和萧忆情父亲和萧鼎三人一起起义一起打天下,这才有了现在的南梁国,欧阳世家也名正言顺成为了开国第一大功臣,也就成为了傲国公权力仅次于皇帝。

秦淮安一脸不屑的看着欧阳傲道“哼,军人以保家卫国为己任,岂是你们这些只会动动嘴皮子,搞得朝廷不得安宁的人能比的?!”

欧阳傲阴着脸道“秦淮安,你怎么说是至陛下与何地啊?!”

穆肃发现了萧鼎的表情不对连忙打圆场道“陛下,大将军日夜兼程,一回来就进京面圣,要不等大将军回府歇息两天,有什么事情日后再说吧?”

萧鼎原本还笑容满面。顿时整个脸都阴了下来道“大将军,舟车劳顿先行回府歇息吧择日再进京面!”

秦淮安瞪了眼欧阳傲就满是不屑的道,

“末将,告退!”

其实萧鼎对秦淮安的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也知道,秦淮安的这些话本来就不是说给他听的。

欧阳傲看着秦淮安的身影目光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