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叙旧

幽暗的走廊上,唯一的灯光就来自两边的火烛,走廊的尽头一排长长阶梯,阶梯之上坐着一位带着面具的老者。

老者声音低沉的说道“都解决了?”

一位一样是脸带面具的黑衣人,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李文镇一家老小,无一生还。”

灯火阴暗,完全看不清楚那名老者到底是什么表情,只见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他也算是死得有价值了……”

“萧忆情哪里有什么新的情况?”哪位老者开口说道。

“萧忆情最近没有什么新的动作,不过我觉得近期萧忆情可能会有大动作。”那个黑衣人答道。

“继续盯着,,等他们两叔侄斗的你死我活的时候,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

“是。”

李文镇的临死前和萧忆情所说的所有话,让萧忆情更加确定了萧鼎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

小木屋内……

顾念看着手中的信封,看完面无表情的一把扔到了火盆里……

秦淮安在自己府里等了几天都没等到,萧鼎在次唤他入宫,不过这也在秦淮安的预料之中,毕竟他上次进宫也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但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从来都是口无遮拦。

一位仆人拿着一封信递给秦淮安道“丞相府派人送来了信。”

秦淮安本来还忧心忡忡的,看到仆人说这是丞相府的来信脸上的忧愁立马烟消云散了。

“备车。”秦淮安看都没看信里的内容,直接叫仆人备马车去了。

秦淮安和穆肃在南梁国还未建国之时就已经认识了,穆肃心怀天下,一心想救这千疮百孔的国家,奈何自己次次落榜,就在穆肃以为踌躇满志却无用武之时,遇到了准备跟着欧阳家和萧峰准备起义的秦淮安。

秦淮安把穆肃引荐给萧峰了,萧峰是个爱才之人,他看出了穆肃的才能,一来就得到了萧峰的重用,被萧峰命为,“阵前军师”穆肃了解了前朝军队的弱点,总是利用也势的地理位置,完成了以少胜多的壮举,为南梁国建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丞相府……

穆肃正在悠闲的喝着茶看着书……

啪!

一阵大声的推门声,把穆肃吓了一跳,手里的茶撒到了书上。

“穆大哥,”秦淮安扯着大嗓门说道。

穆肃阴沉着脸,没好气的开口道“你能不能小心点,弄那么大动静干嘛!”

秦淮安赔笑道“在军营里习惯了,没有吓到你吧。”

穆肃盖起被茶撒湿了的书道“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秦淮安憨厚的说道。

秦淮安今年五十六岁了过了就五十七岁了,在军营里他的身份地位是最高的,就连年纪也是最大的。

不是他不想退休,只是在他带的兵里没有一个是可以接起“镇北军”主帅这个名号,他一生都在为国征战无儿无女。

“镇北军”不仅仅是一支军队,更是南梁国坚不可摧的后盾,背后更是有千千万万的南梁国百姓所以这件事情必须慎重慎重再慎重。

“你就不能稳重一点?你现在可以所有边境将士的主心骨,怎么还是那么毛毛躁躁的。”穆肃看着一脸憨厚的秦淮安说道。

也就只有穆肃敢这么训秦淮安了,就连皇帝也要给秦淮安三分薄面。

当然,秦淮安也只有再穆肃面前才会像个憨憨一样。

“穆哥,您就别训我了,我以后改就是了。”秦淮安一脸委屈的坐在秦淮安面前道。

当初起义的时候,秦淮安奉命去压送粮草,不料被别人偷袭了,粮草被敌人烧得一干二净,萧峰知道后气的直接想杀了秦淮安,这可是他们未来三个月的粮草啊。

要不是穆肃在萧峰面前立下军令状,保证一个月之内攻破敌军大本营,如果失败他和秦淮安以死谢罪,萧峰这才免了秦淮安一死。

没想到穆肃真的在一个月之内,攻破了敌军的大本营,从那以后,秦淮安对穆肃心服口服。

“穆大哥,你找我来不会是因为那天在朝堂之上的事吧?”秦淮安开口问道。

“难得你还记得啊。”穆肃笑着说道“虽然你说的并不是完全不对,但也没必要当场顶撞傲国公啊,你别忘了,傲国公身后可是有欧阳家在撑腰的。”

“欧阳家的势力不是已经被峰大哥稀疏的差不多了吗?难道他们又私自招召集起来了?”秦淮安表情凝重的问道。

“你说的并无可能,只是欧阳傲这个人城府极深,就连我都看不透他,更别说抓到他狐狸尾巴了。”穆肃摇了摇头道“没想到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要为这江山社稷忧心啊。”

“爹爹。”一阵稚嫩的声打破了他们严肃的气氛。

秦淮安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满脸慈祥的说道“曦儿!”

穆雅曦看着眼前哪位老者笑得更开心了,一把扑向秦淮安怀里。

“几年不见,曦儿都长那么大了啊。”秦淮安旧满脸慈祥的说道。

秦淮安一生无儿无女,他一直把穆肃的女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对待,虽然他不能在京城久住,但他对穆雅曦的宠爱可一点也不比穆肃少。

“哼,义父这么久都没来看过曦儿,曦儿以为义父不要曦儿了呢。”穆雅曦撒娇的说道。

“怎么会呢,义父没有一天不想念着我曦儿呢。”秦淮安摸着穆雅曦的头说道。

站在一旁的张忆川,对穆肃和秦淮安行了一个礼,秦淮安看了眼站在穆雅曦旁边的少年,脸上立马露出了欣赏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