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伏击

穆肃瞄了一眼秦淮安,露出了皎洁的笑容道“怎么?有想法?”

秦淮安白了眼穆肃,又满脸笑容的对穆雅曦道“曦儿,乖,你先去玩,义父还要和你父亲聊点事情呢。”

穆雅曦,嘟着嘴巴道“好好好,知道你们都是大忙人,不过义父你今天晚上可一定要留下来和曦儿吃晚饭。”

秦淮安笑容满面道“好好好,都依你去吧。”

穆雅曦拉着张忆川就往外面跑去了,秦淮安看着穆雅曦远去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和穆肃这个文官不同,他是武将不能经常回京要镇守边境,以国家安定为己任,所以不能长长陪伴在穆雅曦身边。

现在的他年过半百,不知道还能陪伴在穆雅曦身边多久……

不过现在他已经物色到了一个人选,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带到自己的军营里。

“穆哥,刚刚那个少年是那家的孩子?”秦淮安开口问道。

“有想法?你想都别想。”穆肃看着秦淮安说道。

“我还没什么都没说呢。”秦淮安撇着嘴说道。

“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道你想干嘛?”穆肃露出一副很秦淮安的表情道“这个孩子我是要把他培养起来接我的班的,想要你自己找去。”

“穆哥,那孩子底子不错,是做武将的料,要不你考虑考虑让我带带他?”秦淮安试探的问道。

“不行,现在的朝廷已经不是当年的朝廷了,萧鼎继位,朝廷乌烟瘴气,贪官污吏,百姓民不聊生,边境就不一样,边境有你坐镇,局面还算稳定。”

“我虽然贵为丞相,在朝堂之上连一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我现在在朝堂之上可谓是寸步难行,我必须培养自己的势力,以防万一。”穆肃激动的说道。

萧鼎继位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穆肃原本在朝堂之上的势力清除的一干二净,没有了穆肃的打压欧阳傲才能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迅速召集旧部。

“穆哥,要不这样?我们让那个孩子自己选择,如果他选择跟你入朝为官我绝无二话,如果他选择和我征战四方保家卫国,那也请穆哥高抬贵手放人不要再过多阻拦。”秦淮安来到穆肃耳边说道。

穆肃思考了一阵道“好。”

秦淮安之所以这样,因为他太了解穆肃的为人了,他决定的事情永远不可能改变,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和他打赌。

现在他和穆肃输赢参半,不管怎样最后的决定权在张忆川哪里。

穆雅曦拉着张忆川的手来到一条河边,那条河不算宽也不算深。

“我叫你忆川哥哥你不介意吧。”穆雅曦俏皮的说道。

张忆川摇了摇头。

“你怎么都不说话啊,真无趣。”穆雅曦别过头蹲在地上道。

“你想让我说什么?”一阵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在穆雅曦响了起来。

“说什么都可以啊,至少可以陪我聊聊天。”穆雅曦依旧蹲在地上,把玩着地上的石头道。

张忆川皱着眉头道“你是大小姐,身边应该不缺人陪你聊天啊?”

“唉,爹爹从小就不准我独自出去玩,府里的那些丫鬟对我恭恭敬敬,根本没法聊。”

张忆川,怎么也想不到,整天满脸笑容,天真烂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穆雅曦,内心既然这么孤单,看来她的笑容只是用来掩饰内心的孤单。

“小心!”张忆川一把把穆雅曦拉起来,拥入自己怀里,紧紧护住穆雅曦。

一把箭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要不张忆川拉走她,那箭可能就射中自己了。

两个蒙着面的人,迎面向他们走来,张忆川死死把穆雅曦护在身后,穆雅曦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受她这辈子第一次有。

“你们是什么人?!”张忆川眉头紧锁的看着眼前的那两个蒙人。

那两个蒙面一言不发,拔出刀直径的冲向他们,张忆川拉起穆雅曦就往树林里面跑。

他们到底是谁?难得是马匪里的漏网之鱼,回来找穆肃寻仇?

张忆川一路带着穆雅曦狂奔一路在思考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突然穆雅曦拉了一下张忆川的手,示意他跟着自己走,穆雅曦带张忆川来到一个山洞面前。

“你带的什么路啊?”张忆川喘着粗气,大声的说道。

那两个人蒙面人追了上来,看见他们两个人站在一个山洞面前,认为他们已经无路可走了,慢悠悠的走向他们。

张忆川一直把穆雅曦护在身后,张忆川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如果他们两个人上来就拼死护住穆雅曦,给穆雅曦争取一线生机。

那个两个蒙面人逐步逼境,张忆川眼神死死盯着他们两个人。

突然从洞口里传来了一阵虎啸,那两个蒙面人停住了脚步,不敢贸然前进。

从洞口里缓缓走出一只三米之高的老虎,吓的张忆川拉着穆雅曦往洞口旁边靠。

“怎么又冒出一只老虎来啊,不管了,就算了是死也要护穆雅曦周全,这也算是报了穆老爷子的救命之恩了。”张忆川心里默念着,拳头握的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