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猛虎救主

“嗷~”那只老虎,唤出一阵震耳欲聋虎啸,没等张忆川出手,那只老虎就冲向那两名蒙面人。

那两个蒙面人挥舞的大刀,准备迎接那只老虎攻击,可他们还是小看了那只老虎的攻击力,老虎虽然体形庞大,但动作十分的灵活。

不仅躲掉了那两个人蒙面人的攻击,还用利齿咬住了其中一个蒙面人的手臂。

“啊~”那个被咬住手臂的那个蒙面人发出了一阵凄惨的叫声。

那个蒙面人想把手臂出老虎嘴里挣脱,可他根本没有那只老虎的力气大。

其中一个蒙面人,当机立断一刀劈断了那个蒙面人的手臂,顿时血流不止。

张忆川,用手挡住穆雅曦的眼睛,场面太过于血腥。

那只老虎吐出嘴里的断臂,眼神凶猛的盯着那两个蒙面人,那个断臂的蒙面人,用另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断臂,时不时还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另一个蒙面人见状,立马带着自己都兄弟离开了那个老虎的地盘。

那只老虎注视着那两个蒙面人离开,才缓缓转身走向张忆川他们两人。

张忆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那两个人蒙面人都在这只老虎手上败下阵来,自己又怎会是它的对手?

穆雅曦,挣开了一直被张忆川紧紧握在左手的右手,快步的跑向那只老虎面前,张忆川拦都拦不住。

穆雅曦,双手叉腰,大声吼道“蹲下!”

原本还凶神恶煞的老虎,立马乖乖的蹲了下来。

一旁的张忆川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刚刚还勇猛无比一挑二的老虎,现在在穆雅曦的面前听话的像是一只体形比较大的大花猫而已。

张忆川慢慢靠近穆雅曦,那只老虎立马变回了刚刚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穆雅曦瞪了那个只老虎一眼,那只老虎就乖乖的蹲在地上了。

“曦儿,你们…认识?”张忆川小心翼翼的靠近穆雅曦轻声问道。

“你说小花呀,我前几年偷偷跑出去玩的时候,发现它被一个夹子夹住了脚我就把它给救了,然后就带回了府里帮它治疗了。”

“你带怎么大一只老虎回去?你父亲没阻止你吗?”张忆川一脸惊讶的说道。

“哎呀,忆川哥哥好笨啊,前几年小花还没有我大呢。”穆雅曦看着张忆川笑着道。

张忆川第一次怎么近距离看着穆雅曦,穆雅曦圆嘟嘟的脸,笑起来两个眼睛弯弯的像月亮一样,张忆川看得出神,就在这一刻他深深的把穆雅曦的样子记在了心里。

确实有的人只要一眼,心里面就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

“忆川哥哥,忆川哥哥。”

张忆川被穆雅曦的呼唤声拉回了神道“怎么了?”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穆雅曦一脸疑问的问道。

“没…没有,曦儿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你不是说要回去和你义父吃晚饭吗?再晚就来不及了。”张忆川神情慌张的说道。

“对哦,小花我要回去了,你要乖乖的哦,不能伤害上山的百姓知道没有。”穆雅曦摸着蹲在地上的老虎说道。

那只老虎似乎可以听懂穆雅曦说话似的,点了点头就起身走回洞里了。

“忆川哥哥,我们走吧,我知道有一条近路。”穆雅曦转过身和身后的张忆川说道。

张忆川紧紧跟在穆雅曦身后,还时不时的观察四周,说不定他们这次来的不单单只有两个个人而已……

“废物!连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娃娃都抓不住,我要你们有何用!”那位戴着面具的老者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道。

“我们本来快成功的了,可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了一只老虎,我们两个人连手都不是那只老虎的对手,不过他们两个人可能已经死了。”跪在地上的蒙面人颤抖的说道。

“可能?那他们到底有没有死呢?我最讨厌不确定的事情了,也最讨厌废物!”那位老者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一挥手旁边又出现了两位蒙面人。

跪在地上的蒙面人被出现的两名蒙面人拖了下去“教主,饶命啊,教主……”

“穆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