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漏网之鱼

穆肃和秦淮安已经坐在大厅等着穆雅曦和张忆川了。

“义父,爹爹。”穆雅曦破门而入张忆川不紧不慢的跟在穆雅曦身后,还好回来的路上没有再出现什么突发情况,张忆川暗暗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一个女孩子家家,整天毛毛躁躁的,你看以后那个男孩子敢要你。”穆肃看着满身风尘仆仆的穆雅曦训斥道。

穆雅曦嘟了嘟嘴巴道“没人要更好,我可以一直陪在爹爹和义父身边。”

“啊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女儿,不用听你爹爹你说什么,我女儿怎么漂亮,怕没人要吗?”秦淮安抚摸着穆雅曦的头说道。

“就是你把她愦坏的。”穆肃嘴说所以都是责备,可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

“忆川,我看你也被曦儿折腾一天了,坐下来吃饭吧。”穆肃满脸慈祥的看着张忆川说道。

张忆川恭敬的点了点头,坐在穆雅曦身边。

穆肃看了一眼秦淮安,转头对张忆川说道“今天还没来得及向你介绍,在你对面的这位就是我们南梁国,镇北军主帅,秦淮安。”

张忆川立马站起身,恭敬的向秦淮安行了一个礼,秦淮安点头回礼。

“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镇北军啊?”秦淮安看着张忆川开口说道。

没等张忆川开口,穆肃大声呵斥道“秦淮安,你个王八蛋,在我面前抢我的人,还不遵约定。”

“我那不遵守约定了,我现在不是给他选择了吗?”秦淮安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穆肃知道自己理亏,没好气的说道“忆川,你愿意与我入朝为官,为百姓造福,为南梁国的江山社稷做贡献吗?”

“穆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守国土,扩边疆,难得不是为国家做贡献吗,一定要入朝为官吗?”秦淮安瞄了一眼穆肃说道。

“我穆肃当年舌战群儒救主,今日居然输给了一个武将,亏我一世英名啊。”穆肃在心里叫苦道

张忆川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两个年纪加起来都快一百岁的人,为了争自己吵的面红耳赤。

“那…那个我考虑一下可以吗?”张忆川小心翼翼的问道。

“哎,我们也别争了,这样反而会给这孩子压力。”穆肃冷静下来说道“忆川,不管你最后选择了谁,我们两个都不会有意见,无论是守护国门,开拓边疆也好,还是入朝为官,为南梁国的江山社稷出谋划策也好,我都希望你记住,我们脚下站着的是南梁国的土地,就算是要抛头如洒热血也要护守好它,毕竟有国才能有家。”

穆肃说得这番话,就像是一把火把,把埋藏在张忆川星星之火给点燃了,他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

靖王府……

阿娇坐在萧忆情旁边,静静陪着萧忆情看书,萧忆情看书的眼睛时不时看向阿娇……

岁月如此静好,如果时间就能停止在这一刻该多好……

“忆情。”擎宵人未到声音先到了。

擎宵推开门大厅的门,熟门熟路的坐在萧忆情对面道“你怎么着急找我来有什么事啊?现在皇宫里忙得要死。”

阿娇见擎宵来了,自己走了出去,她知道擎宵来找萧忆情肯定是有要事商量的,她一个女孩子家家也插不上嘴。

“也没什么大事,就张家村被屠一事,想请你帮个忙。”萧忆情尽力表现得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

擎宵看出了萧忆情的勉强,但他也没有说破,这是皱着眉头道“那不是马匪干的吗?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吗?”

萧忆情把顾念发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和擎宵说了一遍。

擎宵皱着眉头问道“你怀疑是朝廷的人干的?”

“我怀疑我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萧忆情眼神冰冷的说道。

“不是已经都被你清理干净了吗?”擎宵满是担心的说道。

他到不是担心自己,他是担心萧忆情,如果让萧鼎知道了自己和萧忆情有来往,那么等待自己和萧忆情的只有死亡,在他决定帮助萧忆情的时候,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漏网之鱼!”萧忆情眼神冷了几分说道。

“我回去帮你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朝廷的军队干的,你也不用太伤心了。”

萧忆情默不作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擎宵看着萧忆情这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擎宵站起身走到门口,萧忆情开口道“擎大哥,拜托了。”

擎宵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靖王府,到底谁是漏网之鱼,谁又是那个通风报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