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瘟疫

大夏庚子年

人间大疫,与前朝之天麻随寒起,夏匿,秋增,冬发,得疫者肺竭而死,大夏百姓去世者三十七万众,大华天府,西灵山,瑶海,江州能者皆出除疫与天山之巅。

过了十五出了年关村子里带客的带客做买卖的做买卖万物复苏福生正在学堂上课,新来的学究是小虎家从镇上请来的,老人满腹经纶是朝廷官员年迈辞官归乡做起学究。屋外传来马蹄声,随着马斯叫而止,响起了官差的声音:得朝廷官令,即日起百姓皆闭户禁足,违者斩!声音落下马蹄声渐渐行远。

老学究拍了拍桌子咳嗽两声解散了学生,弓着背走出了学堂。路上福生牵着大力,大力问道“福生这是怎么了”福生摇了摇头“不知道啊,官府有官府的道理吧”

福生把大力送回家中,路上见不到半点人影,大家惟恐被杀头,几个衙役和村长把村口拦了起来不许外人进入也不许村子里人出去。

回到了家中见到了父母问道“怎么了,我刚刚看见村子伯伯和几个衙役封了村子”

张大牛坐在堂前抽着旱烟“据他们说城里有人得了瘟疫死了好些个人,我们这里香客众多为了怕人传染就封了村子”

张母在一旁说到“你可不能偷跑出去啊,万一被传染可是救不活的”福生点了点头。

第二天整个村子就被封了起来,每家每户都派人轮流看着村口不许人出入,王石用布料捂住遮住面部拿着一些药材发到各户家里,说是点燃可不让人感染风寒。

一些人将信将疑的收下药材,一些人则丢在门外。

过了几天村子里知道邻村好些人都感染了瘟疫,高烧不退,唤郎中去查已是病入膏肓肺竭而死。

王石每天在屋里熬制药材,据他看来此瘟疫能通过一切媒介传播,防不胜防。

村子里的人越来越恐慌,家人和家人之间除了吃饭其他的时候也根本不相见。

终于瘟疫还是来到了这个村子。

斧头村村长在家中突然病倒高烧不退,村子里没郎中只好请来王石,王石蒙着面赶到村长家中见村长面色枯黄躺在床上咳嗽不停。

连忙伸手把脉脉象平稳并无异样,王石脸色一沉问道“他这样多久了”村子夫人泪眼婆娑的说“前天回来就这样了,大夫这可怎么办啊是不是感了瘟疫啊”

王石摇了摇头“不好说,从脉象上看并无大碍,可能只是感染了风寒,好好休息喝些姜茶即可”说着拿出一些药材“每天把它点燃放在通风处可消除风寒”

村长夫人听到不是瘟疫后松了口气谢过王石“大夫我也不留你了让别人看见不好,这里几个铜板你收下”王石接过铜板匆匆告了别。

回到家中王石脱去衣物泡在了木桶里,片刻之后换起了新的衣物把旧衣物直接烧了。

村长过了两天就撒手人寰,据他夫人所说先是咳嗽然后高烧不退最后辞世。

丧世一切从简,村长膝下无儿女,得知村长死后村子里的男人都自发的过来帮忙,邻里间的感情到底还是胜过了瘟疫。

不过三天就草草下葬,村子里没木匠只能裹着草席埋进山里,夫人哭红了眼大骂王石不是个东西,不会看病却学人做郎中。

村长埋入的当天晚上。

王石带着趁黑来到了村长的墓前拜了三拜“不是我有意冒犯,而是实在需要借用你的身体分析病因”说着就挖开了坟,看见破旧草席裹着已经消瘦到皮包骨的尸体,忍着恶心把尸体抗在肩上回了家把尸体拖回家中王石操刀仔细的观察尸体,已经故去的村长面部扭曲显然死前遭受巨大痛苦,不由其他,王石剥开村长的皮肤见的五脏尤其是肺部漆黑像是喝了那穿肠的毒药一般。

王石仔细的观察各个内脏发现都是被肺部传染而失去功能最后让主人死去。

王石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着手配置清肺的药物,途中还加入了一些退烧的草药。

张铁匠帮村长抬完尸体后回家第二天就高烧不退,五大三粗的娘们此刻也丢了魂整日守在丈夫身边,以泪洗面。留下半懂事的小大力一人在屋外。

小大力当天趁黑偷偷摸了出去,来到了村后王石的家中小手拍打着外门“大仙,大仙”

王石见有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跑去开了门,见小大力一身泥泞的看着自己“怎么了啊,你怎么一个跑那么远”

大力歪着小脑袋“大仙,我父亲好像也得了瘟疫,一直在发烧,娘亲哭了一天了,都没给我弄吃的,也不让我进去”

王石听完说到“你等我一会我陪你回去看看”说着进屋拿着研制的药丸和几张面饼随着小大力去了他家。

路上小大力咬着面饼“大仙,你要是医好了我父亲我保证你天天有好酒喝,我父亲还藏了好多酒呢,我知道在哪”王石听到酒才发现自己有段日子没喝酒了,突然觉得嘴馋,暗自砸了砸舌手负身后“说好了”

小大力点了点头“嗯,说好了”眼里满是纯真。

到了大力家门外,大力刚要推门而入王石拦住了他,撕下一块布料涂着一些药物给小大力戴在了面上,自己也是一样。

大力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王石大步推门而入。

进屋就听见铁匠的咳嗽声,急促且连续,像是要把命咳出来一样,王石进屋发现铁匠因为咳嗽喘不上气脸色被涨的通红,只能趁着咳嗽的间隙用嘴巴呼吸。

大力娘见之前的断言有瘟疫的无赖来到家中立马跪在他身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师傅救救他吧救救他吧”王石伸手扶起妇人“夫人放心我自当尽力”

说着从药箱里掏出两颗药丸递给大力和他娘“赶紧服下去,另外烧个热水用我带来的草药泡个澡,没事不要和病人接触”

妇人头如蒜捣拉来大力一起给他磕头“谢师傅”

王石摆了摆手“赶紧走吧”说着把走到病床旁伸手给铁匠搭脉。铁匠左手抓着王石用力非常“救,咳咳,救救我”

王石对他点了点头“放心吧”右手在他肩上轻轻捏了一下,铁匠直接晕死过去,王石拿出银针插在铁匠头顶的穴位上。

右手食指中指在铁匠手臂按压王石眉头紧锁“脉象还是如此平稳?”

转身把铁匠扒了个精光把草药盖在铁匠身上,又用被褥紧紧包住,吩咐妇人拿来一个大木桶架上柴火,待桶中水烧至沸腾两个人把铁匠直接抬了进去留的脑袋在上面。

如此高温妇人还担心会不会烫死他但是王石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把她赶出了门。

草药在热水的浸泡下很快染黑了整个木桶,铁匠面部逐渐扭曲,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铁匠醒了。

睁着眼看见自己在木桶内烫的要起身却被王石一句话打了回去“不想死就继续泡着”铁匠没办法终究还是狠下心又钻回了木桶,尽管他身上已经多处红肿。

王石见他醒来殷切的问“怎么样。好些没有”铁匠忍着高温道“好多了嗓子也不痒了心里也好受很多”

王石听完一拍大腿“成了”说着收拾自己的药箱,留下一些草药让铁匠每次难受的时候泡一会随着药丸服送。

铁匠点了点头,却见王石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成了成了,阴差阳错这瘟疫就要被我阻断了,到时候成圣就会被记上一笔大功劳来了”王石一路飞奔回家准备草药和药丸第二天去村子里发放脑子里全是修得大成被人供奉的场景。

就在王石前脚走后,小大力抵不过对父亲的关心进去看着已经不咳嗽的铁匠,铁匠泡在木桶中,小大力还没个桶高,努力的抬着头“爹,爹你好些没”

铁匠探出头来看见自己的孩子脸色满是宠溺“爹好很多了,你赶快出去等爹完全好了以后再来”

小大力听见回答咧嘴一笑“好了就好”转身扭着小屁股跑了出去,大力来到厨房的米缸盘站着凳子扒开米拿出一壶酒“嘿嘿,我这就给大仙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