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瘟疫2

小大力双手抱着酒壶一步一步的挪到王石住处,见大门未关把酒小心的放下拍了拍手“大仙,我给你送酒来了”

王石正在沉寂在攻破瘟疫的喜悦中,听见孩童给他放下草药出门迎接,见小大力穿着袄子对他招手“这里这里”

“大仙,这是我父亲藏的酒我给你了谢谢你”小大力懂事的把酒递给王石,王石扒开酒塞一股清香扑鼻舔了舔嘴唇“好酒”说着让出身位“不进来坐一会?”

大力老成的摆了摆手“不了,我偷着出来的得回去了”说罢也不管王石扭着屁股消失在了黑夜里。

王石看着消失的声影“这孩子”许久未饮酒的他大喝一口“痛快!”这几天研制药物着实费了点力气,配着酒香沉沉睡去。

第二天王石起了大早拿着一些草药准备分发给村民,为此还特地去大力家看了一眼,铁匠面色红润已经在做一些体力活,见王石赶来直接跑了过去。

“神医,多谢你啊”

王石上下打量了一下铁匠探了探他的脉搏,脉息平稳“可还感觉不适?”

铁匠摇了摇头“经过神医昨晚那么一弄,我可算睡了个好觉,没了咳嗽心肺也不疼了,和以前一样了!”说着拉着王石进了屋“他娘做些酒菜神医来了”

王石看着铁匠回绝道“酒什么时候都能喝,我手上还有一些草药和丹药你陪着我分发给村民,我怕他们信不过我”

铁匠一拍脑门“是勒是勒我把他们给忘了,我这就陪着你,告诉大家你医好了我”铁匠性子急拉着王石就走,已是凡体的王石只觉得手被勒得疼痛难忍。

瘟疫的影响家家户户闭门不出村子倒显得些许凄凉,铁匠迈着嗓子就在村子里叫喊起来说王神医医好了他的病,现在免费分发药物给大家。

张铁匠在村子里口碑人缘不错,经过他这么一吼村子里陆陆续续出来一些人王石倒也大方看见一个就把药物给他叮嘱用法。

村民们被这个瘟疫弄的人心惶惶,也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试试,再坏也吃不死人不是。

两个人来到了村长的门外,王石看了一眼就过去敲了敲门,没人搭理,铁匠也喊了起来“大娘,在家不?我铁匠啊”

两个叫唤了有一会见屋内没人应王石心里一沉大叫一声“不好”铁匠也发现了不对劲,两人合力把门给砸开。

一进屋就弥漫着一股药味,王石皱着眉进到了里屋,见村长夫人倒地不起,铁匠赶忙跑了上去扶起她“大娘,大娘”

王石蹲下一看,村长夫人面色铁青,眼睛瞪得老大,颈部青筋暴起大张着嘴巴没了呼吸。

铁匠看着王石,后者摇了摇头显然是没救了。

两个人把村长夫人埋在了村长旁边,那被王石解剖的村长尸体早已经还了回去。

铁匠摇了摇头擦了擦汗看着眼前的墓碑“老实一辈子却没想到沦落到了死后都没人发现的下场”

王石倒没有太多感触只是一开始估计错药物间接害死了村长心中有愧的对着墓碑拜了三拜,心中暗道“死者为大,走好”

转身往山下走去“赶紧发完药物”铁匠应了一声追了上去。

福生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王石和铁匠二人,铁匠拿着草药递给福生“这是王神医研制出来的药物可抵抗瘟疫小福生你拿着给家里人服下”

福生疑惑的接过药物看向王石,这个混吃的泼皮无赖此刻看上去倒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见福生愣在原地铁匠又说了一句“怎么,你还信不过你张叔?小大力都吃了呢,再说也是王神医医好了我,我还能害你们家不成?”

福生见状收了药物尴尬的说“不是的张叔,我这不是好奇嘛没反应过来”

铁匠摆了摆手“赶紧给你爹娘拿去,我们还要去下一家呢”

王石看了一眼福生两者眼神相遇,王石点了点头和福生告了别。

福生拿着药物回了屋“爹娘,铁匠叔叔送来了一些药,据说能治瘟疫,让我们服下去”

大牛听见福生说话从房里出来“什么药?能治瘟疫?他个铁匠有那么大能耐?”

张母也在旁边符合“可不是,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乱吃药,也没听过他家有大夫啊”

福生看着父母补充道“不知道,他后面跟着一个人,据说还治好了他的瘟疫呢,现在挨家挨户的送药呢”福生没说那个人就是混吃的无赖,他认为这两个人说的肯定是真话。

张母这才看了一下药物,活了几十年从来没见过这些药物,闻起来还有点清香“真的假的?”

张大牛出门看了一眼确实见到两人挨家挨户送药“他铁匠也不是那么不着调的人,不可能害全村人,要不吃了试试?”

张母半响点了点头“也是不吃染上了就完了”

福生看见父母二人同意立马塞了一颗药丸进嘴里,转身跑了出去“叔叔说还要和那草药泡澡,我去给你们烧热水”

“这孩子”

一家人吃完药,泡了澡没发现异样松了口气“看样子这药是真的啊,那我们斧头村可就有福了”

大牛点了点头“没事不代表可以治了,等几天就知道了。”

王石铁匠走到了下午才回家,费了不少口舌和力气才把药物发完,二人在铁匠家推杯换盏。

“神医,若能救我全村人性命,我铁匠全家的命都给你”铁匠酒气熏天道对揍王石的事只字不提。

没等王石接话小大力举着手“大仙,我要跟你学法术,救人”小孩子的举动惹的全场哄笑,王石拍了拍他的脑门“学医可是很幸苦的哦,你能吃苦吗?”

大力人小鬼大站在凳子上与王石齐高学着王石的口气“自然能吃苦”说完就吃了老爹一个脑瓜蹦“不许没大没小”

小家伙不怕他爹,转身叉着腰与他爹对峙“你敢打我?你让不让我学?不让我学我就天天闹”

大力娘抱下大力“爹娘自然乐意你去学,但是你也要人家王神医同意啊”说罢看着王石,后者权当没听见继续喝着酒。

铁匠使了个眼神,小大力心领神会,挣脱娘的怀抱跑到王石面前跪下磕头“师傅在上受徒弟三拜”那是真磕头啊,脑袋撞在地上发出闷响。

王石依旧风轻云淡的喝着酒,父子二人对了对眼神,大力刚要继续磕却被一双大手拦下,王石高深莫测“这徒弟我收了”

这一下大力直接跳了起来“我去给师傅添酒”铁匠和妻子对了对眼神点了点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小大力早早的依着桌腿睡着了,王石和铁匠夫妻二人也喝的尽兴倒在了桌上。

第二天王石醒了过来后发现三人都在睡梦中,刚要离去又觉得不告而别不好,索性推着铁匠准备告别。

哪知一推,铁匠径直倒了下去,王石大惊,上前一查鼻息,却是没了呼吸,转身又探了探他妻子的鼻尖喝脉搏,皆是没了声息。二者面容皆是铁青。

王石又去探了探桌下的大力,鼻尖没了呼吸但是脉搏还在微弱的跳动。直接抱起大力奔向自己的住处。

到了住处放下大力立马使针泡药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全用了出来,小大力依旧是脉搏微弱没有呼吸。

王石万念俱灰瘫坐在地上“让你托大,让你神医这一下害了一家三口,让你装大仙被收了修为”看着脸色渐渐变青的大力,王石丢了魂一样的掰开他的嘴“孩子,你好歹呼吸一下啊,孩子”

大力依旧没有反应,渐渐的脉搏也没了。

王石这一下彻底崩溃了,抱着大力的尸体哭了起来“学艺不精学艺不精啊!王石”

王石把大力埋在了自己的堂前,看着眼前的坟堆脑海里却是这个孩子偷酒给他喝的情形还有昨晚人小鬼大的拜师场景。

想着想着自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