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暴毙

清晨的斧头村因为瘟疫的影响没了往日的吵闹,每天村民挨家挨户轮班和一些衙役在村口值着班防止有人出入,可是今日的斧头村安静的有些可怕,房子上没炊烟,只有一些零散的鸡叫。

几个衙役等不来村子里的人值班以为今天来值班的人喝了大酒睡死过去了便拍一个人前去叫他。

那衙役来到村子里却发现村子里安静的有些可怕一点人声没有,出于职业本能的他推开一家人的门探头望去,见一人直直的趴在地上脸色铁青瞪着白眼刚好与他的眼神撞在了一起,衙役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屁滚尿流的回去搬救兵。

几个衙役壮着胆子挨家挨户推开了门见住户都没了声息,只有一个孩子昏睡不起,被衙役抬去见了郎中。

山上。

化成寺老和尚在打坐间隙瞥见山下阴霾浓厚似有滔天怨气,老和尚带着几个徒弟就下了山。

斧头村已经被封锁,衙役都戴着面罩点着火把要烧了这座村子防止瘟疫传播。

老和尚一下山看见堆积如山的尸体闭眼道“阿弥陀佛”说着盘腿而坐念往生咒给村民超度。

自从慧字辈的两个和尚坐化后,九华山已经没了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人,只有几个潜心向佛的老人,老和尚算是一个所以能看见怨气,到底是地藏脚下的村子,和尚念起往生咒,那尊大佛像竟泛起佛光,一时间衙役们好像听见从四周传来阵阵梵音,顷刻间所有怨气消失不见。

衙役拿着火把看见老和尚一行人没再念咒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师傅,可以点火了吗?”

老和尚闭目不言点了点头,为首的衙役大手一挥“点火”随着众多火把的丢下,尸体,村落渐渐埋没在了大火之中,老和尚眼角流下两滴泪,悲天悯人“世上大难,岂有安居的道理”说着对着地藏圣像拜了一拜,领着几个徒弟离村而去。

瘟疫初始,有南部九华僧人五人,为首慈眉善目,黄海披身,施粥,捐药,救苦救难,当世菩萨。最后皆病死瘟疫之中。

王石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看见村子淹没在火海之中万念俱灰“修行百十载,原本还想着救了一村子人遏制住了瘟疫等我找回修行的那一天上天会记我一大功,没想到自大害了一村子人,修的什么行”说罢往山间走去。

昔日香火鼎盛的九华山此刻见不到星点人影,王石独步来到化成寺门口想要出家用自己的后半生弥补这一村子人命。

“嘣,蹦”

王石敲了敲门,没人应答,索性推开门走了进去,却见大殿之上本该上早课的僧人全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

...

福生睁开眼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子内,眼前站着一位男子,男子见福生醒过来笑了笑“醒了?可感觉哪里不适?”

福生摇了摇头掐了掐眉间“没有,这是哪?我爹娘呢?”

男子随口答道“你说那个斧头村啊?人都死了,十日前村子和人都烧了”

福生如受雷击“你说什么?”说着下床直接往外面跑去。

男子不慌不忙的跟在福生身后“左转,右转,这边”

等到福生跑回村子时只见得一片废墟,哪里还有什么人影,房子。福生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不敢相信,跑着要进村“爹,娘!”

来到了记忆中的家却也是一片废墟,福生瘫坐在地上推开废墟中的木头一遍又一遍的叫着“爹,娘!我是福生啊,你们在哪,你们别吓我啊”撕心裂肺。

身后的男子叹了口气拍了拍福生的肩膀“节哀”

福生转身看着男子目光呆滞“都死了?”

男子点了点头“十一日前整个村子感染了瘟疫所有村民一夜之间暴毙,只有你一个人被衙役发现时还有呼吸就抬回到了府衙中,昏睡了十日才醒”

福生听完男子所说张了张嘴却发现太过心痛发不出任何声音,男子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福生顿时感觉嗓间一股清凉而过又能发出声音。

“大仙,你会法术,你把他们变回来吧,求你了”福生抱着男子的大腿不愿意撒手,男子摇了摇头“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已经死去的人”

见男子回绝了他,福生跪在地上对他磕着头“求求你了”男子见福生如此实在心疼不过“孩子,你叫福生,更是全村人的福气,要好好活着”

福生磕破了头,见男子一再拒绝,心一横“爹娘,我来陪你们了”说着看见一块凸起的木头,直接撞了过去。

在和木头接触的那一瞬间,福生眉间发出一道光芒,男子看见光芒伸手一抬福生撞了个空,却也昏死过去。

男子看着到底的福生伸手在他眉间一指,发现福生的脑海深处有一抹强光,刚想探个究竟法力却被强光照了出来。

男子大惊,裹起福生两脚一点消失在了原地。

王石把庙里所有僧人尸体堆在一起,此刻他已经自己剃光了头,身穿着一件僧袍,拿着火把“我会替你们看好这间寺庙”说完把火把一丢转身走向殿里在菩萨面前长跪不起。

福生再次醒来见男子还在他面前怒道“你为什么要救我?”男子倒也不和他生气喝着茶“我教你修行怎么样”

福生哼了一声下床就要出门见男子伸手阻拦拍开他的手“别管我”

男子不怒反笑“你就不想知道这个瘟疫从何而来?不想去除这瘟疫?好让你们村子里的人泉下有知?”

“你知道?”福生盯着男子。

男子笑了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拜我为师就告诉你”

福生怒从心起却有不得已,咬牙切齿道“你要骗我,我就杀了你再自杀”说着就要下跪。

“弟子张福生拜见师傅”说着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男子很是受用飘飘然道“起来吧,我乃大华天府三长老蛮衣道人”福生对他的名号丝毫不感兴趣冷冰冰的盯着蛮衣“你可以说了”

蛮衣啧了一声“你这孩子,这么暴戾可不好,这瘟疫乃是一妖物所化,妄图撒下瘟疫通过吸收人气壮大自身,对了,现在那妖物已被各大门派围攻,你要不要去看看?”

本身就经历过负剑青年一事的福生对妖魔鬼怪深信不疑,饶是这样他依旧觉得蛮衣不靠谱“真的?”

“师傅岂能骗你?”

福生突然想起什么“你见没见过村后的神医?”

蛮衣一脸疑惑“什么神医?你们凡间还有神医吗?”

福生咬牙切齿却把王石当作了杀害全村人的凶手,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跑了出去。

来到村后,果然村后面他的住所安然无恙却没见一人,但是堂前见有衣坟包,福生开始还以为是王石死了,但是越想越不对,他死了谁会给他埋?

想着就把坟给破开,一股恶臭传来,坟里的人肉已经腐烂,但是还是能看出这是个孩子的骨头,福生一惊,仔细一看,还未完全腐烂的右手戴着一个银镯子,不是大力还会是谁。

此刻的福生只觉得站立不住气血翻涌,跳下去抱着大力的尸骨哭了起来也不嫌脏臭“小大力”

福生把大力埋葬好后回在王石的住处找了一把刀,阴着脸“狗东西我要杀了你”

已经经过父母玩伴惨死的福生此刻暴戾无比,只想到要找到王石碎尸万断。

终于,福生在化成寺找到了跪在佛像前的王石。

王石见福生提着刀走来并无反应,福生只觉得这人在挑衅他,用刀指着他浑身颤抖“你为何要杀了我全村的人?”

王石依旧没有回应。

福生脑袋一热拿着刀就砍向跪在地上的王石“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福生叫的越来越大声,手上也越来越用力,等清醒过来时,王石已经倒在血泊当中没了声息。

福生看着自己身下的尸体哈哈大笑“爹娘,我给你们报仇了,小大力福生哥哥给你报仇了”大笑中丢了屠刀往庙外跑去。

庙堂之上地藏佛像慈眉善目的注视着这一些。

男子在山中找到福生“完了?”

福生看着山下的村子“完了”

蛮衣轻声道“和他没关系”

福生没再说话,对着村子的方向磕了几个头。

“走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