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斩疫

二人回到衙门中,县官老爷早早的就在衙门口等候,看见蛮衣带着福生出现在视线内连忙迎了上去一脸谄媚“蛮大人,这瘟疫之事,您看?”

蛮衣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你想如何?”

县官老爷一听有戏直接走道蛮衣身边轻声道“还望大人多多提携”说着悄悄的递给他一袋金子。

蛮衣冷哼了一声“父母官不为百姓留你何用?”领着福生就往衙门内走去

县官大人一听如遭雷击面色巨变“大人,大人”脚下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金子撒了一地。

福生一路跟着蛮衣,少年遭此巨变内心早已经换了个人,对身边事漠不关心一脸淡然的样子,行如木头没半点情感。

“我带你去斩疫”蛮衣看着自己的徒弟这般模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破例带他去看看修士屠杀瘟疫的战场,唤起他内心一点兴趣。

果然,听见蛮衣所说福生灰暗的眼神里有点一丝光芒点了点头“好”

蛮衣在屋内空手画起一道灵符“去”灵符随后消失不见看着福生疑惑的眼神笑道“此次瘟疫非同小可,自然要把稳一些”

“生离死别世事无常看淡一些为好”半响蛮衣说了一句。

福生依旧呆若木鸡的愣在那里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蛮衣索性不在管他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翘着二郎腿。

“不走吗?”福生见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等几个人,你师叔”蛮衣答道

话音刚落房门无风自开,三道人影出现在屋内皆是男士,身着惨绿道腰别羊脂玉,两瘦一胖。

三人出现后齐齐向蛮衣道了一句“师兄”胖一点的眼睛尖转眼看见在角落阴沉沉站着的福生咦了一声,剩下两人齐齐转头看去。

“张福生,我新收的徒弟,来见过你三位师叔”蛮衣站起来向他们介绍道,走道福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我和他最熟的样子。

福生直愣愣的盯着三人半天脱口而出“师叔”

蛮衣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对嘛”

三个师叔点头示意算是接过了这声称呼“师兄,我们出发吗?”

蛮衣眯着眼看了一眼屋外“走”

四人来到屋外脚尖点地腾空而起,胖点的师叔背着福生四人一跳数丈之远,来到城外后四人脚下生风腾挪间已是数里。

福生了解到胖一点的师叔名叫董明大华天府四长老,个子高一点的叫许愿在大华天府主管行罚,不高不矮毫无特点的叫长安据他自己介绍在大华天府扫大街的。

五人飞掠一天路过不少被瘟疫席卷的村子皆空无一人,有甚至被官府隔离自生自灭,福生看在眼里。

第二天中午五人来到了长谷关,长谷关是大夏最北的一座关口离开长谷关继续北行一千里就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沧海。

关内城门紧闭,一股浓浓的尸臭味袭来,四人面面相觑携着福生飞过城门,看见关内士兵尸横遍野,恶臭熏天。

董明捂住口鼻上前查探“人都死完了?”

长安摸着腰间的玉佩点了点头“看样子皆是感染瘟疫而死”

“这里是沧海第一关,人没死才不正常”蛮衣眯着眼像在搜寻什么,突然望向一处屋檐角落眼中精光大胜。

“嗖”

许愿以指为剑刺向蛮衣目光之处,没想到董明先行一步抓住了躲在角落里的黑烟。

“嘿嘿,这次你没我快吧?”董明抓着那黑烟来到了众人面前,黑烟好似有灵在董明手中不断挣扎,散发着阵阵腥臭。

长安默默的说了一句“男人,太快总归是不好的”

气的董明吹胡子瞪眼。

蛮衣见福生盯着董明手中的黑烟解释道“此乃瘟疫,一路过来是瘟疫都是由这个黑烟引起,而这个黑烟就是那大妖身上的毛发”

福生盯着那黑烟眼眸散动,董明嘿嘿一笑一手捏去黑烟烟消云散。

“看”长安伸手一指,四人皆感受到远处有灵气波动“走,他们打起来了”

许愿一马当先的飞了出去,其余人跟在他身后,董明不情不愿说道“让他们先打一会,最好杀了那几个人为我们出出恶气”

蛮衣瞪了他一眼,后者识趣的闭上了嘴没在说话。

沧海之上

海中有一团黑雾幻为兽型狮头,鱼身,六臂周身黑光笼罩,眼前数十道光芒飞来飞去,显然是与修行人打斗。

许愿和长安见次情形右手一伸皆出现一柄剑,就要前往战场,蛮衣摇了摇头看着眼前不断坠落的光芒“再等一会”

董明嘿嘿一笑“就是的,再等一会,不急”说着看着福生指了指大妖“害怕不”

福生未踏入修行见不得很远的地方,他只能看见海中一团黑雾,黑雾里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让人不寒而立。福生眼中希翼“那点点光芒是?”

董明满不在乎的说道“他们啊?一群杂碎罢了”语中满是不屑。

长安持剑望着远处眉头紧锁似乎情况不容乐观“师兄,再不上去恐怕会落人口舌”

“他们说的还少吗?死干净了才开心,我们再上去收了这大妖到时候谁敢看不起我们”董明愤愤不平到。

蛮衣伸手在福生眉间一指“你老实在此处等着,且看为师和你师叔如何收妖”说罢脚尖一点身轻如燕赶赴战场,意气风发!

三人皆跟在蛮衣身后奔赴战场

到了战场内短才发现此妖长达百十丈,举手间海浪翻滚,砸死一个个的修行人。

长安与许愿不多言持剑化作两道青光刺向大妖。

“大华天府的人来了”一修行人士见两道青光直冲大妖喊道。

蛮衣负手站在海面上“大华天府蛮衣前来协助道友斩妖”话音刚落蛮衣身后又有数十修行赶来,声比天高“西灵山前来降妖,江州陈家前来降妖”

一身着灰衣白胡子老者落到蛮衣身边眼中竟是鄙夷“蛮兄也来了?”蛮衣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战局“知道你来,所以我就来了”

老者呵呵一笑“你们这群药罐子,靠后别伤了自己到时候又不知道得砸多少药堆积了哈哈”说罢踏空往战场飞去,老者霸道无比,所过自处挡在他身前的修士皆被他撞落。“此人是谁?怎得这般无礼”“他啊?江州陈胜,人称陈老妖”

“老妖,受死”

老者一掌祭出,大妖似乎感觉到老者霸道的气息挥着一臂硬接老者祭出的一掌,掌拳相碰间激起千层海浪,修士皆被两者真气惊到,有修为低劣者竟口吐鲜血。

陈胜见大妖接他一掌,双方不分伯仲,不由得大为惊讶“不错,再来看我这一掌”

陈胜话音还未落,大妖挥着手臂又像他袭来,陈胜一个躲闪不及被大妖直接锤落在了海里。

“妖物受死”见陈胜被击落又一秃头老者周身泛起金光似有金象附体大叫一声冲向大妖。

大妖见金象袭来大吼一声,双臂打在老者背上,老者硬抗着双臂,身上金光大盛“起”

竟然把那妖臂硬生生抬了起来,又直接把妖臂扭断,大妖见妖臂被扭断挥着剩下的四肢手臂齐齐像他砸来。

老者见势不妙想要遁走,却发现四周被老妖的拳挥起的罡风锁死移动不得半分,就在老者闭目等死的瞬间,陈胜从海中腾出,双手掐诀,随后两掌齐出迎上了老妖的拳头。

大妖见拳头被人阻挡又挥着两只手砸了下去,陈胜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砸落在海里没了声息,老者得片刻喘息见陈胜不是大妖一招之敌立马遁去。却发现动弹不得,回首望去见大妖断着的双手中有两个黑洞真肆意吸着附近的修士和他,一些本着想来混个大机缘的散修被黑洞吸住血雾横飞。

老者见逃脱不得,脚下一跺头上有金象鸣叫“我跟你这妖物同归于尽”

说着调转身首又向妖物身上撞去。

瞬间撞进了大妖的身体里,鱼身的大妖身体里是一团黑雾,福生只看见大妖腹部泛起金光,随后消失不见。

老者进黑雾的瞬间就被吞噬。

身死道消。

已经退回来的长安许愿二人见此情形无不砸舌“此妖法力如此身后?西灵山金象竟然走不过一招”

“董胖子呢”许愿四处看了一下没见董明的声影问道。

蛮衣眼角一皱“董明!”脚尖一点直奔老妖。

一些散修目睹大妖顷刻间秒杀金象和陈胜后全都逃离当场,都是来混个机缘也有不少人看见凡间受此大妖坑害义愤填膺前来讨伐,但是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跑的越远越好。

但是有些散修却看见大妖身后一个胖子拿着把斧头直接砍了下去。

董明的斧头在大妖身上泛起阵阵金光,却也不是看在黑雾中,大妖吃痛背后突然探出一手抓住猝不及防的董明,正欲捏死。

“离剑式!”长安手持长剑先一步来到大妖身后运起剑诀,斩断背后的大手,董明只感觉被大妖捏住的瞬间法力尽失,直直的跌落下去。好在许愿眼疾手快接住了有气无力的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