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为我徒弟斩妖

许愿长安二人快速脱离战场,蛮衣接过董明,董明咧嘴一笑“还想偷袭呢,这妖物太强了,丢人了啊”

蛮衣摇了摇头“不怪你,能动吗?”

董明咧着嘴“能”

“那就下去和小福生一起呆着”

“哦”

许愿搀着董明回到福生身边“看我怎么收拾他”董明翻了个白眼“你别被收拾了就行了”

“小福生照顾好你师叔”许愿腾空飞去。

福生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董明。

董明被后辈看的不自在“看什么看,打不过又不丢人”

现在空中的战场只剩下蛮衣三人。三人成三角之势围着妖物,妖物击退千百修士直接视三人无物,依旧甩着尾巴张着嘴吼叫。

“师兄,这妖物最少窥天境了,我们奈它不何的”

蛮衣看着张牙舞爪的妖物“修行人自当为百姓除害,何况我们食人俸禄”

长安没再说话眼中战意萌发“荡剑式”瞅准妖物挥手瞬间掐起剑诀直逼妖物仅剩的左臂。

蛮衣见状脚踩七星步手中凌空一化,一柄古铜色的剑出现在他手中,蛮衣手持铜剑刺向妖物的面门。

妖物突感有浩然剑气袭来,回首一望。长安蛮衣持剑袭来,大吼一声,兽声震天瀚海,竟然直接击退蛮衣和长安二人。

“许愿!”

妖物闻声一看吃痛一声,左臂已被斩下,现在只有右边三臂。妖物三臂丢失,失去平衡,一边倒的栽到了海中。

“好机会”长安见妖物倒在海里,直接像海里刺了过去。

“小心”许愿紧跟其后话音刚落,随着一声狮吼,长安被甩出了海里,砸在了许愿身上,蛮衣赶到接下二人,长安口吐一口鲜血,身上显然被罡风伤到,到处都是伤。

“快跑”许愿见海中有异样大吼一声,三人下意识的推出数十里。

海中掀起漩涡,空中电闪雷鸣,不断有嘶吼声传来。

三人眼愣愣的看着海中,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董明看着海中的异样“这妖物到底是什么存在啊。快跑啊师兄”

福生被蛮衣一指也看得见海中战况,不免咂舌“这就是修行人的世界吗?”

“我有洪天福,携我修长生,万般皆是下品,剑中定乾坤”蛮衣口中念决,古铜剑悬在空中,泛起阵阵龙吟

“嗷”海中妖物腾空而出竟然变换成一条百足之虫,张着巨大的獠牙直奔蛮衣,蛮衣一剑刺出,古铜色的剑身变换成一条金色的游龙与妖物撞在了一起。

海中顿时金光一片,刺得福生闭上的眼睛。

“剑中有洞天,祝我斩蛮荒,扣天式”长安也掐起剑诀一剑祭出天地变色,直击妖物。

“啧啧,都是杀招啊”董明在岸边说道。“热血沸腾看的我也想一战。”董明眼冒精光跃跃欲试。

福生看着董明说“万一打不过怎么办”董明摇了摇头“他们三个可是强的很啊”

“那你呢?”

“我第二强”

妖物与游龙撞进迸发出一道强光,强光之中长安手持长剑在妖物身上耍起朵朵剑花,一剑变万剑刺向妖物。

“轰”

长安见妖物竟然把那黑雾化作铠甲剑从它身上划过泛起火花却入不得体内,右手掐诀万剑落在铠甲之上爆炸开来。

妖物依旧不管不顾与那游龙对弈,突然妖物一个甩尾直击蛮衣,看似庞大笨重的妖物瞬间尾巴就甩到了蛮衣身上,蛮衣躲闪不及被虫尾甩中直接飞了出去古铜剑幻化的游龙也随之消失。蛮衣飞出数米之远勉强稳住身形,口吐鲜血。

见蛮衣飞去数远妖物大吼一声,百足攻向长安,长安持剑挡住一足又来一足,渐渐招架不住“给我死”说罢长安飞出数米远,把手中长剑扔到天上双手合十“斩!”长剑变成比天还高的巨剑径直斩向妖物。

妖物丝毫没有惧怕甩着尾巴迎了上去,巨剑与居尾相撞直接被击碎,长安嘴角流血“这是个什么怪物”

“阵起!”

早在战场周围的许愿趁着妖物和二人缠斗的间隙在四周布起大阵。随着许愿声落,妖物四周冲起光柱,接着光柱四周又升起与金线一般的东西,随着光柱慢慢向妖物移动。

“天府扼妖阵!”董明瞳孔放大惊到。

“什么阵?”在福生眼中只能看见四个光柱困住了妖物,看不见其他。

“天府扼妖阵,是我门第一大阵,没想到被他学了去,他奶奶的等会去我再琢磨个更厉害的大阵”董明愤愤不平道。

慢慢的大阵成型,犹如一个金丝牢笼把妖物困在其中,妖物感觉到不对劲甩起尾巴想要打散这个牢笼却没有丝毫反应,受到妖物的攻击天府扼妖大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在接触到妖物的一瞬间幻化成无数细绳困住了妖物,妖物动弹不得,越挣扎越紧,只能仰天长叫,激起阵阵海浪。

“妖物,你涂炭生灵,受死!”许愿大手一挥,扼妖阵泛起金光越捆越紧,从那百足虫足根捆起,硬生生的挤下数十个虫足。

蛮衣三人见妖物受制于此无不大戏过望,妖物挣脱不得“快,斩了它,我撑不了多久”许愿面色痛苦的说道,显然他也是在硬撑这个大阵。

蛮衣长安点了点头,祭起长剑直奔妖物面门,妖物大多法力用来抵抗这大阵竟然被两把剑削去半身。

妖物被拦腰斩断,黑血混入海中竟然把海水弄的滚烫“死!”

蛮衣大喝一声,古铜剑由天而行直穿妖物上半身,于此同时长安也祭出一剑从妖物嘴里划出。

“噗”许愿口中喷出鲜血,扼妖阵消失“撑不住了”

长安收剑看着已经没有声息的妖物说道“可算死了”许愿嗯了一声“再挣扎一会我就被这大阵耗死了”

三人回到岸边董明笑了笑“死了?”

“死了”

福生看着伤痕累累的三人也点了点头“你们很强”

“小家伙,瘟疫已经灭了,以后就踏踏实实跟在我们后面修行吧,人要往前看”董明自来熟的拍着他肩膀说道。

蛮衣看着福生笑了笑“说给我徒弟斩妖,就给我徒弟斩妖你看为师讲信用不?”

福生没再言语,董明又自来熟搂着他肩膀“我们很强的,好好学吧”说罢五人都笑了笑。

“你们看!”福生伸手指向海中。

此刻海中升起一条黑柱与天空相连,黑柱中有成千上万在哀嚎的鬼魂,怨气滔天。

“还没死?这是个什么怪物?”董明大惊到。

蛮衣三人皆眯着眼看向黑柱,长安不知什么时候又提起长剑飞了过去,蛮衣三人见状也跟了上去。

黑柱在四人到达海中的时候消失不见,那柱中的万千冤魂也都消散而去。

“不好,这货妖物是气运”许愿看着消失的黑柱答道。

“什么气运?”

长安环抱着长剑抬头看向天空“应该说是厄运,棘手了啊”

蛮衣咧嘴一笑“迟早要来的,今天我们四人就斗一斗这百年大厄运”

四人皆放声大小,空中传来蛮衣的声音“福生,看为师和你的师叔如何斩断这上苍赐给我们的大气运”

说罢,四人皆在广袤无垠的海中搜寻起来。

传说上天除了百年选一人扼杀修行界即将成圣的修行人外还会降下大气运,大者影响一个国家的兴亡,小者也就是影响一个人的存亡,所以一些修行人会不遗余力的寻找这大气运并且斩断它,不论是百姓也会还是修行者也好都不会允许这逆天东西的存在。

这瘟疫看似是妖物的毛发其实就是厄运的本源,幻化成妖物而已。也是上天丢下的气运。上天要覆灭这大夏王朝,而覆灭这大夏王朝的根本就是大华天府。

与其他三个门派不同都是修行者聚集之地千古名派,大华天府的存在不过三十年就摇身一边与三个门派并驾齐驱,而大华天府里所有的修行者无不都是毫无灵性和修行机缘的人,却被大华天府掌门收入麾下硬生生的用丹药砸出一条修行道路,没人知道这门派背后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从哪传出的消息这个门派是大夏皇朝为了对抗上天和不想屈居于修行者脚下成立的门派,效忠的只有大夏王一人,这也是三个门派为什么对他们嗤之以鼻的原因。

海中广阔无垠,有大能者飞行数月都为其找到尽头,最后活活累死。

四人运气法术查探四周皆无运气半点消息。

福生看着消失的四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脑子里全是刚刚斗妖的场面,无比震撼,也更加坚信了自己要好好或者修行的想法“不知道那个黑袍人和他们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