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山雨欲来

仙灵镇后山试炼营地之中,三位家主望着远处,已然出了森林的人影。眼神之中皆露出一抹期盼之意,脖子不自觉地往前伸了伸。

下一刻。本次试炼主持者费由洪亮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李氏宗族修者率先到达”

废由扫视着进入营地的修士,赫然便是他李家之人!顿时心中一喜,嘴也跟着快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就喊出了这么一句。话刚出口,他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眼珠子在眼眶中滴溜溜打转。口中小声呢喃道:“嗯?怎么才回来一半人马,李山少爷怎么也不在?”

端坐于上方的李飞龙赫然也发现人少了一半,心中纳闷!:“想来是山儿的安排,且等等吧!”

王菲儿带领着王家修士紧随其后。与此同时,当胡天带领着胡家修士抬着十数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时。在场众人,眼神中皆闪过一抹异色!这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竟然落得这副惨样!

同样端坐于上方的胡风见自家修士这等惨状,噌的一下子,整个人直直的从椅子上立了起来。

“怎么回事儿?”急切之中夹杂着一丝怒气问道!

同时王庚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的惊讶!显然以王庚的阅历也没有见过如此惨状的尸体。

同样的神情,在李飞龙和费由的脸上也有出现。只不过很快一股喜感便自他们的心中油然而生。在仙灵镇。对于李家来说,胡家是除了王家之外,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些年虽然李家行事很是强势。但是胡家和王家时常联手牵制!对李飞龙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此次胡家修士一次性丧生了十多名。势必会使胡家的实力再降一个阶梯。这对于李家来说是莫大的好事。暂且不管什么东西给他们搞那么惨,只要受伤的是敌人。先高兴一下。

胡天的目光扫了一眼李飞龙,一时间悲愤难当。再看看着急发问的老爹。鼻子微微有些酸楚。随即强忍着抽泣说道:“我们一进森林就被李山坑害,仗着人多,将我们逼入一头三阶黑冥蟒的领地之中,企图以我们为诱饵,,,,,”胡天将事情的原委当着众人的面合盘托出。

胡风听着眼神逐渐变得森冷。只将拳头握得咯吱作响。一股前所未有怒意直冲胸腔。

尽管胡天在极力克制。但是眼角还是闪现出了一抹泪光。胡天微微停顿,擦拭掉眼角露出的一颗泪珠。继续说道:“多亏了王玄及时援助,我们才捡回一条命!”

“李飞龙!今天这事你总得给我个交代吧!”胡天话音未落,胡风已然怒不可遏。一改先前忍气吞声的做派。眉目含威,目光直逼李飞龙而去。眼神中杀气腾腾!

李飞龙见状。一只拉着的苦瓜脸竟然罕见的陪起了笑。连连说道:“胡兄啊!这次试炼本就凶险这一点早在试炼开始之前就已经提醒过他们了呀!有伤亡是意料之中的嘛!”到不是李飞龙真的要给胡风陪笑脸。而是李飞龙此时真的很想笑。只是一直在努力克制,一直憋的挺难受。此刻正好当成笑脸赔给胡风,想来那胡风未必真的敢和他撕破脸皮,他拍个笑脸劝说一下,给个台阶也就过去了。

“噢!说的好听,到是把自己推脱的干净如果不是你儿子李山恶意围困,他们会变成这副模样吗?”李飞龙如此说辞,更是令胡风恨的咬牙切齿!尤其是看到李飞龙那副满是虚情假意,笑呵呵的嘴脸。简直令人作呕,胡风巴不得上去活撕了他。

“胡老弟!这你就格局小了,不是!这三族会武本就是三家小辈之间的较量!谁输谁赢,各凭本事!再说拳脚无眼啊,那不辛送了命的,只能怪自己无能!怪不得他人啊!”

“你,,,,,,!”胡风听到此处,已然气得浑身发抖,在也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言辞!

“好了,胡兄!事已至此,你且稍安勿躁,切莫急火攻心,一切自有公论,会武结束之后必然替你讨回一个公道!”王庚见状,连忙宽慰道。这些年李家的强势使得王家在更多时候不得不与胡家联起手来维护自身的利益!此次胡家的实力在次因为李家受损,王庚显然明白其中利害,这很有可能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玄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眼神之中闪现出丝丝的沉重,为胡家这些不幸的修士默哀!随即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李飞龙。心中满是不屑!像李飞龙这种自私又卑劣的人,王玄打心底里厌恶。

“本就是小辈之间的较量,死了是自己无能!我正愁一会儿没说辞呢,你倒是教会我了”王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轻轻的呢喃道。确认过眼神,你俩是亲父子!

就在这时又一只队伍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各个耷拉着脑袋,时不时有人撇向站在高位的李飞龙眼神飘忽不定!内心更是慌的一批。这出个门把领导儿子弄没了,以后难混噢!

队伍之中并不见黑冥的身影,显然这神秘的家伙又不知道藏到哪个旮旯角去了。

李飞龙望着这被百余名垂头丧气的修士。赫然便是自家的另一半人马!内心深处顿感一丝不对!随即迫切的在人群中来回扫视,每扫视一遍目光就会变得迫切一分显然是在寻觅着李山的身影!一连扫视了数遍始终看不见李山的身影。顿时一丝不安涌上心头:“山儿呢?怎么没有回来!”终于他按捺不住的问道!

那一行人听到李飞龙的问话也不作答,只将头埋得更低。这更让李飞龙感到惶恐,心跳也跟着加速。

“好了,你也不要为难他们了,李山已经死了!”就在这时一直安静的观察着情况的王玄突然出口说道。事情肯定是会暴露的,他可不指望李家这群人,就因为一时的害怕替他瞒一辈子,与其被动地等着李飞龙上门寻仇,倒不如自己主动承认来的威风。

“什么!死了!”王璇简简单单的话语,如同一道惊雷在李飞龙的耳边乍响!李飞龙顿时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此刻,李飞龙的心头一股不可名状的悲意瞬间翻涌而起!心口宛如针扎一般的刺痛!明明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没想到,,,,,,

“我的山儿!你且安心去吧,不管是谁我都会送他下来与你陪葬!”李飞龙在心中抽泣道。

想到这儿,李飞龙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双手扶着椅子把手微微颤抖着,缓缓地从椅子上重新站起。已然双目赤红,尽然都是狠厉之色,死死的盯着王玄,森森的自嘴角挤出两个字:“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