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命悬一线

王玄的目光在空中,与李飞龙对接,李飞龙狠厉的眼神,看的王玄心中暗暗发怵!此刻,王玄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的跳动。以至于他能够真切的听到砰砰砰的声音。

是的,他害怕了,他害怕自己说出真相的那一刹那,李飞龙瞬间暴起,立刻送自己去于那李山陪葬。

其实王玄心里明白,当他站出来说出李山已经死了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没有退路了!此刻李飞龙的目光更是让他避无可避,仿佛是在告诉他,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我!我王玄杀的,当场灰飞烟灭!”

终于王玄极力抑制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咬了咬牙说道。还特意在自己的名字上加重了语气,表示强调。他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做任何的逃避!

王庚听到竟是王玄杀了李山,脑中瞬间一阵嗡鸣,他知道王玄灭杀李山意味着什么!“这可如何是好?今天如果要保住王选便保不了王家,可是如果弃了王玄,,,,,,!”

王庚的脑子飞速的运转,迫切的寻求着解决之法。

与此同时,当李飞龙得知眼前之人就是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时,一股强大的气息骤然爆发,周身灵力沸腾呼啸,屁股下面的椅子,在刹那间裂开,变成了一堆光滑的废柴。

王玄只觉得一道冰冷刺骨的目光将自己锁定。杀意凛然!王玄顿时一阵头皮发麻,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油然而生,这种剧烈的危机感就算是在面对黑冥蟒的时候,他都未曾有过。

只见那李飞龙眼神森冷,死死地盯着王玄让得王玄心中不寒而栗,下一刻李飞龙抬起右手,对着前方距离自己十几米外的王玄猛然向下一按,一股强横的灵力威压便对着王玄周身每一寸肌肤覆盖而去。

只听扑通一声,王玄的一个膝盖便狠狠的撞在了地上,半跪在地上的王玄只觉得一面无形之墙压迫在自己的双肩之上,让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就是凝气境强者的力量吗?”王玄艰难地呢喃道,嘴角露出一抹苦涩。“也不过如此嘛,我怎么可以在这里跪,,,下!”

王玄说着,同时双手撑扶在地面上。试图重新站起来,只见王玄紧贴着地面的膝盖,开始缓缓地离开地面,一寸,两寸,三寸,,,,,,直到他艰难的站立起来。

“爹!!求您快救救王玄吧!他误杀李山都是为了我们胡家,王玄不能死啊!”胡天看着满脸通红,皮肤上都渗出丝丝血迹的王玄。近乎嘶吼的恳求胡风出手!

王菲儿早已怔在了原地,脑中一片空白,说到底都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何曾见过这等阵仗,一名暴怒的凝气境强者所带来的威慑,足以令众人心生恐惧,目瞪口呆。

胡风听到胡天的恳求,权衡利弊之下,有些犹豫不决,出手则意味着与李家彻底决裂,不救则有愧于心中道义。

王庚先前也同胡风一样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但是他内心所承受的痛苦却比胡风多了数倍不止。王玄可是他亲侄儿啊!一边是家族一边是血亲,这叫他如何抉择。然而,当他看到王玄竟然能够在李飞龙强横的威压之下站起来的那一刻,他彻底的下定了决心。因为那一刻他由衷的感觉到,也许家族复兴的希望就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没想到玄儿竟然能有这般志气与毅力,真不愧为王氏儿郎!”

而反观李飞龙,见到王玄竟然能够在自己的灵力威压之下站起来,眼中寒光更盛!

“无知小儿敢以卑劣手段,残杀我儿,我李飞龙岂能容你在这世上!”

在李飞龙看来,眼前的王玄境界明显低于李山,况且李山还有千斤坠傍身,在仙灵镇年轻一辈中不能说绝对横着走,但是用于自保确实绰绰有余,因此李飞龙很自然的认为,王玄定然是用了某种卑劣的手段才得以击杀李山。

李飞龙说着,右手成爪,爪心一股灵力汹涌,骤然冲着王玄爆射而去,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至,王玄体内灵力疯狂运转,出于本能的准备抵抗,可下一刻他便发现在李飞龙的威压下,他连正常的站立都很难做到,肢体的行动更是变得迟缓,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看来今天小爷我是要交代在这儿了!”王玄心底感到了一丝绝望,苦涩的呢喃道!

“爹!!”

眼见王玄性命垂危,胡天心中大惊,再次急切的恳请自己的父亲,希望出手相救!场中也只有王庚和胡风两位家主是凝气境,有着与李飞龙抗衡的实力。王玄能不能逃过一劫就要看他们的态度了。

“唉!罢了罢了!”胡风看着自己的儿子泪光闪烁,满是期盼的眼神!顿时心软了下来同时也做出了抉择。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就这么个小子能卑劣到哪儿去,难道还能卑劣的过你李家父子!?”胡风说着心中想起了那些因李山恶意围困而惨死的族中修士,眼神中闪过一丝锐厉,同时身上的气息骤然爆发,以极致的速度朝着李飞龙阻拦而去!

看到老爹终于出手,胡天终于不在惊慌!心中祈祷着王玄和胡风都能够全身而退!

就在王玄心生绝望之际,一道黑影骤然出现在了王玄身前,将其护在身后,速度之快,使得王玄的眼前闪过片片残影,赫然便是被胡风施展到极致的四品身法武技,“风行步”同时也是胡家最高深的一门武技,李飞龙的袭击眨眼便至,此刻的李飞龙已然处于暴走状态,即使看到胡风阻挡在身前,也全然不顾,掌中灵力反而更胜几分,此时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王玄,替李山陪葬!

同时随着胡风的到来,那压迫的王玄呼吸都有些困难的灵气威压瞬间消失,王玄顿时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同时一股剧烈的酸楚之感自全身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