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扬名之战(三)

牧羽紧握双拳,适应了一下自己如今掌控的力量。“就让你看看我全力支持的拳头吧,金刚劲!”

“通臂拳!”见状,易少锋没有轻视,直接使用了自己的强大武法来应对牧羽的攻击。先前一战,他已经发现牧羽体魄十分强大,力量更是沉重无比。如今对方既然全力以赴,自己若是不重视,肯定会再次吃亏!

“噗…”

两人一碰即退,牧羽只是力量消耗,气血翻涌而已。但是那易少锋却是连连后退,最后竟是认不出吐出一口鲜血来!

“什么?”见到这一幕,执法一脉的长老皆是不可思议。如果第一次易少锋吃亏是他轻敌,那么这一次呢?虽然两人都有突破,但易少锋明显突破更多,可是这结局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哈哈,好小子!”另一旁的天极见到这一幕,却是大笑一声,颇为挑衅的看了执法长老一眼!

“体武!”而执法长老没有在意,只是死死的盯着牧羽,语气沉重的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莫长老你是说那牧羽修炼了体武?”一位执法长老闻言却是惊呼一声。

“是的!”莫沧澜盯着牧羽的目光没有变化,但是深邃的目光里却是闪过一丝暗道的杀意!

“难怪易少锋在力量上不敌他,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体武!”那长老自言一声,看向牧羽的目光变得沉重起来。

“为什么你的力量会这么强?”

场中,易少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平复着体内因受创而紊乱的灵力,盯着牧羽问道。

“因为我是体武!”

“体武?”易少锋楞了楞,似乎不知道体武是什么!

“是的!”

“看来你果然很厉害,不过既然你的底牌祭出来了,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底牌吧!”

闻言,牧羽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摇摇头。底牌?若是体武就是自己的底牌,那易少锋还是没有真正重视他。

“千臂拳!”

下一刻,只见易少锋体内灵力全部祭出,在他前方则是瞬间浮现出无数灵力幻化的拳头。这些拳头数量众多,威势强悍,令人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牧羽,这是我掌控的最强大一套武法,灵阶上品武法千臂拳,此武法一出,山河寸断,势不可挡,如今我已练至大成,并以全部灵力酝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接下?”

无数拳影后面的易少锋再次开口,虽然由于灵力消耗,脸色变得十分苍白,但却满脸骄傲。

势不可挡?听到此言,牧羽再次摇头,暗道要打醒一个愚蠢的人就那么难呢?武道一途,向来只有更强,没有至强!没有破不了的武法,易少锋敢这样说,只是没碰见比他更强的人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最后一击吧!”牧羽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得稳固身影,酝酿起自己的灵力来!

在众多长老和宗主的注视下,牧羽突然变了,只见他目光如炬,一道黑色的雷电在他双眸闪现!随即只见他身体四周灵力外泄,逐渐变成一种闪耀的黑色能量。

“嗯?”见状,众长老惊疑起来,都到了这个地步,牧羽竟然还不认输,并要拼死一战,可见其胆魄十足,只是那黑色的能量是什么,他们怎么从未见过!

“呲呲…”

不过几个呼吸,那众多的黑色能量就已经将牧羽包裹,并且占据他周围两米内的空间,而且渐渐传出一阵刺耳而又难听的声音!

“雷!”古生风坐不住了,只见他突然站起来,死死的盯着那团黑色能量,眼神中多了几分怀念,几分惊讶!

而天极和莫沧澜则是靠近场中两人十米处,随时准备阻止这场战斗,因为以他们的境界,都从那团黑色能量中感到了心悸,可见那团能量的可怕。

“哼,装模作样,牧羽,去死吧!”易少锋盯着那团能量同样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只是宗主和天极等人的反应让他十分不爽,故而杀意凛冽,直接发动了武法攻击!

“易少锋,今日我牧羽赐你一败,暴雨狂雷!”

同时,牧羽也气势凛冽,斗志高昂,甩出了手中的那团黑色能量。正是他修炼的雷道武法古雷诀的第一式。

“呲呲嚓嚓…”

只是刹那间,空间中满是刺耳难听的声音传出,雷潮涌动,直接淹没易少锋打出的拳影,将其覆灭!

“出手!”就在这时,天极和莫沧澜对视一眼,瞬间爆发出两股强悍的力量,直接将那雷潮覆灭,激起大片烟雾,笼罩着方圆十余米空间。

片刻后,烟尘散去,露出了天极和莫沧澜的身形,两人分别提着一道身影。只是此时两人看上去,却是颇为狼狈。

天极还好,只是满脸震撼的看着手中虚弱的牧羽,衣衫被烟尘掀起来一些。可那莫沧澜却是满脸漆黑,身上更是满是灰尘。别说有多么狼狈。

其实也不是天极奈何不得那雷潮,毕竟他可是地武强者,别说争斗两人不过是灵武境,就是气武,玄武也难以让他狼狈。只是为了护住手中早已昏迷的易少锋,他不得不已自己身躯去抵挡雷潮覆灭后的余波。

看着手中昏迷的易少锋,在将其交给执法一脉的长老带去治疗伤势后,再次看向牧羽,脸色难看,眼神迷离。

而此刻虚弱的牧羽也没有低头,而是挣脱天极提着自己的手,对莫沧澜对视着,眼神清澈明亮,傲意凛冽。

此刻,少年越两级战胜对手,并使得地武境强者狼狈不堪,此刻,是少年巅峰!

“哈哈,不错,小子,今日一战,你将名满宗门,站在灵武境弟子的巅峰!”

看着牧羽竟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对莫沧澜对视,天极自然而然的就觉得心中欢喜,大笑的夸赞道。

“长老缪赞!”牧羽回头感激的看向天极,恭敬的行了行礼。刚才若不是天极出手,他也很可能会被那余波伤到,与易少锋一样昏迷过去。

“老夫可不是缪赞,你当的起,不信你问在座长老!”天极拍拍牧羽肩头,接受了牧羽的感激大礼。

“你为什么会雷道武法!”这时,莫沧澜却是突然质问牧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