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古青羽

听到莫沧澜这话,大殿内许多年迈的长老都围了过来,盯着牧羽,神色中皆是带着疑惑和激动。

“历练所得!”牧羽没有如实道出,毕竟他也不知道古老在宗门什么地位,若是道出他来,或许会害了他,这是他内心强烈的一种直觉,当然,因为牧羽的这种直觉,某个老人的确没有因此而招惹到麻烦!

“何处所得?”然而,莫沧澜却是对牧羽的回答不满意,继续质问。但是其他刚刚还死盯着他的长老却是皆都摇摇头,眼神中的激动变成了失落。

“长老,虽然您是长老,但也不能探查弟子的所有隐私吧!”

闻言,牧羽心中一惊,暗道那古老果然有问题,交给自己的武法竟然让莫沧澜这位长老如此执着。

“莫老头,你今日是吃了什么药啦,如此逼迫人家一个小子,未免有点不符合你执法长老的身份吧!”

这时,天极及时开口,对牧羽更加欣赏,竟然敢直接顶撞莫沧澜。只是他很疑惑,这莫沧澜为何对牧羽的雷道武法来历如此关心,毕竟莫沧澜自己也不修雷道。

“很好,今日之事本座记下了,希望你能继续保持,宗主,老朽告辞!”

莫沧澜看了看天极,有用余光瞟了一眼高坐的古生风,随即一甩袖袍,愤恨离去。而执法一脉其他长老也纷纷向古生风告辞,纷纷离去。毕竟今日之事他们执法一脉却是出了大丑,丢进了脸面。

“哈哈…莫老头也有这样一天,小子,你真的很不错。”

看着愤恨离去的莫沧澜,天极内心是说不出的欢喜。毕竟两人斗争几十年,他从未看对方如今日这般。于是再次夸赞了牧羽一声。

“长老过奖!”牧羽倒是不卑不亢道。

“羽哥,你真是个怪胎,以你的实力,恐怕整个内门都没人是你的对手吧?”这时,落在后面的秦风才赶紧走上来,围着牧羽转了一圈,满脸的震撼和兴奋。

“怎么会,今日易少锋只是大意,后面又被打乱了心性才让我趁机而已。遇上其他的灵武巅峰,可没有那么容易!”

“可是你那雷道不是很强大吗,连执法长老都那么狼狈,到时你一个雷团一放,灵武境谁还是你对手?”

秦风认为牧羽是在谦虚,依旧喋喋不休着道。

“怎么可能,那武法一击就能抽干我全部灵力,怎么能轻易动用。”牧羽瞪了他一眼道。

几人这里聊得起劲,却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其他长老一直在给他们提醒示警。那些长老内心是一阵无语,牧羽两个弟子不懂礼数也就罢了,你堂堂大长老难道也不知,敢无视宗主。

“很好,不骄不躁,有傲骨却没傲气,牧羽,你让本宗很喜欢!”

这时,被几人遗忘的古生风走下来,看着牧羽的眼神尽是满意。

闻言,几人才想起宗主还在,赶紧向古生风行礼致歉。

“呵呵,不用客气,有了你一人,帝都盛会本宗就不用担心了。”

“宗主,别忘了还有我秦风,虽然不如羽哥,但也不会差太多!”听到这话秦风不乐意了,直接笑着道,没有一点拘束。

“胡闹,宗主,弟子无礼冒犯,宗主恕罪!”见自己的弟子竟然如此跟宗主讲话,一阵惊恐。一把将秦风扯到身后,向古生风道歉。

“本宗就喜欢这样的弟子,显得亲近,倒是天极你太过小题大做了。”

“是,宗主!”

“对了,宗主,我看牧羽在宗门内并无师尊,我想将他收到座下,宗主认为可否?”

“不用,牧羽修行驳杂,却都是他自己领悟修行,而且还都修行到绝佳,就让他自己修炼好了。”

听到这话,天极眼神疑惑的看了看古生风,只好忍痛放弃这个想法。

“好了,今日事情已经清楚,凭借还发现了我们云海宗一名天才弟子,也算是皆大欢喜,下去吧!”

古生风看着牧羽,眼神中似乎在迟疑着什么。片刻后,他终于下定决定,开口道。

“是,宗主,我等告退!”

见到宗主赶人,众人自然是不敢不应,赶紧行礼后退出了宗主大殿。

“或许本宗不久就会有一位小师弟了!”等众人离去,古生风坐在椅子上的身影喃喃低语一声,随即消散不见。所有人见到这一幕,一定会震撼古生风的高深修为,来无影去无踪。

莫沧澜带着自己一脉长老回到执法堂后,脸色难看的坐在堂首,却是没说一句话。

见到莫沧澜此状,其他长老都不敢开口询问,最后还是在执法堂排第二的冬烈开口了。

“堂主,今日你询问牧羽雷道武法来历,是不是认为他还活着?”

冬烈语出惊人,在场众人却是犹如没听见一般。要知道云海宗执法堂在数十年前经过一件事情后,再不设堂主,皆为长老。但是如今冬烈却称呼莫沧澜为堂主,可见莫沧澜对执法堂的掌控达到了何种程度!

“是的!”莫沧澜沉默半晌,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不可能的,堂主你过于紧张了,当年他可是与那几个同归于尽,怎么可能还活着。那牧羽修行雷道武法应该只是碰巧而已!”

这时,另一位苍老的执法长老缓缓说道。而看形势,整个执法堂,只有那些年迈的长老才知道莫沧澜担心的事,而其他人皆是一头雾水!

“堂主,你们说的究竟是谁啊?”终于,有一位中年长老忍不住,问了出来!

“古青羽,云海宗最强大的一位执法堂堂主,也是最后一位执法堂堂主,当年,宗主意外身死,几个大型宗们企图霸占云海宗,正是他以一身强悍雷道武法灭杀来犯之敌十万人,最后用同归无尽的办法,灭杀了三位神秘的天武强者,才得以保住我云海宗数百年基业。同时,他还是当今宗主的授业恩师!”

诸位年迈长老沉默良久,才有一人缓缓开口说道。不过听了他的话,在场众人却是神色大变。

能够坐在这里的,自然都是莫沧澜亲信之人,也知晓莫沧澜的谋划,可是贸然知晓执法堂堂主还活着,怎能让他们不变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