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第三轮

战斗结束,秦风也迅速离开演武场,要回去凝聚气府,恢复伤势。若是耽搁太久,或许永远都凝聚不了气府,那就太悲剧了。

由于秦风的强势狂暴,加上修为突破气武,所以其他弟子没人再敢挑战他,稳定了内门榜前百的位置。但是牧羽或许是过于低调,竟然被人挑战。

牧羽郁闷的站出来接受挑战,只是看着对方陌生的面孔,牧羽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最近太多外出历练的弟子回归宗门,对于他并不了解,虽有传闻,但终究只是传闻,这才导致有人对他的实力怀疑。

“内门杨杰,听闻师弟实力非凡,故而请教一番!”

那弟子满脸慎重却没有敌意,或许真的是只是单纯对牧羽实力的好奇,这让牧羽对他充满好感,微笑点头道

“杨师兄过奖,大家互相切磋切磋,共同进步!”

“好,请!”

见到牧羽满脸微笑,杨杰神色好看了许多,他可不想让对方以为自己是执法一脉安排的人,那样一来,自己若是不敌,情况一定很惨,秦风那一战,那名气武境弟子的后果可是满宗皆知。

杨杰修为到了灵武九重巅峰,隐隐有突破气武的趋势,但是面对牧羽,他还是不敢大意,一上擂台,就全力释放气息,锁定牧羽,体内灵力涌动,凝聚着武法!

牧羽同样没有轻视杨杰,注视着对方,体内力量凝聚,右臂隐约有淡淡光芒闪烁。

“武法,兽灵天罗!”下一刻,杨杰气势到达顶峰,武法形成,犹如一只只巨兽,直奔牧羽而来!

“金刚劲!”

见状,牧羽大喝一声右拳出击,力量爆发,一只拳影骤然浮现,轰击着迎面而来的武法。

这次攻击双方都是试探,所以都没尽全力,两道武法碰撞后接连消散。

攻击之后,杨杰瞳孔中满是惊讶,看向牧羽的神色充满着慎重,显然是试探攻击让他知晓了牧羽的实力果然如同传闻那般,强悍无比。不过他倒没有直接认输,既然是战斗,那就要战个酣畅淋漓。

牧羽同样试探出了对方的实力,满眼自信,风轻云淡。

很快,杨杰就再次释放武法,全力以赴出手。见状,牧羽迎身而上,力量汇聚。

“砰…”两人在擂台上互相切磋,贴身攻击,你来我往,武法对轰,转眼间已是对战十余招。

“武法,天降兽灵!”

“金刚劲!”

两人狂暴攻击,气势凛冽,擂台都摇晃起来,各式各样的武法更是让人眼花缭乱。众人目不转睛盯着擂台,震撼着两人的强悍与狂暴。

“注意啦,我最强一招,巨灵神威,灵阶上品武法!”

一刻钟后,杨杰战意激昂,气势如虹,全身灵力浮现,汇聚武法。

“来吧!”牧羽神色微微凝重,体表一抹淡黄色浮现。

只是刹那间,杨杰面前便凝聚起一只巨兽,威风凛凛,气武境的威势流露而出。

“蛮无极!”

见状,牧羽不再保留,一万多斤的力量汇聚右臂,金刚无极诀第二式全力打出。

“轰!”

牧羽拳影刚出,就碰上了杨杰强悍的武法,一阵轰鸣,擂台摇晃,溃散的灵力落满擂台。

“败给你我杨杰不冤!”

数十息后,擂台上平静下来,杨杰撑着虚弱的身体,看着对面的牧羽,神色满是敬佩与满足。

“杨师兄实力强悍,或许今日之后,就能冲破瓶颈,突破气武。”

牧羽神色平静,灵力消耗倒是不大。不过与对方无冤无仇,也不好忽视对方,只得淡淡的笑了笑。

“借你吉言!”杨杰拱手示意,走下了擂台。

裁判长老宣布了牧羽的胜利,其他弟子再也不敢轻视他。毕竟杨杰的实力有目共睹,却被牧羽轻松击败,足见牧羽强悍实力,或许只有气武境才能与之一战吧。

有了这一战的正名,再也没人对牧羽位列内门榜前一百有异议,所以他只在演武场呆了不久,便飘然离去,等待这一轮结束。

第二天,演武场中间一座巨型擂台搭建而起,诸多宗门高层都出现在一旁的看台,全宗几万弟子也都赶往演武场,密密麻麻的占据一处,等待今日的大比开始。

朝阳初升,人群便一阵轰动,因为宗主和两位最强大的长老现身了。

古生风一身儒雅,满脸笑容的宣布开始,然后便和两位长老坐在了一旁看台,围观战斗。

很快,一位裁判长老就登上那个巨型擂台,宣布即将战斗的弟子名单。

“宗门大比第三轮,第一战,对战双方,罗强,易少锋!”

牧羽正在人群里等待,却不想第一战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易少锋,上次一战后,就听闻他闭了死关,如今出现,应该是突破气武了吧!

果不其然,随着长老话语落下,两道身影就出现在擂台上,其中一道正是易少锋,不过今日的易少锋却满身傲气,充满着自信。

与易少锋战斗的弟子不过是灵武九重巅峰,虽然全力以赴,但终究有着境界差距,对战不到百招便遗憾落败。

击败对方后,易少锋咆哮一声,似乎是在宣布自己的强大,还在人群中巡视了一番,似乎是想找到牧羽身影,好好炫耀一把。

战斗结束,长老再次宣布了下一战的对战之人。人群里的牧羽等待着,同时观看那些弟子的战斗,寻找他们的短处,毕竟后面自己会对上他们。

“第十战,牧羽,洛天依!”

不久,牧羽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看到对手踏上擂台,他却是满脸苦笑,因为对方是一个女子,境界为灵武九重巅峰。

“还请师弟手下留情!”那女子的神色很不好看,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对手会是牧羽这个强悍和疯狂的人。她可是听闻,牧羽战斗起来,疯狂暴躁,无视男女。

“师姐客气!”牧羽满脸苦笑,便开始蓄力。虽然对方是个女子,但是宗门大比,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更何况是对方主动要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