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再战易少锋

两人的战斗很快开始,那女子出手轻柔,却武法飘逸,以速度为主。

对此,牧羽却是没有任何大意,金刚劲悍然使出,不在乎对方的速度。但牧羽终究还是没有下狠手,一拳拳打出,只动用了不到八千斤的力量。

女子没想到牧羽战斗起来果然是狠辣疯狂,毫不留情。在与牧羽缠斗了半刻钟后便果断认输,她可不想被牧羽一拳打伤,只是最后离开擂台前幽怨的盯了牧羽一眼。

看完牧羽的战斗,许多弟子都议论纷纷,责怪牧羽的不解风情,不懂得怜香惜玉,而一些前百的女弟子则是纷纷担忧自己接下来是否会遇上牧羽,到那时,自己是果断认输,还是毅然一战。

一旁的看台上,那些长老都很满意牧羽的态度。武者一途,若是狠不起心来,成就终究有限。而宗主古生风和大长老天极看完牧羽的战斗后满眼的欣慰,显然他们已经知晓了牧羽的身份。

一旁的莫沧澜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眼眸深处却是杀意凛然。牧羽天赋太强,又与天极一脉交好,将来终究是大患,若是有机会,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这种天才扼杀在萌芽之中。

牧羽之后,踏上擂台的正是江月,身为四美之一,江月刚刚踏上擂台,四周便传来无数惊呼,许多弟子差点没冲上擂台,帮江月战斗。

江月的实力不差,对手又想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的风度,所以匆匆百招后,江月便胜出。

或许是为了满足大部分男弟子的眼福。江月之后,正是四美之首的伊雪。

看着擂台上的冰霜美人,无数弟子狂呼,牧羽也再次被吸引,盯着擂台那道身影,仿佛要将其身影深深的刻印在脑海里。可每当这时,他内心就会浮现一道更加美丽的身影,不断的在内心挣扎。

牧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却总感觉很不爽,听着四周男弟子的惊呼,他还是忍不住去看擂台那道靓丽的身影。

“怎么样,还是心动了吧!”

牧羽内心正挣扎着,秦风却是突然出现在他身旁,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

“我去,你从哪儿冒出来的?你打完啦?”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秦风,牧羽一脸无语道。

“哈哈,都是些灵武境的垃圾而已,不用担心!”对此,秦风倒是信心十足,满脸骄傲道。

“哟,突破气武就是不一样,都看不起我们灵武境的弟子啦!”

牧羽却是语气调笑道,言语间有着一丝劝诫的味道,他担心秦风会因此而自满,不将天下英才放在眼中。

“放心啦,羽哥,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虽然不敢保证,但是整个内门弟子中,除了那伊雪和你之外,灵武境应该没人是我的对手了。”

“伊雪?你跟她比试过?”

听到秦风语气中对伊雪的推崇,牧羽不由得问道。

“嘻嘻…”闻言,秦风却是神色怪异的看了看牧羽。

“身为宗门四美之首,你不会真的以为她就只有美貌吧?羽哥我告诉你,整个宗门数万弟子,灵武境中,除了你之外,应该没人会是伊雪的对手!”

“那么厉害?可是看着不像啊!”

牧羽没有在意秦风那怪异的表情,而是看着擂台上正轻松解决一场战斗的伊雪,眼神中燃起了浓烈的战意,一种特殊的情感正在他内心慢慢发酵着。

“你若是不动手,别人会知道你的实力吗?羽哥,加油,收下她,到时候你们珠联璧合,龙飞凤舞,也算是咱们云海宗的一段佳话啊!”

看着牧羽异样的神色,秦风趁热打铁着道。

“你啊,不去做媒婆真是可惜啦,不过如你所说,我倒是很想和那伊雪斗上一场!”

牧羽不为所动,只有满腔的战意在心中燃烧。他向往自由,向往武道,向往远方!而这一切,都得从这次宗门大比开始!

一轮战斗很快就过去了,晋级的弟子只剩下了五十人。不过到了此刻,规矩却是出现了变化。那就是从已然淘汰的排名前一百的弟子中再次挑选出十人晋级。下一轮共计六十人争夺前三十!

虽然这一轮与牧羽等人无关,但是一场场激烈的争斗却是看的他们热血沸腾。许多淘汰弟子实力其实不算差,只是上一轮不巧遇见了排名前十的弟子才饮恨落败,如今有机会再次晋级,他们自然要珍惜机会。所以为了那十个名额,参与战斗的弟子基本都带着伤势。

午后,六十位晋级的弟子分部擂台四周,心情激动而紧张的等待着第三轮的第二次战斗。一旦他们能够再次晋级,就是全宗内门的前三十,这不仅仅是对他们实力的证明和认可,更是决定着往后宗门资源对他们的倾斜程度。这一战,完全可以说是决定着他们未来的命运。

不巧,这第一战就是四美之首伊雪,她的对手赫然是一位以前名列宗门前五十的弟子。不过当他得知自己的对手是伊雪时,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但是那弟子虽然明知自己不是伊雪的对手,却也想在美女面前表现一番,展示自己的风度。所以他没有直接认输,而是登上战台,与伊雪缠斗了数十招才飘然认输,做足了礼数。

“羽哥,你可小心啦,这次的裁判长老与大长老比较亲近,很可能会在对战名单上做手脚。”

随着伊雪成功晋级,第二场战斗的弟子踏上擂台后,秦风却是对着牧羽提醒道,眼神讽刺的落在擂台边缘处的那位裁判。

“无妨,只要没有气武二重境,我就不惧一战!”

对此,牧羽却是没有担心,淡淡的看了看那位长老一眼,信心十足道。

“还是小心点好,毕竟千防万防,小人难防!”秦风大概也知晓牧羽的实力,但还是提醒着。

“第四战,牧羽对阵易少锋!”

果然,不出秦风所预料,轮到牧羽时,那位长老神色变幻了下,余光瞟了瞟不远处的宗主等人,宣布了战斗双方。

“易少锋,倒是老熟人了!”听到自己的对手时,牧羽却是没有任何担忧。若是执法一脉认为易少锋突破气武就能对付自己的话,未免也太看轻他了吧!毕竟当初自己领悟七重时就能将易少锋打的晕死过去,更何况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