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双双晋级

“咚咚…”

随着郝炎离开擂台,一个犹如小山模样的壮汉踏上了擂台,正是那袁海。

“这…有点夸张吧!”

看着袁海那近三米的体型,牧羽楞了楞,先前他怎么没注意到内门弟子中有这么个奇葩在。

“可别小瞧他,他天生蛮力,为战而生,在我之前,他是内门中最好战的弟子!”

一旁,秦风神色沉重的说了句,然后一股战意从体内冲天而起,,随后缓缓踏上擂台。

“为战而生,看来你这次是碰上对手了!”

闻言,牧羽笑了笑,开始注视着擂台,想看看两位都是好战分子的战斗究竟谁能更胜一筹?

“战狂秦风,今日我袁海就是想领教领教你战斗起来能够有多狂?”

袁海一身肌肉抖动,使得整座擂台都跟着摇晃起来。而他体内则是散发出一股狂热而霸道的气势,正是战意浓烈时。

“师弟鲁莽,请师兄指教!”

秦风同样战意激昂,双眼如炬,霸道的气势笼罩着整座擂台。

“战!”

下一刻,只见袁海大步跨出,率先挥出一拳,直奔秦风面门而来!

“来吧!”

秦风毫不含糊,双手齐出格挡,右脚已经霸道的横扫出去!

“砰,砰…”

一时间,整座擂台都是两人的碰撞声,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在战斗,反而像村里的地痞流氓打架一般。但正是这样,才能瞧出二人对力的掌控到达了各种地步!若是一般人这样战斗,早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体内受创了。

“嘶…咚…”

就在这时,袁海手掌突然化爪,在秦风左臂撕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而秦风则是一脚踢在了袁海肚子上,两人一触即分,却各有千秋。

“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啦!”

感受到肚子上那剧烈的痛感,袁海却是扬声大笑起来,战意更加强盛。

“痛快,再来!”

秦风退回擂台边缘,扫视了一下左臂上的血痕,眼中神色更加疯狂起来,灵力涌动,再次冲向袁海。

“来得好!”

见状,袁海同样调动灵力,凝聚成一座小型山岳,准备与秦风碰撞!

“咚…砰…咚…”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众人才真正认识到什么叫做人肉沙包,两人仿佛没有痛感一般,一次接一次,都没有顾及身上血淋淋的伤口。眼中都只充满着疯狂的战意和对方!好像只要对方不倒下他们就不会停止!

“轰!”

又一次碰撞后,两人还没来得及倒退,两道更加强悍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擂台,令众人惊讶万分。

这可是宗门大比,不仅各大长老和宗主坐镇,更有附近的一些小型宗门来人观礼,又是谁有那么大胆子敢公然破坏规矩,强行踏上擂台呢?

半晌,人们才发现并不是有其他人踏上了擂台,而是擂台上的两人纷纷突破了修为。其中袁海直接从气武一重后期到达巅峰,而秦风则是从气武一重初期到后期。单论境界而言,袁海似乎不如秦风,但是众人都明白,气武境之后,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千差万别。所以要知道两人谁得到的好处更多,则是要看接下来两人的战斗了。

“哈哈,爽快,秦风,原本我以为还需要一个月才能突破,却没想到与你一战便突破了,作为对你的感激,今日我会使出浑身解数与你战至倒下为止!”

“理当如此,哈哈…”

看着两人战斗长达半个时辰后,竟然越来越像好朋友一般,许多弟子都不理解起来,唯有那些一旁的长老明白,两人同样都是为战而生,如今不过是惺惺相惜罢了。

“轰天锤!”

袁海似乎总是那么风风火火,大笑过后,直接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柄巨大的铁锤,径直朝着秦风脑袋砸去,令人胆战心惊。

“师兄,你不地道啊!”

见到突然出现在脑袋上方的大锤,秦风差点没被吓死。无奈大喝一声,一柄大刀突然出现在他手上,直接朝着袁海腰上斩去。

见状,众人不得不惊呼这两个疯子,面对对方致命的攻击,第一时间不是去阻挡,反而是攻击,仿佛他们选择的同归于尽。

但两人虽然豪爽耿直,但真的就会那么傻吗?就在大锤距离秦风头顶一寸,大刀刀口已经贴在袁海腰上时,两人像是约好了般,同时收力,直接攻击在擂台上。

“轰隆!”

在两人猛烈而突然的攻击下,刚刚修好后不过坚持了两场战斗的擂台,瞬间四分五裂,化作一片废墟。

“哈哈…”

“哈哈…”

两人被浓厚的灰尘掩埋,却是疯狂的大笑起来,不知是在发泄这一战的痛快,还是在笑两人收武器时的默契,又或者是在嘲笑对方的怕死!

“我去,这俩疯子,是真疯了啊!”

“太混蛋了,我还以为他俩同归于尽了,都拿出手巾来准备擦眼泪了。”

“太疯狂了,只是那擂台招惹他们了吗?不得不为它默哀。”

“一天之内要修两次擂台,我感觉修擂台的长老要骂人了,你看那位长老的脸都黑了!”

见到两人疯狂的同归于尽最后演变成这样,众人顿时大骂起来。说好的血战不休,不倒下不结束的呢,这俩疯子太没有素质了吧!

“混蛋,你两个小疯子,这擂台招你惹你啦?给老夫滚开,并且这次修擂台的材料由你们两个小家伙出。”

果不其然,两人的大笑声刚刚结束,一旁就跑过来一位黑袍老人,一脸愤怒的盯着狼狈的二人呵斥道。

“长老,出材料没问题,可是我们二人可是还在战斗,您这突然闯过来…”

秦风或许是被战意刺激了,天不怕地不怕,直接顶撞起那长老来。

“混账,擂台都没了,还打个屁!”那长老似乎被戳中了痛处,脸色更加愤怒,手掌一挥,一股隐晦的力量传出,直接将二人拍飞出去,缓缓落在了演武场中央。

“好,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你们二人已经用战斗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加上擂台已毁,你俩就一同晋级吧!”

这时,古生风似乎也看出了那黑袍长老的难堪,而且对方地位貌似还不低,古生风只得选择妥协,哭笑不得着道。

“谢谢宗主!”

闻言,秦风与袁海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欣喜,赶紧站起身来感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