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宿命

“呵呵,稍作休息,等擂台修好后再继续吧!”

古生风缓缓说道,不过当他看到不远处正黑脸看着自己的黑袍长老,嘴角不住的抽了抽,随手扔出一个乾坤袋给那长老,让其开始修缮擂台。

“羽哥,怎样,我表现不错吧!”

片刻,秦风来到牧羽身旁,兴奋的说道,他成功晋级,等于已经是帝都盛会的参会成员,当然值得高兴。

“其实你可以更加干脆的击败他,何必那么拼命呢!”

牧羽看着伤痕累累却依旧兴奋的秦风,一脸无语的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在擂台下,自然可以看出秦风的战斗作风,完全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结束,那样也不会搞得伤痕累累。

“嘿嘿,我就喜欢这样豪爽的战斗,而且对方本来就是以战闻名,我若是以其他方式胜他,岂不是不尊重他!”

闻言,勤奋尴尬的摸摸脑袋,就像一个小孩子般,哪里还有刚刚擂台上挥斥方遒的霸道模样。

“这是在宗门里,大家只是切磋会武而已,若是在外界,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羽哥,你太小看我了,难道你认为我在外面会傻傻的和他人这般去拼命?”

“我明白,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些,不要到时候吃大亏。”

“哼,牧羽,我看你俩兄弟都一样,就别光说我家秦风了。”

一旁的江月似乎看不惯牧羽教训秦风的模样,满脸不高兴,撅着小嘴道。

“呵呵!”牧羽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江月在上一轮就饮恨落败,没能成功晋级。不过自己与秦风的感情又岂是她能够明白的。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在那黑袍长老黑着脸的修缮下,一座全新的擂台再次出现。不过似乎为了防止刚才那种情况再次发生,那长老咬咬牙,在整座擂台四周在布置了一座阵法,保护擂台不被轻易摧毁。

随着擂台修好,众人的目光再次被聚集到擂台上。郝炎一脸欣喜的踏上擂台,红光满面。他虽然只是丹堂长老,但也是云海宗一员。如今云海宗人才济济,天骄辈出,他自然很高兴。

微笑的看了看演武场上数万弟子,郝炎低头看向了手中的本子,上面记录了这场战斗后面抽签选出的对手。不过这一看,郝炎的脸色却是微微变了变,然后古怪的扫视了一眼牧羽所在的方向。

“难道是我?”

郝炎那一眼别人没有注意到,但一直盯着他的牧羽却是发现,心头没来由的一愣。

“最后一轮第三战,牧羽对…云飞!”

“轰…”

随着郝炎的话语落下,犹如一枚石子落入了惊涛骇浪之中,场中迅速轰动起来。

连续几天的大比已经让众弟子情绪高涨,其中大家最感兴趣的就是云飞和牧羽这两位后起之秀的对决。没想到在这最后一轮里,没有让他们失望,这俩人果真碰到一起了。

“云飞,干掉牧羽,让他再也不能嚣张!”

“牧羽,干掉云飞,我挺你!”

“最好两败俱伤,那样我就能有机会进入八强了。”

……

一时间,演武场上呼声各异,想法百出。甚至还有些弟子万恶的用两人的战斗结局开启了赌局。比如,慕容澜!

“开盘啦,开盘,小赌怡情,大赌发家致富啊!”

离擂台不远处,只见慕容澜带着一群人,直接摆上几张桌子,专门有人记录,然后慕容澜便开始吆喝起来。

“慕容师弟,你这赌注如何开?”

“这么多弟子,慕容师弟,你确定事后你能够赔偿得了?”

“师兄这就瞧不起我慕容澜啦,虽然我实力不咋地,但是我家族的名誉可是摆在那里,你还怕我赔不起吗?”

“也对,亿源商会可是帝国巨擘,不知慕容师弟准备如何开盘啊!”

“好说,好说!”

慕容澜满脸笑容,行动飘逸而敏捷,与他那肥胖的身躯似乎根本不符。

“压云飞胜一赔三,牧羽胜一赔六,平局一赔一啊,快来啊,或许一次的下注就让他飞黄腾达啊…”

说完他开盘的规矩与倍数后,慕容澜毫不顾及形象的又吆喝起来。

“我抗议,这抽签一定是有人暗箱操作!”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却是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使得无数双目光瞬间投向话语来源处,赫然是恢复了一部分的秦风在大喝。

“是啊,貌似那牧羽一直与执法长老一脉不合,而这次宗门大比,牧羽几乎所有的对手都是执法一脉的弟子啊!”

“对啊,难道真如秦风所说,这里面有着什么内幕,执法一脉的人暗中操作啦?”

听到这番话,不仅众多长老感觉面子挂不住,那擂台上的郝炎更是一脸黑线。

“混账,宗主坐镇,众长老监督,谁能暗中出手?”

半晌,大长老才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对秦风怒喝道,若不是在演武场上,有着众多外来宾客,天极肯定暴揍秦风一顿的心情都有。

“我就是不服,为什么羽哥的对手一直都是他们执法一脉的弟子,难道都是巧合?”

然而,秦风似乎是过于愤怒而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管天极的怒喝,桀骜不驯继续说道。

“你…”天极怒指秦风,却没有话语反驳。是啊,从宗门大比一开始,牧羽的对手就一直是执法一脉的弟子,若说是巧合,也未免太缺乏说服力了,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让他怎么去解释。

“秦风,不用说了,宗主和众多长老都在,还有那么多外人在,你认为执法一脉会有那么大的胆子作弊吗?”

最后,还是牧羽看着忿忿不平的秦风,低声安慰道。

“可是羽哥,这明显是在针对你啊,怎么可能每次都那么巧合呢?”秦风还是不服气的说道。

“谁知道呢?或许这就是我与他之间的宿命吧!”面对这个问题,牧羽也解释不出原因来,只得推到宿命身上去。

“去他的宿命,羽哥,狠狠的揍他!”

秦风最后只得盲目相信牧羽的解释,紧握拳头对牧羽说道。

“好,暴揍他!”牧羽同样紧握拳头,与秦风碰了碰,随即朝战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