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剑势滔天

“哈哈,云飞,你入武三年有余,修为气武一重巅峰,而我牧羽入武不过九个月,如今已是灵武巅峰,我们交手百招不曾落下风与你,就你这样,也配言我败?”

就在这时,脸色苍白的牧羽却突然在众目睽睽下大笑起来,脸上满是坚毅和疯狂。

听到这话,云飞心中没来由的一紧,而众人则是愣住了,听牧羽这意思,他难道还能战?可是如今他灵力耗完,身体虚弱,拿什么去与还能发动玄阶武法的云飞斗?一时间,无数人都期待的看着擂台上的牧羽,生出一股深深的期待来。

“无稽之谈,如今你全身提不起半点灵力,你拿什么和我斗?拿什么反败为胜?难道靠你那张嘴吗?”

云飞心中越发的感觉不安,但是看着神色疯狂而坚毅的牧羽,一股恐惧在内心慢慢滋生。似乎是为了让自己相信,他不停的怒喝道。

“其实我也不想那么做的,毕竟一场失败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你云飞不行,你没资格打败我!”

下一刻,只见牧羽神色冷冽的盯着云飞,手中光芒一闪,却是突然出现一柄三尺黑色长剑。

“剑?难道牧羽还会用剑?”

“不应该吧,牧羽可是体武,雷道两绝,他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去修炼剑道?”

“就是不知道他剑道怎样,一般的剑道造诣可是不容易对付云飞师兄的啊!”

见到在这关键时刻,牧羽竟然没来由的取出一把长剑来,众人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

“好剑!”

“剑身轻盈飘逸,颇有灵性,堪称灵器中的极品。”

“这小子真是给人惊喜不断啊,都快比上本座的天器了。”

然而,看台上的古生风等人的目光则是被牧羽手中的那柄剑深深吸引,对他们来说,这把剑远比牧羽来得惊讶。

“这小子也太不小心了,那可是圣器,若是被人认出,恐怕不仅整个莽荒,甚至古海都会轰动啊!”

云海宗后山,一座山巅之上,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正站在这里,静静的看着演武场上的一切。

“师尊,用不用…”

闻言,老者身后的中年眼中闪过一丝狠辣,询问道。

“不用,这是他的机缘也是他的劫,一旦度过,便是鲤跃龙门,从此天高地阔任鸟飞了。”然而,前方老者却是阻止了他。

“是,师尊!”

中年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虽然他知道自己师尊很看重小师弟,却没想到师尊对小师弟重视到如此程度,只是希望小师弟不要让师尊失望吧!

“剑,是那柄剑!”

人群中,一个很少有人注意的角落里,几位弟子围在一起,老者牧羽拿出那柄长剑,却是满脸惊恐,全身都在瑟瑟发抖。

“他就是那位面具人!”

一旁,一位青年满脸愤怒,却又化作一丝无奈和恐慌。原来这几人正是上次前往云罗平原的几人。那次因为一位神秘面具人的出现,不仅导致他们辛苦获得的晶石被夺,更是有几位弟子丧命佣兵手中,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位面具人。

但是今日牧羽突然拿出了那柄他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长剑,那面具人的身份不是昭然若揭吗?此刻的向应天等人是感觉有苦说不出,就好像是纨绔公子去那种地方,完事之后反倒闲别人技术不到位,不给钱。此刻他们就是那被嫌弃的人。

不过今非昔比,他们虽然也是执法一脉弟子,却属于那种边缘化,不被太重视的人,再加上如今牧羽天赋绝伦,得到了宗门重视,即便他们揭穿牧羽的身份,他也不会得到什么惩处,毕竟对于一个宗门来说,天才的诞生太重要了,若是他们揭穿牧羽身份,说不定宗主会直接以离间宗门和谐为由,直接处死他们几人。无奈,他们只得将这份怨恨深埋心底,再也没有资格与牧羽一争高下了。

“哼,无知,剑者需要的是长时间的磨炼才能掌控好,你修炼至今不到一年,又兼修体武和雷道,对于剑道你又能掌控几分?到头来终究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擂台上,云飞勉强恢复震惊,语气颤抖着说道,似乎是在努力的说服他自己。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对此,牧羽平淡一笑,右手握紧长剑,一股锋利而无法无天的气势冲天而起,虽然缺少灵力加持,但却更具有杀伐气势。

“我不信,追魂枪!”

感受着牧羽体内突然变化的气势,云飞神色大变,突然怒喝一声,一柄不过五尺长的长枪出现在他手中,体内剩余的灵力全部灌入其中,化作灵力长龙,携带不可抵挡之势直奔牧羽心脏而去。

“天衍剑典第一式,一剑出,山河断!”

就在此刻,牧羽的气势却是再度变化。刚刚还轻盈锋利,此刻却是变得厚重霸道,仿佛有着移山填海之能。虽无灵力加持,却带着一种别样的力量,势如利剑,冲天而起。将保护擂台的阵法光幕都刺出一道道裂缝来。

“剑势,竟然是剑势!”

这时,看台上一位年逾古稀的长老却是全身颤抖,感受着牧羽体内那股别样的气势,老泪纵横起来。

“剑长老这是怎么了?”

见状,那老者身边的人满脸疑惑,不知道剑长老为何突然有此表现。

“看来师尊苦心孤诣几十年,应该就是在等小师弟了!”

古生风和天极看着牧羽体内突然爆发的气势,皆是十分欣慰的微笑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然而,莫沧澜却是瞳孔紧缩,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愤怒。想他莫沧澜当年也是一代天骄,名满四方,影响一代人物。却没想到,几十年过后,云海宗竟然出现了此等人物。体武,雷道,剑道三绝,再加上无可伦比的战力,可以预见,用不了多少年,云海宗就能出现一位睥睨众生的天武强者,到了那时,自己等苦心布局几十年,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这个牧羽必须死,哪怕是暴露所有布局,都必须杀死他,否则等他成长起来,将会是自己等人的末日。半晌,莫沧澜再次在心中决定了对牧羽的必杀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