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内门第一人

“呲呲…”

就在此刻,比较靠近擂台的一些弟子,在牧羽那股锋利无比的气势下,他们的衣服竟然直接被割裂,甚至皮肤表层还出现了一道道细小血口。

“哼,牧羽,你以为你随便搞个什么东西出来,就能吓到我云飞吗,别做梦了!”

感受着牧羽越来越强盛的气势和周围那些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云飞脸上第一次产生了慌乱的表情,但他还是装作很镇定,只是说的话到最后他自己都没有了底气。

“你先能对付得了这一剑再说吧!”

对此,牧羽没有任何意外,云飞向来都是骄傲至极的人,说是自负也不会过,怎么会轻易认输呢,所以他早就知道云飞会有这个表现。而想要他这种人想让他醒过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打醒他。

而自己这段时间闭关一来,除了钻研雷道和体武,最重要的就是领悟了剑势。不过他做事向来算无遗漏,给自己留有余地,今日若不是云飞逼迫,他又怎么会将这件大杀器暴露出来呢!

“啊!”

就在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下,云飞此刻最为强大的追魂枪,还没来得及冲出他身体三米,就直接在锋利的剑势下寸寸覆灭,一道道细小而锐利的剑气直接冲击在他身上,撕裂出一道道血口。

牧羽手握天衍剑,目光平静而锐利,势不可挡。既然暴露出来底牌,那就一定要彻底击败云飞。虽然今日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杀了云飞,但至少要重创他,让他以后再也不能成为自己的威胁。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整个擂台都被剑势笼罩时,那天衍剑内冒出一丝丝细微的黑芒,极为小心的吸收着一缕缕剑气,只是动作太过细微谨慎,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嗯,这是天武的气息,是谁?”

就在这时,那山脉之巅的老者身影眉头紧皱,死死的盯着演武场所在的方位。刚刚他竟然察觉到一股十分强悍的气息,唯有天武强者才能拥有的气息。而整个帝国南部,除了他之外,貌似并没有天武强者,那么这股气息从何而来,老者十分不解。

“噗…”

擂台上,云飞全身都是细小的血口,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然而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心灵上的打击,他不惜违背宗门规矩服用丹药恢复灵力,最终却还是失败了,而且还是惨白,让他如何能够接受?故此,他急火攻心之下,外加身体伤势眼中,一口心血喷出,直接昏迷了过去。

“呼,总算没有辜负自己定下的目标。”

见状,牧羽一脸的放松神色。但就在这时,一道黑芒直奔他内心,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刹那间,牧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即失去了意识。

“咚!咚!”

随着两人接连倒地,演武场数万人全部愣住了,特别是那些下了重注的弟子,两人这战斗结果究竟该怎么算,是两败俱伤还是?

主持这场战斗的郝炎长老也楞了,不过他终究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便将视线投向看台上的宗主古生风。

“咳咳…”

见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古生风无奈的咳嗽着,一脸的为难。这结果还真不好宣布。但就在这时,似乎是什么传进了他的耳朵,令他瞳孔一阵收缩,随即看着擂台上早已失去意识的牧羽,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很好,经过这一场战斗,让本座看到了众弟子的努力,看到了你们的天赋,更看到了宗门的未来,一样其他弟子能够引以为荣,更加努力的修炼成长,将来能够反哺宗门。至于这一战的结果…”

说到这里,古生风刻意停顿了一下,甚至还冷冷的看了看执法长老莫沧澜。

“此战牧羽胜出,另外云飞宗门大比上违规服用丹药,令其伤好过后到宗门思过崖闭关三月,算是惩罚。并且念在其天赋异禀,故特批参与半年后的帝都盛会。”

随着古生风的话语落下,众人高呼起来,一部分人是因为自己下注牧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更多的则是因牧羽强势崛起,成为云海宗内门第一人而激动。

虽然牧羽只是战胜了云飞,并没有与其他几人战斗。但是牧羽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连击败气武二重的云飞都败在他手中,而内门弟子中,气武二重已是顶峰。所以称牧羽为内门第一人毫不为过。

“宗主,如此宣布是否不妥?”

看台上,莫沧澜脸色一阵变幻,最后还是缓和着语气,对古生风轻声问道。

“额,莫长老,你那弟子做了什么本座相信你不是不知道吧!罚他思过崖闭关三月,已经是本座看在他的天赋上,给与的最轻惩罚,难道莫长老还有更好的建议?”

闻言,古生风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以往莫沧澜虽然与他也不太对付,但至少不会像这次这种直接质疑他的决定。难道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不敢,老朽代逆徒谢过宗主!”

见到古生风脸色冷漠,话语间带着浓烈的不满,莫沧澜赶紧说道,不过低下的头颅中,阴翳的眼眸中满是杀意。

“好了,念你爱徒心切,就不作计较了,赶紧带你弟子回去疗伤吧!”

“是,谢谢宗主!”

莫沧澜十分恭敬的说了声,然后飞跃而起,手掌中一股强悍灵力涌出,化作一条长绳,直接将擂台上昏迷不醒的云飞卷起,带走了。

“你也去吧!”

见到莫沧澜离开,古生风才看了一眼天极,又望向擂台说道。小小举动却似有深意。

“是!”

天极同样神色一冷,盯着远去的莫沧澜,然后吩咐人将牧羽抬走。刚刚他同样收到来自师尊的传音,只有一句话。

“你们小师弟正被人神魂夺舍,速带他来见我。”

神魂力量,向来虚无缥缈,踏入地武境的武者或许能有所接触,但想要精通,唯有步入天武境才可能。而整个帝国南部只有自己师尊一位天武强者,而且还是暗中的,那牧羽遭遇的那位天武强者又从何而来呢?肯定是“他们”,又只能是“他们”,只有他们才拥有天武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