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惊天秘闻

曹真听到这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一个陷阱问题。

曹真能从刘天恩的口吻里听出来,刘天恩已经知道自己的侄女给自己写过信。自己要是说没有,恐怕不现实,要是有,那么自己就掉进这个陷阱问题里面。

“老臣,没有收到过信件。”

最后曹真还是没有承认,他就不信,自己说没有,刘天恩还敢搜查自己的太师府吗?

“曹太师说没有,那么你敢不敢让本皇子去你府里搜查一番?”

曹真还没有说话,刘玉龙呵斥道:“胡闹,太师府也是你想搜查就能搜查的,你还有一点规矩没有?”

“父皇,儿臣…。”

“退下,这里现在没有你们俩说话的份。”

“父皇…”

“退下。”

刘天恩和刘天宇看到自己的父皇再一次偏袒曹真,这哥俩心里好来气,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无奈,哥俩只能狠狠的看了一眼曹真,从里面退出来。

“二哥,这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向着曹真那个老家伙?”

“父皇做事,什么时候都轮不到咱们来管,唉…!”

刘天宇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只怕这一次,又让曹真顺利的过关了。”

刘天恩不服气道:“顺利过关,这一次是鱼死网破,他不死就是我死,二哥,咱们还得再想个办法。”

“想什么办法?你的办法再好,父皇那里通不过有什么用,你总不能拿着刀去暗杀曹真吧?”

“哎,我没有想起来还有这招。”

“你别乱来。”

刘天宇只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牢骚,没有想到刘天恩听风就是雨,还暗杀曹真,真是犯不上。

这哥俩在外面说,里面刘玉龙继续安慰曹真,笑道:“老爱卿,我那两个孩子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们年岁都不大,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朕以后有什么事情还劳烦爱卿啊。”

曹真连忙弯腰施礼,皇上能宠信到这个份上,在朝廷里怕是没有第二个人了。他再一次向刘玉龙表示了自己的忠心。

君臣又聊了一会儿,曹真就出来了,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真险啊,差一点就过不去了。

里面的刘玉龙,一改刚才的笑脸,瞬间的变得很严肃。

“冉坤,你去看看他们哥俩走远了没有,把他们俩给朕叫过来。”刘玉龙吩咐道。

“遵旨。”

冉坤出来,看了看,哪里还有刘天恩和刘天宇的影子,转身回去,禀报:“皇上,二殿下和三殿下已经不再这里了。”

刘玉龙眯着眼睛,手捻龙须,思忖了一下,问道:“冉坤,这次羌国来求援,带来了多少贡品?”

冉坤答道:“回皇上,这次羌国带来的贡品还在检点中,具体数字还没有来报。”

“这次是谁负责?”

“是翰林的李年延大人。”

“吩咐下去,这次贡品的清点交给曹真,让曹真明天给朕回话。”

冉坤听到这话,看了一眼刘玉龙,道:“老奴遵旨,这就去传旨。”

“去吧。”

太师府。

曹真刚刚落脚,面前就迎来了,郑昌信,曹氏,以及郑伦。

“叔父,您怎么才回来啊?”曹氏连忙上前是搀扶曹真。

“昌信见过叔父。”

“郑伦见过外祖父。”

父子俩赶紧施礼。

看到这三个人,曹真心里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尤其是看到自己的侄女,他恨不得上去打她一巴掌,但是他忍住了,面对这个三个人,曹真只是说了声:“婉儿跟我去书房,其他的人不要跟来。”

“哎,叔父,我搀着您。”

书房内。

曹真面对曹婉儿,脸色铁青的说道:“你走的时候,我曾经跟你说过,到了那一边你要好好的和郑昌信过日子,不要整天惹是生非,怎么就记不住呢,郑伦三天两头的闯祸,你怎么也不管管?”

曹婉儿这会儿那还有一点刚才的恭维样,坐在椅子上大大咧咧,轻蔑的看了一眼曹真,哼了一声说道:“我也想管,可是怎么管,郑伦可是你的种,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早该知道,早知道他现在会闯祸,当初就不应该生下他。”

‘婉儿,你不要胡说……’曹真呵斥一声。

可是曹婉儿装作听不见,继续说道:“当初,你把我嫁给郑昌信,你早就知道我已经有了身孕,你不就是想给自己的后代找个好人家吗,我做到了,至于管教嘛。你这当朝太师的亲爹都不管,我还怎么管?再说,谁知道刘天恩他是当今的皇子?现在这祸事已经闯下,我一个妇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留给你这当朝太师的爹吧。”

曹婉儿审了一下懒腰,轻飘飘的说道:“好久没有回来帝都了,我得去陪我相公出去逛逛买点东西了,至于怎么办,你就自己看着办吧,你要是不心疼你这个从未谋面的孩子,你就看着他死吧。”

“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的伦儿要是死了,那咱俩的关系我也得公之于众了,他们天下的百姓看看,亲叔父是如何霸占自己的亲侄女的。”

一番话说下来,曹真的额头上冷汗直流。

“婉儿,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是,这件事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该消气了,你现在过的不好吗?丈夫有钱,叔父再朝有权,你两样全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况且你都答应过我,这辈子老死也不往外说,安安稳稳过你的日子,现在你又说出来,莫非你要食言?”

“哈哈……。”

曹婉儿好像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事情,她说道:“叔父,你指望你一个被你伤害过的女人替你保守秘密,我的曹太师,你是怎么想的?枉费你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女人心海底针吗?”

“对了,你说我现在有什么不满意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很不满意,我不满意的地方太多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嫁给一个商人,难道凭我曹府千金的身份,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很难吗?”

“我把你嫁给一个商人,是不想亏待你以后的生活。”

“不对,你把我嫁给一个商人,其实就是想让远离帝都,不想让人知道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一生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