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小鹿乱撞

“不是污点,是亏欠。你要是我的污点,就凭我的身份,想要把你这个污点擦去,很难吗?”

“你再想想,如果你是我的污点,那么在你给我写信的时候,我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就凭三皇子的作为,你以为你们一家老小可以逃的了吗?”

“我为什么要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还要把你们接来帝都,你有没有想过,我担有多大的风险?我觉得我现在为你做的事情,已经够弥补当初我酒后对你犯下的错。”

“现在为了保你们,三殿下已经处处在与我为敌,稍有不慎,我就会万劫不复,刚才在宫里,三殿下质问书信的问题,让我给否决了,皇上现在虽然还对我客客气气,但是,我能感觉到,皇上已经对我动了疑心,我现在是两头受堵,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

曹真这话说的很冷,这话里有大棒,有甜枣,也有自己的无奈。

“你说的好听,人生一世,谁不想活的轰轰烈烈,凭什么我就要在那个穷乡僻壤里待一辈子,而你曹真,却在帝都声名显赫?”

“还有,你是为了保我们,才把我接来的吗?我看你是自保,你曹真是当朝太师,如果连自己的亲侄女都保不住,试问,你还能保谁,谁还会为你卖命?”

“再说,那封书信,我为什么要公开的承认我给你写过信,就是为了堵你的嘴,你可以说没有收到,但是我确实给你写了,但是那封信到没到你手里,那就只有猜测了。”

“你想别人会怎么猜测你,说你看到信没有作为,想保自己的命,而不管他人?所以,我那封信是逼你不得不管我们。我想,你接到那封信后,也做过一番挣扎吧?”

曹婉儿这一番话简直说到了曹真的心缝里面。

曹真还真是这么想的,他就防着曹婉儿这一手,所以,那一天他跟刘玉龙说话的时候,说的很隐晦,自己不至于把话说死,到时候没有退路。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曹真现在才知道,自己这个侄女并非一无是处,心机藏得很深。

“哼,我真是高看你了,你就这点心思,还讲谋略。”

两个人在书房里谈话,忽然,曹家的管事跑过来,禀报道:“老爷,宫里来圣旨了。”

“圣旨?”

曹真豁然起身,他皱起眉头,觉得这道圣旨来的太突然,会是什么事呢?他的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你先回避。”曹真说一声,曹婉儿当着管事的面,给曹真道了个万福,毕竟俩人还没有闹掰。

冉坤拿着圣旨进来,说道:“曹太师,皇上命你清点一下羌国进贡来的东西,查点清楚后明日给皇上复命。”

曹真接过圣旨,问道:“冉公公,皇上有没有别的指示?”

冉坤摇头,说道:“曹太师,圣旨已经给你了,咱家回去复命了。”

没有多余的话,冉坤转身就走。

就这一个信号,曹真的心里,忽然空了一下,他的心现在隐隐约约的有些疼,他久居庙堂,这点事情还看不出来,这皇上是要拿他开刀啊,说白了,就是找个借口弄他。就是给了你一把钢刀,让你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至于什么抹脖子,完全取决于皇上,而不是你本人。

但是这圣旨还得接,差事还得办,至于以后的事情,只能听天由命了。

刘玉龙虽然是一个老好人,但他毕竟是一朝人王帝主,没有一点脾气怎么行,关键还是关乎到自己孩子的性命,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刘玉龙是个人,还是天下最大的人。他怎么能眼看着自己孩子的性命受到伤害,就是猜测的也不行,他一定要把这个猜测变得没有猜测。

刘天恩不知道自己的老子已经要开始整曹真了,他这个时候已经和刘天宇回到了泰安宫。

刘天宇进宫一趟不容易,非要来刘天恩的泰安宫看一下。看看自己的兄弟在皇宫生活的怎么样?

这个在皇宫生活的这么样,可不是有吃有穿就行了,皇子们在皇宫里住着,最怕两个字,寂寞。

可是当刘天宇看刘天恩的泰安宫里的摆设时,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自己这个三弟在宫里绝对不寂寞。

“三弟,你这院子摆设的太热闹了,这都是什么呀,我怎么一个都没有见过?”

“二哥没有见过,也不足为奇,父皇天天在皇宫里住着,也没有见过我这里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我自己的捣鼓的。”

刘天恩说着,跟刘天宇介绍着这里面的东西。

刘天宇听得眼睛都快要直了,他有心想要上去试试,可是自己这脚却挡住他的步伐,他只能看着这些心动的东西,叹气了。

“皇兄不要叹气,你来一次,我让你看看他们怎么用,回头你在你的王府里也弄着一些这样的东西,每日坚持锻炼,我相信你的脚伤会有所改变。”

“呵呵,谢谢三弟宽我的心,我的脚伤,我自己知道,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每每想起来,我都觉得我庆幸生在了皇家,要是换成老百姓,我都不一定能娶上媳妇。”

“二哥,我不骗你,你不要妄自菲薄。”刘天恩一看自己的二哥不相信自己,他连忙又说道:“这些只要每日坚持锻炼,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能够和常人一样。”

“好,二哥信你。可是这些玩意怎么用?”

“这个好办,我来给你演示一下。”

“你给我演示?”刘天宇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三弟,说道:“你行吗?”

“二哥小看人呐,你看着吧。”

刘天恩撩起一节衣衫,塞进腰间。做了一下运动前的热身。

先来四百米障碍物,只见刘天恩身轻如燕,跑这个四百米简直就是春风刮过一样,很柔很轻。

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上了一圈人,龙汉魂,程恩赐,雪奴,青儿,还有秦飞虎他们。

看着刘天恩做这些东西的时候,那姿势,潇洒飘逸,那动作,行云流水,简直甩他们好几条街。

雪奴一旁边都看傻眼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看到刘天恩矫健的身姿,雪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好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