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哥俩商议

刘天宇在三个皇子中,是最有抱负的一个。他也知道朝廷现如今的弊端。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就算知道这些弊端其实也不管什么用。

一个跛脚闲散王爷的话,会有什么威严?

一点威严都没有,就连杨相臣和裴仲这样的老官场,老忠臣,在朝中想要做出一点改变都是难上加难,更何况自己这个年轻人。

于是,他把心里的想法暂时压了下去,没有向任何人说过。

但是,今天刘天恩手下这几个侍卫给他带来的一幕幕演示,正好贴近他心中这些年来的一些想法。

激动刘天宇没有管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而是上前,一把拉住刘天恩的手腕,说道:“三弟,我有话与你说。”

看着如此激动的刘天宇,刘天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忙说道:“二哥,有话好说,不要激动。”

“三弟,我们去屋里谈,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商量。”

“好。”

兄弟二人,来到屋里,关上门,对面而坐。

刘天宇单刀直入,问道:“三弟可知魏武、虎豹、锐鹰乎?”

“二哥想说史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机动部队?”

刘天宇点头道:“不错。”

刘天恩看着刘天宇莞尔一笑,说道:“二哥,你怎么会想到机动部队?”

“我想这些已经不是想了一天两天了,我夏朝身处中原复地,善耕而不善骑,北方的游牧民族善骑而不善耕,他们常年来到我夏朝边境打草谷,来了就抢,抢完就走,来无影去无踪,想要抓他们,人少了打不过,人多了不值得,真要等朝廷调兵,恐怕兵还未到,他们早就回去了。”

“如果我们能够训练一批像史书上那样的机动部队守在边疆,闲时就地训练,战时随机出动,这样一来,边疆的安全就大大的加强了,而且军费也会相应的减少,百姓也不会因此在遭受战火之苦。”

刘天宇说的很诚恳。

“我一直在想,我这些想法如果放到朝堂之上,会有多少人支持?”

“二哥,你不要异想天开,你的这些想法放到朝堂之上,不会有人支持你,相反,还会给你扣上霍乱朝廷的帽子。”

“自从皇爷爷登基后,重文轻武,文人的一片锦绣文章,可抵武将用生命换来的军功,这样一来,大大的削弱了武将的权利,几十年过来,朝廷已经允许了这样的存在,你这个时候把这想法丢进朝堂,你不是给文官们上眼药吗,他们本来就觉得武将都是一帮不读书,只知道耍刀枪棍棒的莽夫,你这个时候在有这样的想法,我敢打赌,你如果敢说,等待你的,就是数不清的唇枪舌剑。”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没说,我一直把这样的想法压在心底,今天,我是看到你和你的属下给我演示,我才知道,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原来三弟,你也有这样的想法。”

“其实我这样的想法和你一样,很早就有了,但是咱俩不一样的是,二哥你只是想,而我是连想带做,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未来,院子里的那几个人,我还想把他们全都安排进军队,让他们去军队历练,只有经过战火的洗礼,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到那个时候,不管是父皇还是我们兄弟三个,等扭转朝廷的局面时,就会多上几分把握。”

说道这里,刘天宇叹口气,说道:“还是三弟你想的远,二哥心里的这点想法跟你比起来,简直差的太多。”

“二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咱们兄弟身为皇子,咱们不替父皇分忧,又要靠谁呢,你说是不是?”

“没错。”

刘天宇想了想,问道:“但是,三弟,这些事情不能让你一个人扛着,二哥也想出点力,你现在有什么困难没有,只有二哥能帮忙的,你尽管说。”

“我现在还真困难需要二哥帮忙。”

“哦,什么事?”

“我想出宫建府,二哥能帮忙吗?”

“这个…!”

刘天宇为难了,因为这事不是他说了算的。“三弟,不是二哥不帮忙,这件事我确实无能为力。”

“要想出宫建府,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你举行成年礼,成了亲,父皇自然会让你出宫的,现在嘛,肯定不行。”

刘天恩顿时苦着脸说道:“可我现在不想成亲。”

刘天宇劝道:“三弟,莫要使小性子,成亲乃是人伦大事,我们身为皇子,就要担负起皇家给的责任,最基本的责任就是给皇家延续香火。”

“我只是不想现在成亲,又不是说一辈子不成亲。”

“那你说说你的理由,为什么现在不想成亲?”

“没有什么理由,反正现在就是不想成亲。”

刘天宇看了看门口,突然问道:“三弟,你现在不成亲,难道是为了外面那个雪奴姑娘?”

刘天恩连忙摆手,说道:“二哥,你不要胡乱猜测,不是因为她。”

“那是为什么?难道三弟你已经有了心上人?还是你有什么隐疾?”

“二哥。”刘天恩突然板起脸。

“好好好,二哥不猜了,三弟不要生气。你不说肯定有你的难言之隐,二哥不问了。”

“我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只不过是想带着他们去山里拉练,在皇宫里,出去一趟太费事,出宫建府只是方便点。”

“哦,原来是这样,我懂了,但是这跟你成亲没有冲突啊,你可以成亲后在搬出来啊,反正也没有几天了。”

“二哥,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去想那些事情吗?现在北上大军的粮草还没有着落,现在又竖立了曹真这么一个难缠的对手,父皇那里又偏袒他,咱们都已经把杀手锏拿出来了,父皇还是无动于衷,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曹真那里确实有些难办。”

啪啪啪。

门外有人敲门。

“什么事情?”

“三殿下,冉总管来了,说是有要事要面见您?”

冉坤来了?还有要事?

“让他进来。”

冉坤来到屋里现施礼:“见到二殿下,见过三殿下。”

“冉总管请起,不知道冉总管找我何事?”

“三殿下,皇上已经命曹真查点这次羌国带来的贡品,老奴前来告知一声,皇上让您做点准备。”

“让我做点准备?”刘天恩皱着眉头,忽然,他想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