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夜探太师府

“冉总管请回去,我知道。”

“是。”

冉坤走后,刘天宇连忙问道:“父皇这是让你抓曹真的错?”

刘天宇摇头:“不是抓曹真的错,而是找曹真犯错的证据。”

“看来父皇想办曹真,也得谨慎。”

“曹真的太师之职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门生故吏,父皇想要办曹真,就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这些证据要绝对有效,要不然,曹真的学生聚集起来,父皇也很难办。”

“那你有把握能找出来有力的证据吗?”

“目前,我最有力的证据就裴仲和雪奴,因为他们两个人都知道我在华安府遇刺,而雪奴更是亲眼目睹过郑伦刺杀我的过程,如果他们俩出来作证,郑伦他跑不了。”

“但是想要扳倒曹真,可能还欠缺一点。”

“你不是已经把帝都府尹赵元成拉过来了吗,他曾经是曹真的学生,他肯定知道曹真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刘天恩摇头:“恐怕不见得,曹真位居庙堂甚久,做事老辣,且圆滑,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把柄交于他人。”

“那怎么办?父皇让你准备,你准备什么?”

刘天恩想了想,说道:“父皇让曹真清点羌国的贡品,明显是在贡品上做文章,贡品上能做什么文章?”

“父皇的意思,是不是让你查一下曹真有没有私吞过贡品?”

“嗯?私吞贡品?”刘天恩忽然明白了:“应该没错,曹真身为父皇的臂膀,平时都是帮父皇做事,再接待外使中,手脚不干净,顺手牵羊拿走一两件不起眼的贡品,也不是不可能,如果能把找出几件曹真私吞的贡品,拿给父皇,相信曹真这一次绝对翻不了身。”

“有道理,三弟,你准备怎么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证据不会自己跑出来。”

“你要怎么做?”

“我要夜探太师府,看看曹真的太师府里到底有没有外使的贡品,其实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有,但是在太师府的那个角落,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所以,除了夜探太师府,我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到是一条路,可是,太危险了,太师府高手如云,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潜伏进去,有些难度。”

“呵呵,不是我说大话,别人怕太师府,可我不怕。”

“为什么?”

“就算被太师府的人抓住又如何,我是皇子,谁敢给皇子扣上刺客的帽子?再说,他太师府的防守,还能有三衙司的防守严密吗?我的人在三衙司都能来去自如,更何况他一个太师府。”

听到三衙司,刘天宇哈哈的大笑起来:“我听说了,乔玄为了要找回面子,听说要再与你比试一次,你答应了?”

“我答应了,不过不是现在,等这件事情办妥了,我一定好好的跟他比一次。”

“好,现在先不说他了,还是先商量一下今天晚上的行动吧,把人都叫进来。”

晚上,一钩斜月,几点繁星。

太师府边缘出现了三个黑衣人。

刘天恩、肖清、徐翦。

三个人来到太师府的围墙下,左右看看,没有发现人后,他们顺着围墙外的树木爬上墙头。

来到墙上刚刚站住,就听的墙头那边传来几声大狗汪汪汪的叫声。

在这大黑夜异常的响亮。

刘天恩想到了有狗,但是没有想到,这狗就拴在墙头的边缘下面。

太师府里的巡逻兵丁听见这边有情况,连忙向这边走来。

三个人被大狗叫的个措手不及,见有人过来,连忙又跳回树上,爬到茂密处,遮住自己的身形。

巡逻来到这里,只见大狗汪汪的向外叫着,但是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影。以为是外面,风吹树动,大狗不知,才会汪汪大叫,也没有往心里去。

看看这边没有发现可疑的情况,就走了。

树上的刘天恩借着微弱的月光,见巡逻的人走远,从后面的布兜里掏出一个江米团子,扔向大狗。

大狗见有吃食,也就停住了喊叫,张口就去要江米团子。

这江米团子可不是一般的食物,他里面有头发丝,大狗一口咬下去,就被头发丝缠住了牙,头发丝卡在大狗的牙缝里。想咽咽不下去,想吐又吐不出去,嘴里乌嚷乌嚷的。

刘天恩三个人又再一次回到墙头上,这次大狗连看他们都不看了。

叫也叫不出来,光剩下趴在那里剔牙了。

三个人凑到一起,刘天恩吩咐道:“不要轻举妄动,像这样的情况,我们还可能遇到,遇到以后不要慌,现给大狗一个江米团子,等他被缠住以后再行动,现在我们分开来寻找,以一个时辰为限。不管找得到找不到,还在这里集合。”

“是。”

三个人分头继续行动。

可是刘天恩三个人在太师府里转了遍,也没有发现一件贡品的影子。

刘天恩很奇怪,难道曹真有未知先仆的本事,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要来,先把贡品藏起来了。

刘天恩不知道,他们能想到的,曹真这个官场的老油条能想不到吗。

早在曹真接到圣旨费那一刻,他就已经想到了,所以,他连忙派人把家里以前克扣的贡品全都转移出去了。

他是太师,位极人臣,钱财对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像曹真这样身份的人,眼界自然要高于一般人,普通的物件已经难入他的眼睛了。

他现在想要的是别人没有的,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身份。

天下万物,除了皇上的宝座外,也就贡品,曹真敢伸手。

但他不知道,这些他克扣过来,真心喜欢的贡品,会成为杀他不见血的钢刀。

“殿下,我们现在就这么回去吗?”肖清问道。

刘天恩摇头:“不行,今天晚上找不到证据,我誓不罢休。”

刘天恩决定,三个人再在太师府转一圈的时候。

太师府的后门出现了几个人。

刘天恩三人不明情况,连忙蹲下,看着几个人陆续进入太师府。

“三更半夜,这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