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修士的菜市场

“追仙盟每年都会发出追仙会邀请函,除了追仙盟的成员之外,一些实力较强的其他散修也会收到。”

江彬说道:“叶道友手中的这张,就是追仙盟发出的本次追仙会邀请函。”

“胡百山这种被黑榜通缉悬赏之人,也是追仙盟的成员?”叶远疑惑道。

“胡百山肯定不是追仙盟的人。”

江彬笑道:“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拿他的人头去换悬赏奖励,他是绝对不敢随意抛头露面的。胡百山去参加追仙会,肯定会在进去之前乔装打扮。而且追仙会上还有一个规矩,哪怕某位修士被发现是黑榜之人,或者两位仇敌遇到等等,任何情况都绝不允许在追仙会上动手,这应该也是胡百山的一个依仗,他只需要尽快完成交易,趁人还未发现之前便偷偷溜走即可。”

“至于胡百山手里的邀请函,肯定是从其他人手中得到的。至于是交易来的,还是杀人越货得到的,就不得而知了。”

“追仙盟发放邀请函,但这些邀请函不是记名的,谁都可以拿着它参加追仙会!”

“每年的追仙会,都会有一些胡百山这种人,但只要守规矩,追仙盟是不会理会的。”

听完江彬的解释,叶远算是对追仙盟和追仙会有了大致的了解,心中生出几分兴趣。

他虽然从胡百山身上得到一些丹药,但品质一般,用不了多长时间,正好借此机会去追仙会上看一看。

“不知道这追仙会,是用什么交易的?灵石?”叶远问江彬。

“灵石何其稀有,怎么可能用灵石!”

江彬笑道:“况且散修和宗门之人不同,大多生活在俗世之中,许多人在修炼的同时也会经商,繁衍家族,所以世俗钱财才是他们日常交易所用的东西。当然,除此之外,也有以物换物的方式,可以互相之间自行估价,也可以请追仙盟中的大师帮忙定价,总之很少有使用灵石的情况,毕竟即便最普通的下品灵石,也价值数十亿,而且往往有价无市。”

“明白了。”

叶远点点头,他虽然没钱,却有刚从胡百山身上得到的两本功法和一件法器,到那里卖掉就行了。

“我打算去追仙会看看,不知江道友作何打算?”叶远问道。

“我和师妹原本只是出来抓捕侯春来的,幸得叶道友相助,不仅抓住了侯春来,如今又斩杀了胡百山,所以还是尽快回到宗门复命最为妥当。”

江彬说着,向叶远拱了拱手:“叶道友,叶兄,后会有期!日后叶兄若有机会,请来云月宗一游,好让小弟一尽地主之谊,答谢救命之恩!”

他与叶远年龄相仿,但这一声叶兄,叫的心服口服。

江倩倩也学江彬的样子,向叶远拱手告别。

“会有机会的,后会有期!”叶远还礼。

江彬和江倩倩带着胡百山的头颅离开了,叶远弹出一个火球,将胡百山的尸体连同周围流淌出的血液烧的干干净净。

他拿出手机给秦冰凝打了个电话,告知她有事,今夜不回家了。

在秦冰凝的叮咛声中,叶远踏上前往追仙会的道路。

按照追仙会邀请函上的地址,叶远在一个灯火稀少的小镇上,找到一座宅院。

刚来到大门口,便有两位纳气后期的修士拦住他:“这位道友,请出示邀请函!”

叶远取出邀请函,随后在其中一人的引领下,进入宅院,又从房屋内的一个楼梯进入地下。

还没有看到人,叶远就听到了乱哄哄如同菜市场般的声音,同时感受到了上百道修士的气息。

这些气息,有强有弱,绝大多数是纳气期的修士,只有零星几道气息远远强于众人,很明显属于凝液期修士。

“请进!”

引领他的修士带他走下楼梯后,转身离开。

叶远打量着这里。

这是一篇建造于地下数米深处的广场,方圆足有近百丈,极为宽广。

在四周的墙壁和一些用作支撑的石柱上,安装有无数灯具,散发着明亮却不刺眼的柔和光芒,将这里照得如同白昼。

此时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百人,男女老少都有,衣着更是五花八门。

有身穿西装革履、一派土豪老板打扮的修士,还有破衣烂衫、叫花子一般的存在。

散修群体就是这样,他们大多生活在世俗之中,在修炼之余,做什么的都有,既有人像汉宁市三大家族的家主一般,凭借修为创建家业,也有人喜欢自在逍遥,四处游荡。

在这里,没有人会用衣着外貌去评判一个人,那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乍一看这些人,叶远还真的有种置身于菜市场的感觉。

只见他们有人在身前摆下数件东西,或是吆喝,或是默默等待其他人来看。

也有人游走于各个摊位,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有人看中了一件法器,但摊主开价过高,便不免讨价还价一番,争执半天。

许多人在世俗中都身怀巨富,但在这里,却和菜市场的大爷大妈没有什么两样。

“这位道友,需不需要法器?”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快步来到叶远身前,如同在街头推销手机一样,打开自己的大衣,只见左右两侧各挂着三五件法器,有刀有剑,还有防御性的盾牌。

“这把刀怎么卖?”叶远随便指了指其中一把短刀。

男子的眼眸一亮,口若悬河地介绍起来:“道友好眼力,这把刀在我这些法器里,当属质量最好的一把了,它是从某处古遗址中发掘出来的,由当时最著名的炼器大师亲手炼制而成……”

“炼器大师,就炼了个黄阶下品的法器?”叶远似笑非笑道。

男子却神情自若,没有半点尴尬之意:“炼器大师年轻时的作品嘛,你别看这把刀只有黄阶下品,但它的威力,比起黄阶中品,也不逞多让。普通的黄阶下品法器和它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买到即是赚到……”

叶远打断了他的话:“你直接说,多少钱!”

男子眼珠子一转,伸出五根手指:“五十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