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捡了个大漏

“那你看一下我这件法器,能值多少钱?”

叶远取出他从胡百山身上得到的那把短刀。

“原来道友是要卖法器啊!”

男子顿时换了一种姿态,接过叶远的短刀,放在手中上下打量,口中评判道:“这把刀的品相很一般啊,所用材料太差,不过是由一般的精铁炼制而成,而且手法欠佳……”

他轻叹口气,看向叶远:“道友,这件法器不怎么样啊,不过你如果想卖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良心价,两亿,怎么样?”

“不怎么样。”

叶远伸手拿回短刀,向前走去,摇头失笑。

男子怀中的那把短刀,和自己这把,质量相差无几,却在男子一捧一踩之间,价格相差了整整二十五倍。

就算是个孩童,恐怕也不会相信他的说辞。

“道友,道友请留步,价格好商量嘛!”

男子却不愿轻易放过叶远,追了上来,伸出三根手指:“三亿,怎么样?”

见叶远不理会他,又立即改口:“四亿、五亿、六亿!六亿总可以了吧!六六大顺,咱们都讨个吉利,怎么样?”

叶远径直向前走,男子一咬牙:“八亿!这总可以了吧!这个价格你再不卖,就别想卖掉它了!”

叶远依旧没有回应,男子却也没有再追上来,又快步迎向了另外一位刚从楼梯下来的修士。

“看来,一件黄阶下品法器的价格,应该在十亿左右。”

叶远估计,男子开价八亿,肯定还有不小的赚头,这就说明正常价格至少得有十亿。

不过开价八亿后,他没有再提高价格,也就意味着,黄阶下品法器的价格应该不会超过十五亿。

大概在这个区间内。

叶远在广场上逛了一圈,了解一番行情后,果然印证了心中猜测。

他的这把短刀法器,出价最高的也就是十一亿,而且这人明显不是二道贩子,是打算买来自己用的。

叶远又把那两本功法拿出来,它们都非常普通的黄阶下品功法,甚至在叶远看来,修炼它们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但对于一些像秦常松那样入不了宗门法眼,又没用什么大机缘的散修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两本功法,加起来价值十八亿。

叶远将它们和短刀卖掉,手机银行账户里顿时多出二十九亿的存款。

随后他来到一个摊位前。

这个摊位的主人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在他的身前,摆放着几件东西。

其中有几件法器,却没有一个品相完好,不是断了就是碎了,有的甚至完全失去了灵性,与破铜烂铁无异。

除此之外,便是几个打开的玉瓶,里面是一些丹药。

这些法器和瓶罐上,不少还沾染着泥土,多半是从某处古遗址刚刚发掘出来。

“道友,这个怎么卖?”叶远拿起一把断成两截的飞剑。

“五亿!”大汉闷声道,听起来颇为不爽。

“哦。”

叶远放下飞剑,又拿起一面布满裂纹的铜镜,“这个呢?”

“也是五亿!”大汉说道。

“哦。”

叶远又将其放下,随手拿起一个小玉瓶,“这个里面是什么丹药?”

“我哪里知道?”

大汉叹了口气:“真是倒霉透了,好不容易发现一处古遗址,结果一件好东西没抢到,只捞着这些破烂玩意,还有这几瓶不知道是什么的丹药!”

“没有去找大师鉴定吗?”叶远问道。

“找过,可大师也不认识!”大汉郁闷道。

“太可惜了,不清楚是什么丹药,谁敢胡乱服用?”叶远惋惜道。

“谁说不是呢!”

大汉叹息道:“留着一点用都没有,丢了又觉得可惜,唉,太倒霉了!”

“这样吧。”

叶远似乎纠结了一下,说道:“在下对炼丹术颇有兴趣,道友可否将它们卖给在下,让在下拿去研究研究。”

“可以啊!”

大汉眼前一亮:“十亿,你全部拿去!”

“道友莫不是在开玩笑?”

叶远转身欲走:“连大师都认不出的丹药,在下拿去研究,也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又不可能产生真的服用。说白了,它们也就是买几件玩具而已,道友竟然开价十亿,在下可买不起这么贵的玩具!”

“道友留步!”

大汉见叶远要走,顿时急了,伸手拉住叶远:“你说个数!”

“看在你辛辛苦苦把它们从古遗址里带出来的份上,一亿,你若同意,我就拿走,不同意就算了!”叶远淡淡道。

“我同意!一亿,你拿走!”

大汉二话不说,直接点头,这些东西留在手里一文不值,摆在眼前都嫌膈应,一亿卖掉也可以,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叶远直接用手机银行转账一亿,将那些丹药全部收入囊中。

离开摊位的时候,他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其他人不认识这些丹药,他可认识!

这些丹药,分明全部都是育脉丹!

说起这育脉丹,其实也不是什么高级丹药,不过是黄阶中品而已。

但它的作用,却是能够蕴养身体,促使灵脉觉醒!

在灵界,许多人从小时起就服用这种丹药,从而一些人在孩童时期就能够觉醒灵脉。

灵界之人,几乎没有不认识育脉丹的,但是如今地球上的修士,对于丹药的了解,基本上都来自于从古遗址中得到的零星记载,许多人修炼数十年,也只不过接触过三五种丹药罢了,就连那些炼丹师,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灵气复苏不过百年,在没有传承和高手悉心教导的情况下,仅凭研究古籍,他们的炼丹术能高明到哪里去?

一些大型宗门内的炼丹师,情况或许还好一些,但这里的所谓“大师”,也不过是散修而已,眼界和经验都非常有限,认不出育脉丹,实属正常。

“这几个小瓶里的育脉丹,全部加起来有十几枚,足够冰凝使用了!”

叶远暗想,育脉丹对他没用,但对尚未觉醒灵脉的秦冰凝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灵丹妙药。

捡了大漏的叶远心情不错,继续在各个摊位前溜达。

“当当当——”

临近午夜十二点,三道锣声响起,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传遍整个广场:“各位道友,拍卖会将在十分钟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