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初用道术

包工头刚打完电话没一会儿,就有两辆奔驰开进了我们村,停到了工地旁边。

之后便从车上下来一位膘肥体宽,长发及肩的胖子。而此人,正是李成墨。

这李成墨倒是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本以为他应该是那种西装笔挺,又瘦又高,浑身散发着书卷气的成功人士。

但眼前这人,身上满满的江湖酒气,要不是提前知道他就是李经理,我还真看不出来他就是宏图集团的经理。

李成墨压根看都没看那些工人一眼,直接就笑眯眯地走到了市领导那儿,哈腰弯背的聊着天。

几人寒暄了一阵后,开始进入了正题。

原本还满脸笑意的李成墨突然胖脸一沉,转过头死死地盯着手底下的工人。

啪——只见他一巴掌拍到包工头的帽子上,问他还想不想干了,赶紧动工干活!

见众人迟迟都无动于衷,李成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自己又不敢上,于是一脚踹到了某个工人的屁股上,让他给大家做个榜样。

好在那下去的是个工人,平日里干的活不算少,身体素质还是过得去的,下去之后没有立马就倒,自己撑了一会儿又畏畏缩缩的退了出来。

李成墨有点生气了,大喊着叫包工头首当其冲!

这包工头可是一直看在眼里,心想着这工作丢了就丢了吧,不就20万吗,还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李成墨见此情景,当下就急了。这失了面子事小,这工程项目完不成,自己改选总经理无望事大!

这厮一咬牙一跺脚,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红票子,随后拍在车前盖上说到:“今天谁能了了这事儿,这5万块钱就归他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李老板出手就是阔绰。”

“我一天洗一千个盘子才赚一百,这5块,我要洗几万个盘子啊?!”

“这钱谁敢拿啊,有命拿没命花!”

但即使如此,还是有几个不怕死的想挑战挑战这笔横财。只不过结局都是在大家意料之中的,进去的几乎没有能竖着出来的,最强的一个也不过挺了1分半,最后还是倒了……

“是不是只要我能动得了土,这5万块就归我所有了?”我举起手,问道。

我爷爷听后差点没吓死,赶紧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给大家道歉,说小孩子不懂事。

“吼哟,毛还没长齐就在这逞英雄,你一个瘸子,先把铁锹拿起来再说吧。”徐伟站在村长身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没有理会徐伟,这小子眼光太浅,格局太低,我看不上他。

同时,我告诉爷爷没事,反正也不会怎么样,干脆就让我试试嘛。

爷爷拗不过我,只是告诉我让我小心,万一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赶紧退出来,咱们家也不贪这5万块。

我点点头,拄着拐杖走了出去,然后又问了一遍刚刚问的。在得到李成墨的确认之后,我便朝施工现场走去了。

小道经上记载着一种名叫阴阳眼的道术,开了阴阳眼后,能见阴魂,阴气,以及一些修为低,道行低的山野精怪。

这阴阳眼除了可以靠后天施法而开,也有先天就带在身上的例子。但大多是心灵纯净,始终如一的人才能拥有……

除了阴阳眼,还有一种叫天眼的道术跟这阴阳眼极为相似,唯一的不同就是天眼除了能见阴魂阴气等,还能看到道行、修为较高的神仙妖魔。

佛家云:天眼又可称天眼通,即能看见众生的生死、苦乐、和世间的种种行色。但至于其真实性,也没人求证过……

虽然阴阳眼算不上什么上中乘的道术,但以我现在的道行,想不靠辅助,自行开关还是很难的!

打开阴阳眼的方法有很多种,而我们最为熟悉的就是以牛眼泪为辅助,达到开启阴阳眼的效果。

因为事发突然,我也没什么准备,开不了阴阳眼,所以自然也看不出这片地到底有什么问题。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使用道术,自己都没什么把握。

我长舒一口气,背过众人,默念道:“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

咒毕,我拿起铁锹,欲要动土。

可谁知我的铁锹刚要挖进泥土之中,顿时感觉头昏脑涨的,随后便昏昏沉沉的半跪倒在地上。

“我就知道,他一个瘸子能干什么。”

“这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下场!”

“没有金刚钻么,别揽这个瓷器活呀。”

我爷爷见状,想上来搀我。连我都受不了,更别说我爷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了,于是当即就伸手把他拦了下来。

我念的是防鬼咒,因为我以为是小鬼作祟,我还挺担心呢,因为我不会开眼,万一真有什么我连看都看不到。

但如今我心中也是有点底了,这片地绝对没有阴魂所扰!

想到这,我当即就念起了一道净身神咒:“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

果然,咒毕,我顿时感到一阵神清气爽,缓了一会儿后便撑着拐杖站了起来。

看到我没事,我爷爷奶奶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我抄起铁锹,一铲子挖了下去。别看土面湿润无比,但只有深挖下去才知道,土下竟然干涸无比,都裂成块状了。

众人见我真的动了土,也是大惊失色,刚刚那几个说我不行的,这会儿直接就被啪啪打脸了。

我又挖了两三铲,才意识到土下肯定有什么东西导致泥土变质,不然怎么可能越往下挖会越干!

“这里以前有没有埋过什么,或是这片地原本有没有被用来做过什么地方?”我问道。

众人想了会儿,纷纷摇头,最后还是爷爷回我的,告诉我说这里原本是条河,后来村里觉得这河不方便,每次出村都要绕着走,这才把它填上了。

听到这,我也更加确信了我的判断,这土下绝对有东西!

但光凭我一个人挖,挖到明年交工的时候也挖不完,再说了,要真让我一个人挖,这人工费都不止5万!

于是我看向李成墨,告诉他要想顺利动工,就要听我的,给我去准备两杯童子尿!

李成墨歪嘴邪魅一笑,心领神会的就带着两名工人走到车后,给我装了两杯童子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