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土下石雕

接过童子尿,我将其放在地上,接着双手向上,十指交叉,左手食指扳住右手中指,右手食指扳住左手中指,左手大指压住右手小指,右手大指压住左手小指,最后将两跟无名指竖起。

掐完手诀,我又对着童子尿念道:“凡人拿来无大用,弟子拿来去开光,开光不开灯火光,灯火原来不久长,开光要开日月光,日月光轮照四方。今日童子尿开光,列师列祖显灵光!”

念完开光咒,我又将其倒在地上,边倒边念道。

“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方安位,备守坛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经。皈依大道,元亨利贞。”

咒毕的同时,童子尿也滴入了土地之中。

瞬间,泥土中发出‘呲呲’的声响,随后地面便冒出了滚滚白烟。

等声响与白烟消失,我招呼工人下来挖土。但他们显然是对之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所以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我给李成墨使了个眼色,他是个聪明人,直接就读懂了我是什么意思。

只见他趁包工头不注意,一脚想要将其踹下来。不过很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站在李成墨身前的包工头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

就在他伸脚的那一刻,包工头往旁边一躲。李成墨一个踹空,身体直接失去平衡,滚到了施工现场。

看到这,现场的人无一不为他捏了把汗的。

不过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李成墨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然后惊喜地说着自己没事!

大家对李成墨的身体素质还是很了解的,现在连他都没事,那别人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因为我现在属于刚入门,所以道家的很多东西我还都不是很了解。

现在之所以要让施工队把这一片土都挖掉,就是因为我不确定这土下东西的具体位置,如果此时有块罗盘就趁手多了……

大概挖了两个小时不到,突然有一个工人哇哇大叫了起来,说他挖到东西了,让我们都过去看看!

等我们过去了才看到,有一石雕被埋于土中,那东西头部有点像龙,但却又比龙头扁平些,头顶有一对犄角,而身体、四条腿和尾巴上都有龙鳞。

盯着看了一会儿,我这才想起,这不就是龙之九子之一的蚣蝮吗!

这蚣蝮又名避水兽,相传在很久以前蚣蝮的祖先因为触犯天条,被贬下凡,被压在巨大沉重的龟壳下看守运河一千年。

千年后,避水兽的祖先终于获得自由,脱离了龟壳。人们为了纪念、表彰其家族护河有功,按其的模样雕成石像放在河边的石礅上,并说这样就能镇住河水,防止洪水侵袭。

见到是它,我心中的疑问也就迎刃而解了,这东西有镇水的奇效。

世间万物都是讲究一个相生相克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天地之性,众胜寡,故水胜火。精胜坚,故火胜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故土胜水!

通俗点说,其实就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而蚣蝮属水,现在水土相见,那就跟一座山上两只老虎相见是一个道理,注定要打的不可开交!

俗话说得好,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现在我们就相当于这小鬼,而那蚣蝮和泥土则就是神仙了。

我正准备下去取出来,结果却被徐伟这厮抢先了一步。

这小子欺负我走路不便,一跃而下就把这蚣蝮石雕给举了起来,准备上来邀功,只听他边下边念叨着:“哈哈,5万块是我的啦!”

然而下一秒,徐伟就脸色一白,晕倒在了土坑下面。

旁边的工人一看,正要去扶起徐伟,却被我给叫住了。

这蚣蝮虽然只是块石雕,但明显是被人开过光的,所以要说威力嘛,还是有点的,如果不减其锐气,普通人根本就碰不得!

不过破解之法也同样简单,石雕开光,无非就是把本体的一丝神念请过来镇压,就跟上乘道术中的请神一样,有请神,那自然也就有送神了!

想到这,我当即跳了下去,同时偷偷掐了一道手诀,将左手中指、无名指向内勾起,其余三指向上,念道:“天清清,地灵灵,我奉太上老君来退神,退到老爷归天庭!”

咒毕,我又将食指无名指伸出,在那蚣蝮石雕上写了一个‘敕’字,等了一会儿想着应该没事了,这才用手拿了起来。

至于徐伟,我依旧懒得理他,不仅如此,我还要踩着他上去,不然难平我心中之恨……

从土坑中上去之后,我本想把蚣蝮石雕给李成墨,但他说什么都不敢拿,怕自己小命不保。

但我告诉他还是拿着吧,就当五万块买了个工艺品,不然等我拿走五万,可人财两空了!

李成墨一听到这,赶紧从我手中夺了过去,然后嘿嘿嘿的挠着后脑勺。

他们都是商人,我帮他们平事,他们给我钱。我出力,他们出钱,所以后来徐伟阴阳怪气质问我拿这钱心里会不会过意不去的时候,我也只是淡淡地告诉他这怎么会过意不去。

拿着五万块美滋滋回家的时候,爷爷奶奶还问我怎么会没事呢。

我告诉他们是因为平日里多做运动,健康饮食,身体素质上去了,什么就都上去了!

而当他们问及我想怎么花这五万块的时候,我只是神秘一笑。

爷爷奶奶见我不说,他们也就不问了。倒是爷爷,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会心一笑……

也就是经过这一次之后,我真正体会到了道术给我带来的好处,这也更加坚定了我踏足阴阳界的决心!

美好的暑假时光总是短暂的,这件事结束之后没几天,我就和妹妹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因为这年暑假正好是我的毕业暑假,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想着回老家住。

原本我是被保送到京都体育大学的,但现在我也因为这腿疾被人退了回来。

说实话,刚开始几天这件事确实对我打击挺大的,但当时我觉得人得认命,这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这样想着我也就稍微好受点了。

毕竟自作孽不可活,天作孽尤可恕嘛……

既然现在决定吃阴阳饭了,学历这东西也就不重要了。再说了,老几辈的人学历也不高,凭着手艺照样可以养活自己,所以我也就不打算继续读上去了。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五万块,我给爷爷奶奶留了2万。虽然我父母有自己的工作不需要我养,但毕竟是凭我自己努力赚的第一桶金,我还是拿了1万出来补贴家用。

我给自己留了两万,因为我已经计划好了,准备到平杭市中心租个门面,开家冥店,专门卖卖死人用品。

一来我实在是不想给家里造成负担;二来我现在也是瘸子一个,又没有书读,整天在家里躺着养身体也不是个办法。

平杭市中心不比别的城市,房租也不贵,一个月连一千都没到。到时候先租几个月试试水,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