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姐妹恩怨

前天晚上听侯昊自称是橙州市甲山道观的弟子,还有他给我讲的那些传奇事迹,我都是当故事听的。

因为我在我的认知里,有真本事的道士堪称是凤毛麟角,哪有这么好碰到。

但如今他一眼就看出我被阴魂缠身,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蒙的,但看得出来,侯昊确实是有点东西的。

想到这,我试探性地又漫不经心的回了句昨天晚上没睡好。

咕噜咕噜~一杯啤酒下肚,侯昊对着我打了个饱嗝,然后说就算跟我讲了我也听不懂。

接着见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两张黄符拍在了桌上,说到:“你也算是我下山的第一个朋友,这两张黄符给你保命。”

说完,侯昊强行拉着我碰了个杯,喝完后醉醺醺的说:“呐,有兄弟我,保证你这辈子百毒不侵,万鬼不入!”

之前读武校的时候我是学生会会长,可就是因为这个职位让我吃了很多亏。

很多学生可能不理解,觉得我们很装,但很多时候我们也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条件他不允许啊!

这也导致我在学校得罪了很多人,也没什么朋友。

现在听到侯昊说他是我兄弟,还这么护着我,虽然知道这小子是在吹牛皮,但我还是挺欣慰的!

我俩也不知道喝成了什么样,竟然直接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

起来洗漱了一下我就开始练习量天七诀了,回来之后我基本上就没怎么动过这本书了,再不练练恐怕我就要和这书一样放烂了吧!

这量天七诀让我挺摸不透的,我是学第一式天罡诀入门的,按照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我应该循循渐进才对。

但是我还没精通天罡诀呢,就已经领悟第六式匀孚诀了。

这种感觉就像选择题的时候一眼就选出了答案,但正是因为太简单了,所以又有点怀疑自己做的到底准不准确!

而现在我的状态就像是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突然跳级到了初中那样,总感觉有些奇怪,但就是说不上来!

匀孚诀讲究一个静字,同时打的又很慢,非常适合在大清早和大晚上练,但它的威力却跟它的动作相反,打出来的掌气甚至能和天罡诀五五开。

我站立了起来,闭目凝神,让周身轻灵,心静体松。随后运行动作,以意导气,以行应意,以意发动……

刚开始打,我便感觉手心发热,身体四周似乎被一股气层包裹,推动如球在,抱拢如气柱,腿移如踢球,脚踩如踩重,运手如摸鱼!

打到后面,那股气流开始变得有升有降、有旋有转,而这股气正带动着周身,让我一转无不转。

这种感觉似真非真、似有似无,只可惜我现在心静还不够沉稳,所以并不能持续太久,如果要强行继续运气下去,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嘭——。

一道掌气打出,两边的花草树木都被这股气吹的摇曳了起来……

打完一套,我顿感全身一阵轻松,但轻松归轻松,这套招式还是一点没有进步,就跟刚参悟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最多也只是打的顺畅点罢了。

练完功正准备回房里,怀里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电话,还以为是什么电话推销的,直到那人说话,我才听出来,这声音正是昨天开门那老太太!

其实当我给她我手机号码的时候我就已经料到她会打电话过来了,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也不是说我有多么深明大义,帮人家捉鬼降妖的,主要是小鬼已经盯上我了!

这里面有一种强买强卖的性质,我明明已经拒绝她了,但她还是把钱放在了我的柜台上,最要命的是我当时没看出来,拿了!

不管结局怎么样,终究是我拿了她的冥币,这就形成了索命的一套流程,我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

帮那女人,也就意味着帮我自己,这小鬼明显不是冲我来的,说白了我就是一个中间人、冤大头罢了!

之前听侯昊说过,这种降妖除魔的事情他是专业的,但他帮的了我一时也帮不了我一世!

再者说了,我本来自己也是学这个的,如果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能保护好,还是被一只这么低档次的小鬼给索命的,那我这张小脸可往哪搁啊?

言归正传。

老太太叫张冬英,没找老伴儿,所以也无儿无女的,孤家寡人一个。

她有个姐姐,叫张秋英,早些年她们姐妹俩同坐一辆车,可惜那司机疲劳驾驶,导致车出了重大交通事故,司机和她逃过一劫,然而张秋英就没这么幸运了……

说到这,张冬英下意识的环顾了下四周,然后朝我这儿坐近了点,压低声音的继续说道。

她生前就是小肚鸡肠的,她就是觉着不公平,这才要来索我命,让我下去陪她!

我摇摇头,警告她最好不要对我有所隐瞒,这件事是关乎性命的,不是孩子之间小打小闹那么简单的。

张冬英被我这么一说先是一愣,然后尴尬的捂嘴假笑着说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我。

随后就又补充说道。还不是因为这房子嘛,当时我姐要读大学,家里不让,我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二十年没回来过。

直到我爸妈去世,张秋英倒是舔着个脸回来了,你说说,当初她做的多绝啊,这么多年要不是我一直单着照顾爸妈,他们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她倒好,一回来就跟我闹,还跟我争这房子,亲姐妹她居然把我告上了法庭!

不过好在老天有眼,那场车祸把她给带走了,可能老天爷都想看她不孝,想让她下去孝敬父母吧……

说完,张冬英看向我说到:“小师傅,您给评评理,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爸妈的,他们想给谁那是他们的自由,现在我姐死了都不肯放过我,您可一定要帮忙收了她呀~”

说实话,就算这件事她不说我也会出手的,因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张秋英是索命鬼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之前我也说过我这实则是在帮自己。

同时,为了防止春风吹又生,我还是决定斩草除根,以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