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画符

有些道行高深的道士那才是真威风!对小鬼那可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像张秋英这种阴魂他们根本都不会放在眼里!

而我现在的水平可以说是连半吊子都算不上,所以也只能坐在明处等它找上门来了。

人有年龄,阴魂自然也有。

那些没入地府的孤魂野鬼也不是生生世世都能留在阳间的,等它们的大限一到,还是会魂飞魄散!

现在知道张秋英是索命鬼,那她迟早会来,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么就有朋友要问了,既然是时间问题,那岂不是要保张冬英一辈子了,鬼魂再也时间限制,但肯定比人时间长,如果张秋英一直不来那你怎么办?

这其实很好理解。我们都知道,牛奶有保质期,这个保质期的意思就是要你在6个月之内喝掉,不然就不能喝了。

当初张秋英找我订棺材,说白了从那天开始一直往后就是保质期,而我大胆猜测,它的保质期就是以我棺材的完成度来定的。

做棺材并不难,大概7天就能完成了!

我打开手机日历算了算,至今已经过去3天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4天后就是那张秋英索命的日子了!

我告诉张冬英,如果她不嫌弃的话我就搬过来和她一起住,因为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知道张秋英到底什么时候来……

张冬英听后一脸为难。

我也不是傻子,对她笑笑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

临走前,我给了她一张侯昊送我的符,并告诉她这是保命用的,还有就是这几天我手机不静音,有什么事直接打我电话就行了。

说实话,要不是现在张冬英的命跟我绑在一起了,就算她给我钱我都不想帮她。

这都是人命关天的事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又不会嫩草吃老牛,对她有什么企图……

我这都出去一上午了,回到店里发现侯昊居然才刚醒。

他问我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在给他买中饭。

我白了他一眼,骂他就想着吃,然后问侯昊会不会做棺材,一个棺材大概要多久做好。

侯昊想了一会儿,告诉我他只需要一天,顿了顿后问我谁要做棺材。

我对侯昊真是无语了,这牛皮都快吹到天上去了,一天做一口棺材,你当自己是机器人啊!

但侯昊听后显得有的委屈,讲我没见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没见过怎么能说没有呢。

我仔细想了想他的话,觉得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我还是很难理解。

因为他的工厂我是去过的,除了刨子、砂纸之类的木工工具,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器,而他还是个刚下山钱包就不见的穷道士,更别说能雇得起工人了。

想到这,我突然对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产生了点兴趣,于是问他是不是会什么绝技。

侯昊扣了扣脚,然后把食指贴到我嘴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告诉我天机不可泄露!

这时候我真想给他一脚,我被他这举动搞得隔天晚饭都要吐出来了。

中午我没留侯昊吃饭,因为我这边还有点儿事情要处理。

他之前给我的两张符我都看过了,都是中规中矩的道家保命灵符。

现在我自己也是学道术的,我总不能靠着买别人的符来行走江湖吧,而且这早晚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更何况我还把其中一张给了张冬英!

上次准备的匆忙,像朱砂什么的我都没准备到,不过这个倒是影响不大,比较祝过墨,要说威力也是有的,不过肯定还是比不上朱砂的!

招呼走了侯昊,我便把自己锁在店里专心研究画符了。

这次不同净宅,符箓绝不能出一点问题,是要实打实对阴魂造成伤害的!万一哪步没跟上,可能就是我下去见阎王了!

我屏气凝神,掐着手诀,将全身真气都汇聚到一处,然后念道。

勅纸神咒:“北帝勅我纸,书符驱鬼邪,敢有不伏者,押入丰都城,急急如律令!”

勅水神咒:“此水非凡水,北方壬癸水;一点在砚中,云雨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魔消除,急急如律令!”

勅砚神咒:“玉帝有勅,神砚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风雨电,神砚轻磨,霹雳电光芒,急急如律令!”

勅笔神咒:“居收五雷神将,电灼笔光纳,一则保性命,再则缚鬼邪,一切都逃亡,道我必长生,急急如律令!”

勅墨神咒:“玉帝有勅,神墨炙炙,形如灵雾,上列九星,神墨轻磨,霹雳纠纷,急急如律令!”

敕硃砂咒:“神硃英英,硃中有清,画符禁鬼,可保安宁,一磨天地动,二磨地府开,三磨人长生,四磨鬼减亡,吾奉杨公祖师令,急急如律令!”

其实从理论上来说这次的神咒跟上次的出入不大,上次是祝咒而这次是敕咒,最多也只不过是多了个敕硃砂咒罢了。

念完六敕,我拿起毛笔,脚踏北斗玄枢罡,随后边画边念:“符咒严严,兵将赫赫,即到奉行,安魄定魂,四维八仪,收斩妖魔,神笔一下,百鬼减亡!”

随后我每画一笔都要念一道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口诀:“一笔来手中擎,万神护助万神灵,万鬼千煞都回避,吾奉太上老君,敕令急如律令!”

第二笔:“开天门杀鬼路,开地府杀鬼卒!”

第三笔:“左旋天地动,右旋日月明,一横分山河,一剑安天下,一点鬼神惊,一勾治妖精!”

我念的分别是符头、符胆、符脚咒,虽然一张不过尔尔的杀鬼符已经依样画葫芦的画完了,但这远远还是不够的!

道家有‘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口叫’这一说法!

不同的符有不同符的画法。有的要掐诀存想神灵随笔而来;有的要步罡踏斗、敕令口诀;还有的就连铺纸研、运笔写法都有讲究,极其讲究,极其复杂繁琐!

而我现在画的这张符只能称得上是半成品,要等我最后点完符,才算真正成功!

我对着毛笔头哈了口气,然后用力地沾了一点朱砂念道:“道法本无多,南辰灌北河,写来三七数,赶尽世间魔!”

接着,下笔,提勾一气呵成。至此,所有画符的程序皆已完成!

此时我才发现,仅仅是道家常规的不能再常规的一张符,我一套画下来也早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了。

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向来都是如此,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收手的,现在我状态还在,精力还有,我便想着趁热打铁,赶紧多画两张以防万一。

之后我又画了五张,想着凑个六六大顺,但越画到后面人越萎靡,后面更是站都站不住了,所以也是被我不小心画毁了两张,最后一共只成功了四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