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半夜诡上门

可能是因为画符消耗了太多精气神的原因,所以我吃了个中饭就直接睡下,睡到了大晚上。

晚上闲着无聊,我便开始研究小道经。

因为到现在还没吃晚饭,本想泡碗泡面对付对付,但无奈发现店里竟然连泡面都没有备着。

正当我准备点外卖呢,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我大声询问了一句是谁,但是并没有人回答我。

“不会是张秋英吧!”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抄起桌上的杀鬼符向门口走去。

但等我打开大门后,却又什么都没有……

虽然我是睡的迷迷糊糊地,但这会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总不见得是我幻听吧!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阴魂!

于是,我对着店门方向大喝道:“尔等若是再不现身,就休怪我道法无情了!”

话音刚落,一只蓬头垢面,脸色惨白,獠牙朝天,鼻宽如牛的小鬼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不算张秋英,这绝对是我第一次见到阴魂!

凡事都有第一次,一个几十年烟龄的老烟枪说不定第一次抽烟都会呛着呢,所以说这都是世事无绝对的。

说实话,这只小鬼长的已经算正常的了,后面我还见过比它恐怖千分万分的呢!

但毕竟是第一次,所以我直接被它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连手中的黄符也被我甩的不知道飘到哪了,更别说跟它大战三百回了了……

我不知道它是敌是友,于是等我缓过来之后,连滚带爬的掏出侯昊给我的那张保命符,举了起来对着它。

它跟我比起来倒是显得无比冷静,全程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盯着我看。

那小鬼见我静下来了,于是缓缓开口,似乎在说着什么话,但是我听不懂。

这个我知道,有句话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人听不懂鬼的话,鬼自然也听不懂人说的话,但这也是对于老鬼来说的。

毕竟鬼也是人变得,一些刚死的新鬼其实也是能听懂人说话和说人话的!

眼前这鬼明显是听懂了我说的话,这才现身的,所以我断定他应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但又不是太久,估计也就是一两年吧。

但是听得懂归听得懂,不管是我说话还是它说话,我们彼此都是听不懂的,所以我还是需要借助一点东西来辅助我。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我现在道行太浅,没什么本事。

等我后面修炼起来了,别说是鬼了,我跟漫天神佛对话都是毛毛雨!

这本是我内心的一句玩笑话,如果放在当时讲给别人听都会让人贻笑大方,但直到后面我才知道这真的是可以实现的!

言归正传。

想到这,我当即做了个等一会儿的手势,然后从它身边穿过,到外面挖了一勺土搓成团吃了下去。

俗话说的好,入土为安入土为安,吃了这土其实就是造成一个假死的状态。

而人死了不就自然能听得懂,也会说鬼话了吗!

当然,这土也不是随便吃的!阴阳五行,而土既可以属阴也可以属阳,天干戊土为阳,己土为阴。

所以地支辰、戌是阳土,未、丑是阴土。而要想达到死人的状态,那肯定就要选阴土吃了!

吃完土回到店里,我邀请那小鬼坐下,然后问他来找我所为何事。

原来,这小鬼叫赵路人,跟我猜的没差,是前年刚死的小鬼。因为它是被人害死的,聚了一口怨气发不出去,最后化成了现在这般的厉鬼模样。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赵路人还想为自己报仇雪恨,但杀害它的凶手还是比自己先手一步,在人间被判了死刑,到了阴间又被抓到十八层地狱受那刑罚。

因为赵路人是横死的,所以死后就下到枉死城了。

所谓枉死城,其实就是不是寿终正寝,而是由于自杀、灾害、战乱、意外、谋杀、被害等,含冤而死身亡的阴魂。

地府规定这类阴魂进了枉死城之后是不能直接转世投胎的,要直至原有命数注定的寿命终结为止方能得以释放。

枉死城中关押的亡魂是可以像阳间之人那样生活的,也可以登城观望,查看谋害他的人是否收到应有报应。

但其人身自由会受到严厉的控管,既无法收到阳世亲友烧给亡魂的冥纸及纸扎祭品,也无法在中元节,像其他亡魂一样,返回阳世接受阳世亲人的供养。

听他说到这,不禁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既然你也看到害你的凶手收到苦刑,有了其应有的报应,那你还存着这口怨气作甚,等你寿终正寝了自然就可以入轮回了!

只见赵路人摇摇头,然后撩开袖子,给我展示了一个图案。

这触及到了我知识的盲区,正当我想询问它的时候,它倒是自己先开口说道。

这是白蓟花,地府作以复仇的标志,世法是因缘法,一切皆在因缘果报之中,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当因缘具足的时候,自然要报应。

因因果果非世人所能想象,而这些恩恩怨怨也并非是以世人的标准来判断的,如若真觉得自己收到莫大冤屈的阴魂,其实是可以禀明地府,回阳间了阳间怨的。

一旦地府准许,这类阴魂就会变成合法的索命鬼。

合法的索命鬼是什么意思?这就意味着哪怕你是请道法再高深的道士,他也不能动这小鬼,因为这是地府默许的!

之前也说过有因必有果,阴魂报阳仇,最后的结局就是自己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时间一到便会魂飞魄散了……

说到这,赵路人不禁擦拭了一下眼角不自觉留下的眼泪,继续说道。

先生您之前净宅的时候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您身怀道法,是个能人。

而且我知道您是能分善恶的深明大义之人,不会像别的道士那样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打我,所以这才冒昧打扰,请求您帮我个忙!

说实话,被人认可的感觉很好,但是我不能被人一夸就轻飘飘的呀。

再者说了,从小家里老人就告诉我,万一哪天真碰到鬼了,还是只求你办事的鬼,千万不要随便答应,一旦完不成,轻了只是有损自身阴德,往重了说那可是要命的!

赵路人似乎看出我的顾虑,于是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哭着说道。

先生,我大限将至,之后就要魂飞魄散了!我在阳间还有一对儿女和我那上了年纪的母亲。

我只求您能带我去见他们最后一面,了了我的心愿,也断了他们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