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侯家惨事

我被它弄得有点一头雾水,鬼其实是可以自己现身的,只是次数太频繁的话就有可能提前灰飞烟灭了。

但是像赵路人这种新死的鬼,七分像鬼三分像人,就算偶尔露这么两次面其实也是无关大体的。

它肯定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为什么还要让我带它过去呢?

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赵路人不是峪海省人,而是远在几千公里外的长湖省,它也是因为追着杀害自己的凶手才来到的平杭市,又在机缘巧合下找到了我……

听到这,我不禁又陷入了沉思。

之前上学那会儿我在小说里看过鬼魂有种特别的能力,就是可以夜行千里。

按照峪海省到长湖省的距离,它最多只需要半天就能到了,又有什么必要需要我!

于是我便问它为什么不亲自己去,它们走的可比飞机火车都要快不知道多少呢。

赵路人听我说完之后直接就愣住了,然后有点无语的告诉我小说里大多数情节都是虚构的,不过确有夜行千里这种东西,只不过像它这种等级的小鬼不会罢了!

想来也是,如果真是小说里写的那样的话,它现在也不会先生前先生后,跪天拜地的来求我帮忙了。

这确实是件小事,甚至可以说是举手之劳罢了,如果没有时间限制,我肯定会去帮它!

但现如今我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而我跟张冬英又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我没有骗它,于是便把我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告诉它两天后就是张秋英上门索命的日子。如果它等得及的话就待我处理完了再送它回家。

赵路人听我这么说都快要哭出来了,抱头蜷缩着坐在地上,嘴上一直喃喃自语的在说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候可能就有朋友要问了,侯昊也是个道士,而且本事还比我高,为什么不让侯昊帮这个忙呢?

其实之前吃饭的时候侯昊就表明过立场了,他是孤儿这没错,但他并不是故意被人遗弃的。

他师父临终前告诉了侯昊事情的真相……

其实侯昊的父母是橙州市的富商,不能说很有钱吧,至少也够他吃三辈子了!

人家父母不仅有钱,还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善人,他们把自己的积蓄倾数捐出,拿去扶贫,建希望小学什么的,只给侯昊留了一部分财产,不过也够他这辈子衣食无忧了。

只可惜好人不长命,侯家老家奴动了私心,想要谋财害命,但毕竟是法治社会,他也害怕自己蹲大牢。

于是老家奴不知道从哪请来了一个术士,弄了个百阴噬人阵。

外界看起来侯昊的父母只不过是死于心脏病,但行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被人害死的!

百阴噬人阵是一种极阴的法阵,布阵人需要以一百只横死的厉鬼为引子,每天还要以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人的血来喂养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成功。

而这种阵法大多都是损人不利己的,这的确是个死阵,但布阵人自身也会得到反噬,重则可是要以命换命的!

好在侯昊那段时间被接到了外婆家,这才幸免于难。

而那布阵人也是火候不到家,虽然侯父是当场死亡,但侯母却只是陷入了一个假死的状态的,并没有死透。

可能是因为老家奴想要制造成一场意外死亡,所以并没有动案发现场,而是出去报警去了。

等侯母醒的时候,送侯昊回来的外婆也正好回来,看到这一幕当场就吓晕了过去,侯母哪还管得了外婆啊。

当即就抱着侯昊往外面冲,逃到了橙州市甲山上他们经常去捐香火钱的一家道观那儿。

只可以侯母的行踪还是被老家奴发现了,那厮担心事情暴露,当即就带着那术士追杀到甲山道观门口。

道观里的老道士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和打斗声,便想着出门查看。

他刚开大门,就看到一只饿鬼正啃食着一位妇人,而那妇人怀下正死死护着一个孩子。

老道士当机立断,赶紧叫出道观里的师兄弟,合力赶跑了老家奴和术士。

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等他们救出侯母的时候,侯母早就被咬的面目全非,奄奄一息。

即使如此,侯母还是用尽全身力气握住老道士的手,求他帮忙养活孩子,说完便走了……

老天有眼,虽然阳间的法律拿他没办法。但是阴间可有的是手段,那老家奴和术士没过多久就两脚一蹬,嗝屁了!

至于侯昊外婆,因为年级大了,受不了这样的家庭打击,当时吓晕的时候又是狠狠地砸到了水泥地上,所以没过几天也走了。

老道士不想侯昊一辈子都生活在复仇的焰火里,但也不想看到侯昊硬生生把自己的亲生父母当作是抛弃自己的仇人,最终还是在临终前告诉了侯昊真相……

而侯昊也早就表过态,他此次下山历练一定要杀尽一百零三只厉鬼,为他死去的家人复仇。

如今赵路人又是一副厉鬼模样,别说让侯昊帮忙了,让他给赵路人留个全尸都难!

言归正传。

赵路人想着想着,竟然抹起了眼泪,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它,于是便任由它哭。

老话一直说鬼哭狼嚎鬼哭狼嚎,如今我也算是见识过了,这鬼哭就像是风刮过,带动玻璃罐子的声音,‘呜呜’乱响的。

要不是我早有心理准备,还真会被它这声音吓到。

正当我们一人一鬼都手无足策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份死寂。

而电话那头的人,正是张冬英!

一接电话我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打砸东西的声音,接着就是张冬英的尖叫和求我快点过去的声音。

挂了电话,我思想片刻,然后欣喜若狂的告诉赵路人这件事有转机了!

因为现在是晚上,所以赵路人并不用东躲西臧的,也不会担心被紫外线照的灰飞烟灭。

不过再有几个小时就得鸡鸣了,以它现在的修为,很可能还没等见到自己的家人就被太阳光照的少了半条鬼命,甚至还有可能撑不到那时候。

但问题我现在也只是半入门水平,像收魂啊、寄灵啊什么的我都只看过没学过,更别说用了!

想到这,我一下子犯难了起来。

赵路人看出了我的顾虑,眼珠子一转,一溜烟钻到了之前和侯昊喝酒剩下的空酒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