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初次斗法

我知道他其实是张秋英,于是说到:“尘归尘,土归土,生人归阳路,阴魂归地府!你既已死,又何必纠缠于世间呢……”

还没等我说话,张秋英就狠狠的啐了我一口,说我假仁假义,黑白颠倒什么的。

骂完我,她还不忘给我放狠话,说我要是不想坐轮椅的话就赶紧滚开!

这厮又是言语辱骂,又是威胁我的,我这暴脾气直接就不能忍了!

四张杀鬼符,我已经用掉一张,一定要确保最后的这三张能把她彻底诛杀,不然我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说罢,我一个大跳骑到了张秋英的头上,抽出杀鬼符,念道:“太上老君教我急杀鬼!”

因为刚刚已经念过杀鬼咒了,所以理论上现在是不用再把完整的念一遍了,不过诸位要是想再念一遍其实也是可以的!

正当我要拍到她天灵盖上的时候,张秋英一个抖擞,把我从背上甩了下来,直接砸到众人面前。

此时我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人呢!

张显然是有点生气了,桀桀怪笑着朝我步步逼近,边走边说我不识好歹,刚刚让我走不走,现在我可走不掉了!

见状,我赶紧叫看戏的都出去,但他们有的明显是被这场景吓呆了,有的还觉得挺好玩,像在看大戏一样。

就在我转头之际,张秋英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前。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单手把我拎了起来。

还是那两个热心的男士,他们见我有危险,一个飞踢踹倒了张。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张秋英都被人踹飞了还死死拽着我,搞得我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她非要置我于死地似的!

见邻居们还没走,我都要哭出来了,但是又没办法,于是我只能说到:“不怕死的就在这待着吧!”

这人死后变成鬼,力量之类的体格也都会随之上升一个或几个档次。

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是张秋英的对手,所以恶鬼还需恶鬼磨,我只能叫出赵路人!

但是屋里聚集了太多人,阳气太旺对赵路人来说反而不是件好事,而且人都围在一起我根本没有大展手脚的空间,所以我才要赶走他们。

我看向那边瘫倒的两位警察,告诉他们这件事不是普通人处理的了的,如果不想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那就听我的,把人都招呼出去。

就在此时,张秋英这厮不讲武德偷袭我!

好在我还是练过的,随便一个左撤步就躲开了。张秋英用的身体毕竟是个老头子,真打起来跟我小瘸子也不过是五五开。

这时候两位警察也缓的差不多了,互相搀扶着起身把人都带了出去,给我们留出了一个极大的空间……

等人都走完后,我朝张秋英说到:“你们好歹姊妹一场,何必闹得这番田地呢!”

这句话显然是触动到了张,她听完后眼神黯淡,冷哼一声说:“姊妹?说的有够好听的!小瘸子,此时跟你无关,我也不想伤你性命,你……走吧。”

我摇摇头,告诉她这件事既然被我碰到了,那我肯定是要管的!不管出有什么目的,这人肯定不能让她索走。

张秋英并没有理会我,只是想要绕过我,冲出去逮张冬英。

被我看穿了她的目的,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得逞,于是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敕!”

接着就把侯昊给我的保命符甩到了大门上,有了这道保命符,张也是能暂时被我困在房间之中。

现如今张秋英附在生人身上,如果再不将她逼出,就凭这副年老体迈的躯壳,能挺的过去就怪了!

而且我可是在两位警察面前拍胸脯保证要零伤亡的,自然不可能让张再害人了。

说罢,我掏出最后两张灵符,一张藏握在手里,一张暴露在她面前。

“张秋英,不规矩不成方圆,无论阴间阳间,你索人性命就是天理不容的,我劝你还是速速归降,你有什么怨气我可以帮你化解!”我说道。

张秋英听我这么说,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我的怨气你化解不掉!小瘸子,这辈子就当我欠你的,下辈子再还!”

话音刚落,张便踏着沉重的脚步像我冲来。

我顺势举起杀鬼符,故意给她卖了个破绽,让她一个侧身多了过去。

就在她背对着我的时候,我急念一个‘敕’字!然后将原本藏着的拿到符拍向了她。

同一时间,我使出一招量天七诀的匀孚诀,拿符的手狠狠地往前一拍,又用膝盖顶住了她的身体。

‘啊——’的一声,只见一道黑气从老头身里冒了出来。

见状,我赶紧撕下门上贴的保命符,将其塞到老头子的嘴巴里,然后用张秋英躲掉的那张杀鬼符代替,以防她逃跑。

张想着既然附不到那老头子身上,那附到我身上也是可以的,毕竟打不过就加入嘛!

而届时因为我的修为还不高,更没有什么辅助用品,所以这时候我是没开阴阳眼的,自然不知道张的举动。

正当我贴着墙谨慎的查看四周的时候,一阵阴风迎面吹来,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感觉那股风钻进了我的身体里,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颤。

道家有个说法,讲的是人身上其实是有三盏阳灯的,一盏顶在头上,其余两盏顶在肩上。

有个传说在民间甚是流广,说是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向两边张望,若阳灯被吹灭了,便会给鬼招去了魂!

不过大家也不用这么害怕,俗话说得好:人怕鬼三分,鬼惧人七分!

哪怕是只留了一盏阳灯,鬼也是不敢轻易接近你的,更别说来上你的身了,那简直就是飞蛾扑火,找死!

而我猜测,刚刚那股风就是张吹的鬼气,而我又冷的打了个寒颤,那多半是已经被吹灭了一盏灯了!

正想着呢,有一股阴气吹了过来,好在这次我反应了过年,于是急念了一道净心神咒。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我不会开阴阳眼,敌在暗我在明,那对我是非常不利的!

没办法,本来还想靠自己的,现在不叫赵路人出来看来是不行了!

但等我想找到装它的啤酒瓶的时候,眼前的一幕直接就给我整懵了,也不知道是张冬英喝的还是谁的喝,厨房墙角堆了大概有十几个玻璃瓶子。

而我刚刚就放在脚边的赵路人瓶也滚到那是几个玻璃瓶堆里,混淆在一起了……

无奈我只好快速的跑到厨房,想把这些瓶子用最笨的办法一个个的给它们砸烂放赵路人出来!

但本来就太紧张,又加上脚伤行动不便,我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不过这也正好误打误撞撞翻了厨房的面粉。瞬间,面粉四下散落,最终都洒在了地上……

突然,我看到地上有几个脚步,我卒然意识到,这面粉竟然可以显出阴魂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