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相大白

其实很多时候,人的恐惧都来自于未知!

想来也是,人之所以害怕鬼,就是因为没见过它们,不知道它们长什么样,更不知道它们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出现。

就像我初见赵路人,哪怕我自己就是吃这碗饭,而且还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它吓到是一个道理!

言归正传。

这次误打误撞能显现出张秋英的鬼脚印,这对我来说犹如一颗定心丸,消除了我心中大多的惊怯。

眼看着鬼脚印正向我一步一步走来,而我又没有任何自卫手段,没办法,我只能决定赌一把!

我将中指和食指伸直其余手指卷曲掐成一道剑诀,薄唇轻言的念道:“七脉杀鬼神剑!”

手诀是正经手诀,但口诀就不是了!

那厮可能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直接就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敢上前。

见她果然被我唬到,我感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地上的啤酒瓶,‘啪’的一声砸了过去。

而后,地上的鬼脚印又开始移动了起来。

见此,我赶紧又掐了一道剑诀,大喝一声朝它指去。

但这次张明显是学聪明了,不仅没把她喝住,反而激怒了她,脚步也更快的朝我跑了过来。

我正想再砸酒瓶,可下一秒就感觉被一股力量拽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把我扔在了地上。

而张秋英似乎并没有想放过我,又将我一把抓起想把我往窗外扔。

这时候我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道术,自从开门做生意之后,明明晚上都有打把时间,我却把这些时间都浪费在了吃喝玩乐上!

同时,我心中也暗暗发誓,这件事结束之后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要真真正正的拜入道门,学好道术!

此时我已经被张拎到窗前了,本来我确实已经绝望,准备迎接死亡了。但当我想到家人的时候,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量天七诀——第一式——天罡诀——。

‘嘭——’的一声,我顿感周身一股真气爆出,直接震碎了窗户以及地上的酒瓶。

一阵阴风吹过,赵路人现身。原本面相丑陋,尖嘴獠牙恶鬼模样的赵路人此刻却在我心中显得无比高大宏伟!

再看地上的脚印,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我拍了拍赵路人的肩膀,告诉它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赵路人左右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嘶’的朝空气龇牙咧嘴的怒吼了一声,接着便化为一阵黑风吹了过去。

霎时间,房间里尘土飞扬,除了四处飘散的面粉,甚至还有一丝污浊色腥的恶臭味。

没一会儿,四周就安静了下来,接着便看见赵路人脚下踩着一只旗袍女鬼,而这女鬼,正是那张秋英!

此时的张秋英早就没了我初见她时的凌厉,缭乱无章的银发,脸上尽是伤口血渍,同时眼神中也溢满了悲哀和无奈,但又彰显着心有不甘。

她看起来更怕赵路人,他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跪倒在地上的张秋英两条细细地腿就像糠筛似的颤抖着。

这时候我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仅是这样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鬼,我对付起来都吃力,若是没有赵路人,我恐怕今天还真得栽在这儿!

大家要知道,所有存在于世界上,又能被我们所知的,那皆是合理的!

就拿道士来说,这在阳间看似是个徒劳无益的职业,但对于阴曹地府来说,这却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知道,九州有13亿的人口,每天甚至每秒都会有人去世,纵使鬼差有夜行千里、勾魂拘魄的能力,但始终会人手不够忙不过来!

地府连勾亡人魂魄的人手都不够,更不会去管这些对阴间来说无关轻重的小鬼了!

而届时,道士就诞生了。

道士的存在,就是帮助地府或拘拿、或诛杀这些扰乱人间的阴魂了。

言归正传。

张秋英不同赵路人,人家赵路人是经过地府允许从而来索人性命的,但张说白了就是一个‘三无产品’!

面对赵路人这种,哪怕是黑白无常来了拿他也没办法,更别说我了!

而张秋英就是方才所说得扰乱人间的阴魂,‘天有天规,地有地律’,面对这类小鬼,我则是可以代替地府处理它们的!

因为我被张秋英虐的不轻,好在我还是练过的,如果换作是普通人,估计早就被她给打死了吧!

而我此时也早就因为使用道术而耗尽精气神,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喘着粗气……

赵和张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俩鬼都没有出声,就静静地等着听我的下一步行动。

本想再休息一会儿的,但想到外面还有两位警察等着我的消息,而且现在屋里还躺着一个老头。

没办法,我只能拖着无比疲惫的身体站起来,问张魂飞魄散之前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但张并没有理我,甚至还又啐了我一口……

我这也是出于人道主义,她不想说,我还不想听呢!

这次到张冬英家比较匆忙,很多法器都没有带,不过我之前让张冬英在家备好点像黄符毛笔之类的东西,好在她这点听进去了……

六敕后,我便准备在张秋英身上画杀鬼符。

但正当我要动笔的时候,张眼神黯淡地盯着老头的方向,然后缓缓地说道。

“当初我为读大学,险些跟家人断绝关系。那是我最阴暗痛苦的一段日子,直到我遇见了浩先生。”

我没有理她,继续画着我的符。

“他对我真的很好,我为了赚学费在外面受人欺辱,都是先生帮我出的头……后来,双亲身体抱恙,我便带着先生搬回家照顾父母。”

见我无动于衷,张继续补充道:“期间,经过我父母同意,我和先生公定终生,但张冬英不顾伦理关系,竟然勾引姐夫!”

听到这,我顿了顿,看了一眼赵路人,又看了一眼旁边躺在地上的肥腻大叔。

“父母想把房子留给我做婚房,遗产全部留给张冬英。”

听到这,果然验证了我先前的猜测,这件事绝对还有另一个版本!

“后来他俩的事情暴露,是他们把我父母活活气死的!不仅如此,俩人竟然还谋财害命,说什么是车祸,要不是他们放我手刹,车子失控,我又怎么会撞!”

说到这,张秋英喘着大气,几乎用吼的声音质问我为什么要助纣为虐!

说实话,听她这么说我我还是挺无奈加无语的,当初我问了她三次,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是她自己不说的,要是早点说她也不必像现在这样了。

事情真相大白,我不停地给张秋英道歉,跟她说是我草率无疑了,既然接了这件事,我肯定就会处理到底!